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头、慕容夜很想如往常一般,强打着精神、笑呵呵地面对着那看似冰寒,实则内心温柔细腻的男人。

    可、此际她不光脑袋一片错乱,心情亦早已沉闷到了极点。

    回眸的瞬间,对上那双明亮到令人心疼的一汪渊眸,慕容夜沉闷压抑了许久的心陡然一震,四目相视的片刻,她下意识退缩颔首,敛去眸锋。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皱起的眉角,像是一把钢绳,揪得自己心疼。

    他眼底毫不掩饰流露而出的失望与嫌恶、更是让她害怕。

    是的、害怕。

    她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她想解释,可开口的瞬间却犹豫了。

    她要怎么说。

    就连她的生世都是她从别人的只字片解中以为的。

    他会相信吗?

    会的。

    在心里,她相信他会相信她。

    可是

    若自己猜测成真,她将来要对上的,便是不老山的众人。

    不老山啊那可真是个庞然大物。

    她真的要拖累他吗?

    她犹豫了。

    曾经她习惯了刀剑血雨、颠沛流离。

    可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了自己不曾有过的温暖。

    “怎么、你连一个借口都懒得搪塞本王了吗?”

    扬唇苦笑,君莫邪看向她的神色再次深了深。

    果然是自己小看她了。

    被自己撞见,竟都这般云淡风轻。

    可怜自己在得知有人闯入密室,她碰巧进入院子的时候竟还有几分担心她的安危。

    现在看来、何其可笑与可悲?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和你接头的男人是谁?”

    “你接近本王、根本不只是扳倒慕容狄那么简单,对吗?”

    君莫邪步步紧逼,冷唇淡勾,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下意识后退、直到退无可退,身后的桌角狠狠戳着后脊梁,慕容夜这才不得已抬头,他那冰寒又灼热的目光,宛如要将自己灼出一个洞。

    她苦笑。

    的确、她原本的目的只是为了与他合作,联手扳倒慕容狄,放娘亲与蝶儿自由。可究竟是什么时候起。她的角色,更像是他的王妃了呢?

    是他不惜被她重伤也要拥自己入怀,是他为了自己不惜冲冠一怒的时候,还是更早更早的、那阴差阳错的初见?

    “那个人、是龙千翊吧、你和他究竟什么关系?”

    见她沉默不语,君莫邪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语气骤然一寒,眸底原本仅存的温柔也被他深深掩下。

    龙千翊?

    君莫邪漠然冰寒的语气终究是让慕容夜从恍然中走了出来。

    龙千翊是谁?名字似乎有点熟悉啊。

    突然,百花宴中一道飘然的背影引入脑袋。

    她心下一顿、那个和君莫邪交手的男人?

    她怎么可能和他认识呢?

    “不承认吗?”君莫邪暗自冷笑,淡漠的语气令人愈发心颤,慕容夜没来由得一震,由内而外泛起无限寒气。

    “为了引出你们、本王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也罢、既然你不愿意吐露他的下落,那本王就帮你逼他现行。”

    看着慕容夜愈发纠结的神色、君莫邪嘲讽淡笑道。

    引出?

    慕容夜神色一震。原本凌乱的脑海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怪不得他突然要求自己为他主持生辰。

    原来、他是算准了自己会利用这个机会。

    原来、他一直知道。

    无论是上次她在正轩阁,还是生辰那夜的绚烂烟火,都不足以抵消他对自己的怀疑。

    原来、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过自己。

    “是你、你是故意的。”

    故意制造自己不在府的假象,慕容夜心下一叹。

    疑问的语气、肯定的结尾、慕容夜抬眸,清眸颤动地凝视着他那淡漠无情的幽深黑眸。

    蓦然、下颌一凉,她被一股强大、不容拒绝的力量强迫对上面前那张愈发幽恨的面庞。

    “对。”他微微潋唇,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指尖用力,没有半点的疼惜。

    他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苍白的指尖汇聚着点点的力量。

    “君莫邪、你撒手!”

    窒息的压力让慕容夜一时忘记了心间儿的心疼失望。凝眸,她近乎有些苦苦挣扎道。

    面前的人却纹丝不动。

    慕容夜抬头、原本清澈的眸宇陡然扬上一抹尘埃。

    “七步断肠散、本王劝你还是放弃挣扎。”瞥了眼她手中泛黄的书卷,君莫邪暗自皱眉道。

    断肠散?

    慕容夜心下一顿,伸手,朝着自己手掌看去,那里果然一片乌青。

    书!

    慕容夜敏锐地扫了眼自己手中的书卷,无奈苦笑,她太心急了。

    怪不得、她在翻书的瞬间打了喷嚏,想来,自己就是那时候中毒的吧。

    七步断肠散,中毒之人起先只会察觉寒冷。如坠冰窟,此毒顾名思义,中了之后,若是行走,一步便如一重天,剧痛难耐,折磨不断。第七步更是宛如断肠

    此毒不算无解,却也是极为折磨人的一种。

    深吸一口气,慕容夜强迫自己压下心头的异样情绪,神色无波地看向君莫邪,紧蹙的眉头似乎在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君莫邪淡淡莞唇。

    冰寒如渊的眸子却是悄然扫了眼四周,幽幽开口。

    “神算子既已来本王寒舍,难道不打算现身一聚?顺便看看你这忠心耿耿的棋子?”

    嘲讽淡笑,君莫邪幽深冰凛的神色再次凝聚向慕容夜。

    指尖用力,这一次却是带着无力的凛冽。

    慕容夜一惊。

    他、是真的想杀了她!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然而这一次、她甚至连还击都忘记了。

    近在咫尺间,她若想生,只需触发锁龙索,凭借着他们二人之间“亲密”距离,君莫邪必然有死无生。

    可、脑袋里闪出这个念头的顺便,便被她无情斩杀了。

    罢了、罢了。

    颓然叹息、她近乎认命地合上眸宇,以至于忽略了面前男人眸底那一闪而过的慌乱。

    黑暗宛如死亡、正在逐步蚕食着她的意识。

    “哈哈久闻邪王英明盖世、你的英明,该不会只是为难一介小女子吧。”

    就在她以为彻底要与世界诀别的时候。

    突然、一道清晰明朗的笑声诡异响起。

    继而便是银光一闪,宛如雷霆般显现。

    目标赫然正是君莫邪那死死禁锢着慕容夜的那只手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