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一路看去、将自己埋在漫天书海中。

    良久、她起身,一边舒展着腰身、一边无奈叹息。

    的确是密室不假。

    但这里面的消息却尽是一些官宦之家的信息,官员也不过是四五品阶之下的。尽管如此,慕容夜也是一一查询,并未发现自己所寻的一字片之。

    突然、一道漆红色的边框映入眼帘。

    慕容夜心下讶异。

    这里尽是书籍,何来一道镶着金边的漆红边框。

    莫不是什么重要书籍?

    慕容夜一喜,上前一步,拨开闲杂物品,清眸顿时恍然。

    这是一扇门。一扇朝地下开启的门。

    怪不得。

    慕容夜抿唇淡笑,不作犹豫,伸手,顺势推门落下。

    “嗖嗖嗖!”

    几乎是下落的瞬间,慕容夜灵敏地察觉到耳边豁然凛冽的风声。

    她那掩在黑暗中的眸子猛然凛然,伸手、十八根银色无声飞出,近在耳边响起一道“叮”然坠落的声音。

    好险。

    慕容夜暗自拍着胸脯,清澈的眸宇在黑暗中却是愈发光彩。

    或许、这里才是真正的密室。

    相较第一层,第二层着实宽敞了许多。

    无数的夜明珠镶嵌在那鎏金的墙壁上,慕容夜想起那日云落溪送出手的沧海明珠,啧啧她要是知道君莫邪用来照明的明珠都比她的沧海明珠不知道该是怎样的伤心?

    时间紧迫,慕容夜一边小心着机关,一边仔细打量着面前一本本书籍。

    相对于上面,书显然少了许多。但内容却绝对机密。

    比如某某一品大臣何时何地强抢民女,贪污受贿。

    某国某皇子对某某心有不满等。

    越到后面,慕容夜越发心惊。

    在信息不发达的世界,君莫邪竟然拥有如此庞大的信息络。

    这可是一份巨大的财富啊。

    突然、一本名为不老圣梦的一卷书籍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对神秘夫妇,和不老圣灵,似乎有些关系。

    心思急切的她来不及思索,上前便欲抄起那本打着卷儿的黄皮书。

    “嗖!”

    一击得手、她来不及开心,便看到那密布弥漫的暗箭。

    眸底微寒、间不容发地扭身,借助身体优良的柔韧性,将身体几乎扭成了麻花,这才险险避开了危险。

    “变态冰块、我可差点就栽你手里啊。”

    看着瞬间被射出筛子般的墙壁,慕容夜有些头皮发麻地喃喃。而后,惊喜连连地翻起手中的书籍。

    “阿啾!”许是底下阴湿,慕容夜打了个喷嚏,伸手,随意扯了扯衣服。

    而后、她所有的思绪便被书中的文字彻底吸引。

    “星挽梦,风姿卓越、天赋绝彩,堪称不老山有史以来最为杰出的圣女。”

    “平玄三年、星挽梦与江湖剑仙“一剑飞鸿”游荡世间,期间双双坠入爱海后被不老山圣灵察觉,派人遣启回山。谁料星挽梦阴险毒辣,毒杀了十二天罡,其师姐星挽黎亦是重伤不起。”

    “不老圣灵震怒,兵发沧源。与星挽梦夫妇决战断魂崖、寡不敌众,无奈饮恨。不老圣灵亦是元气大伤,蛰伏远海之山。”

    慕容夜微微皱眉,心境再起波澜。

    压抑着澎湃心潮,她继续朝下面看去。顿时再次心惊。

    “星挽梦夫妇之子最终被其托寄的故人所出卖,不甚夭折。所托之人,正是曾为沧源皇帝君尚威一起征战天下的英雄慕容清愁”

    之子?

    慕容夜疑惑。

    这怎么和蒋氏所言不一样?

    突然、她猛然一惊,拿着书籍的手掌莫名颤抖了起来。

    蒋氏之前说。娘亲曾经怀的是一名男婴?

    难道

    那名男婴根本不是正常死亡、一切都是预谋?

    慕容清愁

    一模一样的长相,不一样的气场,不一样的实力。

    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涌上心头。

    慕容夜几乎是焦急恍然地寻找着慕容清愁的信息。

    慕容清愁既然与沧源皇一起打下过江山,那关于他的消息在这里也一定能找到。

    终于在一个落满灰尘的角落,慕容夜发现了龙飞凤舞的慕容清愁四个大字。

    翻开阅览。

    慕容夜的面色愈发诡异。

    这里详细记载了慕容清愁的生平。

    时而放荡不羁,风流成性。时而风姿卓越,正气凛然。

    果然是不同的两个人。

    那个“慕容清愁”,相必就是那位号称“一剑飞鸿”的剑仙吧。或者说是她的、父亲?

    慕容夜心下一痛。

    虎毒尚且还不食子。

    真正的慕容清愁,真的舍得杀害自己的第一个儿子吗?

    这里面,究竟还存在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慕容夜蹙眉。

    再次翻开那泛黄的纸张,从头到尾再次探查,妄图从中寻着什么蛛丝马迹。

    突然、星挽梦的那个师姐星挽黎突然引起了她注意。

    上面说、星挽黎比星挽梦大三岁,一直像姐姐一般照顾星挽黎,二人的关系一向不错。星挽梦大错铸就之日,星挽黎曾试图劝阻,最终无效,甚至差点死在师妹手中。

    但即便如此,星挽黎也从未恨过师妹。断魂崖一役,消息传回不老,星挽黎更是彻底昏厥三天三夜,整个人疲惫消瘦到了极致。

    最后也是耐不住不老山各位长老的威压,被迫接任圣女之责。

    “被迫吗?事情恐怕不仅仅这么简单吧。”

    慕容夜冷声喃喃道。

    此事星挽黎可算是名利双收呢,世上真有这般巧合吗?

    这上面说星挽梦心思柔腻,为人谦和。这样的人,怎么会宛若杀人狂魔般残杀十二个自己朝夕相处的姐妹,甚至独独留下自己的师姐?

    这、莫不是太巧了?

    慕容夜敏锐地感觉到当年的事情不太简单。

    也许另有隐情。

    只是上面记载,断魂崖一役后,无论是西边琉璃亦或是南边星宇竟毫无例外地天下缟素诡异的是,两国并未重要之人陨落。

    “奇怪这二者难道有什么关系吗?”

    慕容夜凝眉疑惑。

    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再次扯了扯衣摆,许是低下寒气逼人,冻得她唇角竟有些哆嗦。

    然而、就在此时。

    身后一道清寒凄厉的声音淡漠响起,游荡在空寂的密室中,显得格外凛冽诡异。

    “这便是你接近本王的目的吗?”

    没有丝毫温度的语气,可慕容夜还是听出说话之人那浓浓的叹息与失望。

    娇躯一震、慕容夜难以置信的扭头。

    此刻、她最不想看到的、便是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