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尊石?

    不仅是慕容夜一愣,在场所有人也均是错愕匪疑。

    毕竟、生死人,肉白骨。

    这等玄而又玄之事儿,慕容夜也只在玄幻中看到过。

    至于寻常百姓。

    对于他们来说,至尊石本身就是秘密的存在。

    别说看。

    他们就连至尊石曾属沧源皇室都不曾知道。

    毕竟、这等机密之事。

    除了沧源皇室,也就个别的一些顾命大臣知道。

    纵然是拿着至尊石出来张扬炫耀的孔雀楼,也不曾料到。

    至尊石背后那惊人的来历。

    也不曾想,就是这一个不经意间的攀比之举,竟给不日之后的孔雀楼带来灭门之祸。

    百花宫,同样一处奢华包厢。

    “太子。一切按计划进行。”

    一名酷似管家的男子低头,冲着面前白衣如仙的俊逸男子恭敬道。

    “如风,此行百花,人多眼杂。我们须得小心行事。”白衣男子清然一笑,淡淡道。

    “是的,公子。”

    被叫如风的管家立即改口,心领神会道。

    “见识了孔雀楼今年的奢华彩头。”

    “下面、就让我们见识一下芳华艳丽,不惶多让的玫瑰亭。”

    玉珍珠纤华淡笑。

    随着她一声令下、立马有女子身披彩霞,手端红幕而来。

    幕布之上,立着两只玲珑璀璨,栩栩如生的童男童女。

    这是

    玉珍珠神色一闪,轻灵的声音再次穿透四野。

    “玫瑰亭此番献上的正是失传已久的玲珑童子。”

    见到失传已久的宝物,纵然是历经风浪的玉珍珠,语气也不免有些热忱。

    “象征着爱情与幸福的幸运星,让我们祝福玫瑰亭,期待他们今年的表现!”

    玉珍珠恪尽职守,将现场的气氛调动的淋漓尽致。

    “都这么大的手笔?”

    慕容夜一边观察,一边暗叹。

    这古代人就是有钱。

    想当初自己不过是从世界博览中心一时技痒,盗了一块拇指大的帝王绿。

    结果被八方堵截。

    险些丢了自己老命。

    而这里、琼脂翠玉,帝王紫苏。似乎已不算是什么罕见之事了。

    玲珑童子一定程度上了引起了哗然。

    只是,震撼力显然不如先前的至尊石。

    为此,玫瑰灵俏眸含怒。

    恶狠狠地瞪着另一方向的玲珑醉。

    此行,他们玫瑰亭拿出了镇亭之宝。

    原以为此番定能技压群首,没想到却被那孔雀台的至尊石先压一头。

    如此,玫瑰灵焉能不恼?

    对于玫瑰灵嫉恨的眼神,玲珑醉款款幽美,毫不在意。

    至于慕容夜。

    她的目光、一直尾随着那献彩的女子。

    然后。

    下一刻,她愣住了。

    她发现。

    当献彩的女子走下台的时候,手上的玲珑童子已经消失。

    取而代之地只有一个华美镶金的托盘。

    妙步纤纤,眉目盈盈。

    目标、正是自己所在的琉璃阁!

    此时。

    台上,玉珍珠轻灵探寻地目光也朝着琉璃阁凝望而来。

    不仅是她,玫瑰亭与孔雀楼等一众目光也是纷纷飞散开来。

    期间。

    有期待,有疑惑,自然也免不了一些目色不善之人。

    “诶该咱们了!”

    慕容夜也意识到。

    转眸,期待的目光看向凤姑,笑嘻嘻道。

    “咱们琉璃阁此行的彩头是什么啊?”

    此言一出,凤姑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

    “在在这里”

    面色青红交加,凤姑终于黯然一叹。

    将怀中用绢绸包裹的东西悄然掀开,露出其容。

    这是一只通体莹白的雪貂。

    灵秀,洁白。

    象征着崇高端庄。

    只可惜。

    这只雪貂,不仅稍有杂色,做工也谈不上精致。

    比之玲珑童子一只都尚且不足,更何况那掀起狂风巨澜的至尊石。

    “额”

    慕容夜顿时尴尬。

    这几天,对于百花宴。

    她也知道了不少。

    每年百花,都需要参加的几方势力各拿彩头。

    就像是赌博一般,所有彩头尽归最后的赢家。

    不然这么多年,参加百花宴的也不会只有琉璃阁这三方势力了。

    只是,琉璃阁败颓多年,自然没剩下什么。

    可慕容夜怎么也想不到。

    琉璃阁竟然会输的这般凄惨,到头来,连一件像样的彩头都拿不出来

    其实,凤姑也很绝望。

    她的雪貂,要说往年,也绝对绰绰有余了。

    可谁料想,今年那两家宛如发狂一般,争相攀比。

    这样一来,她的琉璃阁,便彻底弱了下来。

    要是彩头轻薄,受点儿轻辱怠慢也就罢了。

    关键是,依照百花宴的规则,彩头相差太大的一家,会被率先踢出局!

    如此

    她们辛苦准备的许久的百花宴,算是彻底沦为泡影。

    “丫头,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下意识伸手,凤姑紧张地拉着慕容夜的手、忧心道。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不知从何时起,慕容夜这个来历不明的丫头似乎成了她琉璃阁的主心骨了。

    神情微动,慕容夜不动声色地抽回手,思索道。

    “如果我们不参加这届百花宴,会怎样?”

    “不、不参加?”

    凤姑惊愕错愣。

    犹豫道。

    “不参加暂时是没什么,可我们的声誉也会从此一落千丈。”

    凤姑黯哀一叹。

    恨恨的看着另外两家所在的方向,不甘道。

    “那两家恐怕早就巴不得看我们末路挣扎,好争相蚕食吧!”

    这样啊

    慕容夜一手轻轻击打着桌面一角,玲珑清澈的眸子骨碌碌转动。

    “既然如此”

    “那为何不破釜沉舟?顺应他们的意愿呢?”

    陡然扬眉,慕容夜嘴角勾起一抹涟漪,精明睿澈的眸子星光璀璨地望着凤姑,清然淡笑道。

    “啊?什、什么意思”

    凤姑一愣,不明云理。

    回眸轻笑,慕容夜淡若烟尘般望着凤姑,低头,轻轻附在其耳边低声道。

    “两权相害取其轻,既然退无可退,我们只能尽力一搏。正大光明地搏一回,总比日后浅无声息地消失要好吧。”

    慕容夜勾唇,一手把玩着手中的雪白玉雕。

    一边循循善诱道。

    “既如此何不以琉璃全阁,补足这剩下的彩头?”

    慕容夜深眸一顿,眼底划过一道决绝。

    闻言,凤姑一愣。

    近在咫尺间,她能清楚感觉到慕容夜身上传来的气息。

    坚稳、自信。

    仿佛天上地下尽在手中一般。

    这般的慕容夜。

    让凤姑惊愕、钦佩。

    也让她那颗一直悬着的心,彻底放松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