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皇城一隅。

    “公子”

    女子白衣款款,仙姿飘飘地凝望着面前之人,欲言又止道。

    “如风公子传讯给公子: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公子、我们何时盗取至尊石与邪王玉?”

    俏眉微蹙,女子僵硬的面角显得有些急迫。

    “嗯、我知道了。”

    在她面前,一个头戴斗笠之人淡淡开唇道。

    “公子”

    见此、女子显然有些不甘心。

    “至尊石的下落,相必公子早有发现,可为何公子迟迟不肯下手?”

    “怎么、你的意思是以后本公子在行事前都需要先你请示?”那人显然有点愠怒。

    连他都不敢小视君莫邪的实力,这个女子,竟然如此大言不惭。

    “玲珑不敢。”女子猛然低头、诚惶诚恐道。

    玲珑醉抬眸、妙眸充满哀伤地看向公子。

    公子为何一拖再拖。

    她自然知道。

    公子是怕连累了那个女人。

    慕容夜!

    她猛然握拳、清眸深深划过一抹冷戾。

    早朝去往皇城路上。

    “一个白衣神秘女子?”

    君莫邪眉宇颦蹙,听着邪六回馈而来的消息,暗自思索。

    “还有谁?”他冷声开口。

    “那人面带斗笠,看得不甚清晰,不过具形体判断,约莫是个男子。”邪六有些颓然道,他自然知道王爷在怀疑什么,可是关于那个神秘男人,他们实在查不出什么。

    “男的既然差不到,那就查查女的吧。”君莫邪眸底一深,闪过一抹高深,邪六只觉眼前一暗,一本册子朝着他飞来。

    “小千?紫竹苑的丫头?”邪六疑惑。

    王妃的一个小小丫鬟,他想不出其让王爷重视的理由。

    “查!”言简意赅的一个字。

    “是!”邪六颔首,王爷一定有王爷的想法。

    白衣神秘女子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最喜欢的便是一袭素纱,白衣淡雅的打扮。

    只是、会是她吗?

    渊眸淡瞥、君莫邪转眼打量着帘外那禁不住秋风席卷的漫天落叶,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潋去眼底深处的情绪。

    紫竹苑。

    “我只是散散步、你们不许跟着我!”

    慕容夜佯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才吓走一众邪卫,容得半点清闲。

    悠然漫步。

    一阵清风拂面、千万树叶像是接到号令般“飒飒”作响,那感觉既有几分凄然,又有几丝狂放不羁。

    抬头,看着远远那鎏金辉煌的“正轩阁”三个大字

    凝眸,慕容夜好看的面角皱作一团。

    似是突然想起小千的那句话,慕容夜神顿时显得有些拿捏不定。

    而后,漠然一叹,反身抬脚离开。

    不多时、一抹淡若虚幻的影子如同诡魅般无声无息潜入正轩阁旁边那别致幽静的小院。

    据说这是邪王特意按照其母妃爱好建筑的小院,也是留给未来王妃亲自题名的别苑。

    未来王妃啊。

    慕容夜苦笑。

    她可没有忘记她虽然是名义上的王妃,实际上却住着连侧妃都不如的紫竹苑。

    当然、她也不介意。

    但

    慕容夜闪身而入。

    看着那一应俱全的亭台楼阁,假山花园,心里难免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小楼分为三层,一层是正厅,二楼连着别苑,三楼则是宛如空中楼阁般连在了凸起的假山上,中间是一道可爱不失灵活的小梯道。映着那暂已光秃的栀子树,相必春天,必是一番如仙似幻的美妙景象。

    这里不曾住人,但每天都似有人打扫,三楼的窗台上甚是整整洁洁地挂着几盆吊

    家的感觉。

    慕容夜半痴半醉地望着眼前的亭台楼阁,内心竟有些澎湃。

    “诶、别自恋了。这可是人家留给未来王妃的。”

    “而你、又是迟早要走的。”

    慕容夜暗自叹息,摇头,试图将自己内心那股荒谬的想法甩出去。

    慕容夜的理念,既然来了,那就顺道溜达一下,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吧。

    不看还好、一路看下去。

    慕容夜简直一副欲流口水的模样。

    看不出来,这个君莫邪,心思倒是极其细腻。

    里面的内饰,文雅不失灵动,活泼不显庸俗,很难想象一切是出自一个大男人的设计。

    “诶!密室啊密室,你到底在哪里啊!”

    虽羡慕于这精致幽美的楼阁,但这毕竟是外物,慕容夜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了寻找密室上。

    苦寻无果,慕容夜烦躁挥手,握拳,恼火地打在旁边的栀子树上。

    “嘶!”

    下一刻,慕容夜宛如触电一般收回手,耳畔似乎有阵若影若现的“咔哧咔哧”声,定睛看去。

    慕容夜一愣。

    原来,栀子树上竟然有一处不深不浅地刀痕,不算很深,但却早已显出了树木的内部。以至于一掌拍下去,竟咯得手心儿疼。

    只是

    慕容夜疑惑地凑了上去,仔仔细细打量着树腰间的缺口。

    清眸一闪、唇角勾起一抹满含深意的笑容。

    伸手,再次轻轻触及痕木深处,这一次,那种“咔哧咔哧”的声音更加明显了,似乎近在耳畔。

    下一刻、“轰隆”一声,原本寂静的花园水潭在慕容夜震惊的眸彩中顿时一分为二,显出一条小道。

    慕容夜神一紧,身子一扭,跳了下去,顺着小道,很快发现了一件密封性很强的屋子,不禁心下一凛,那个冷冰块,竟然在水底藏了间暗室,这要不是误打误撞,她又怎么可能发现得了呢?

    只是虽说是间暗室,但未必就是传闻中的密室。

    这一次、老天倒是并没有和她开玩笑。

    在她灵巧的开锁技术下,悄然进入了暗室。

    暗室似乎不止一层。

    慕容夜皱眉,看着摆放稍作整齐的一众书籍,有些是竹简。有些是文稿,有些甚至是某国某大臣的文案秘史,总之,所有的一切,有条不紊地排列而开。

    在那上面,慕容夜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猛然一惊,拿起记录了“慕容夜”的书简,翻阅起来,里面竟然详细记录了曾经慕容夜的喜好、习惯这,不由得让慕容夜震惊的同时还夹杂着一份窃喜。

    她在震惊君莫邪的网罗天下的情报网之时,也暗自窃喜着寻到密室的喜悦。

    他们

    慕容夜不由得加重了几分呼吸。

    目前、她最需要确定的便是那对夫妇的身份与来历、这个,对她来说很重要。

    想着、慕容夜灵眸不禁放光,仔仔细细地翻查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