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喂、莫邪、你刚许的什么愿望啊?”

    烟火盛宴完毕、慕流川望着君莫邪,促狭道。

    闻言、君莫邪回眸、目光却是定格在了慕容夜身上。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慕容夜连忙挥手阻止,笑意盈盈地递上去一把水果刀。

    “寿星、请切蛋糕。”

    慕容夜屁颠儿屁颠儿地凑了上去,异常活络道。

    要是把这尊神安抚好了、她还愁找不到密室吗?

    接过刀柄、君莫邪满含深意地扫了眼满脸笑意的慕容夜。

    冷唇微潋、绻起一抹弧度。

    身后、慕流川看着君莫邪不由自主扬起的嘴角,心中一震、面角有些僵硬。

    ……

    “小野猫、我生辰之时,不知有没有这个幸运呢。”

    慕流川转头、神色哀怨地望着慕容夜。

    “好了、好了。”

    慕容夜无奈瞥了哀怨的某人、摆手道。

    “我也要漫天烟花。”

    某人继续无理取闹。

    “好……”慕容夜无奈,看着这丫曾经明知不敌,也保护自己的份儿上,她就再牺牲一下吧。

    闻言、慕流川这才心满意足地看着君莫邪,正当他打算好好炫耀一番之时,突然察觉君莫邪的表情有些奇怪。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慕流川恍然。

    那豪华三层的美丽蛋糕上,点缀的正是**。

    而莫邪……

    “怎么了?”

    慕容夜明显感到君莫邪身体一僵,她诧异望去,此际房屋内早已恢复了灯火通明,蛋糕亦尽悉完美地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啧啧、不管看多少次。

    慕容夜都感慨自己的巧夺神功。

    ……

    “**?哈哈、王妃姐姐……外人只道你与王爷琴瑟和鸣、殊不知、你对王爷根本了无半点情意。”

    视线再次变得明朗起来,云落溪压抑着心头的震撼、对慕容夜的嫉恨再次加剧了几分。

    可当视线瞥到慕容夜那所谓的“生日蛋糕”时。

    她笑了。

    这倒是一个挑拨他们关系的机会。

    ……

    清眸微潋、慕容夜淡淡地瞥了眼这个时刻学不会安生的女人,心底泛起一抹冷意。

    “送君茉莉、请君莫离。不知落溪妹妹以此觉得我与王爷情意如何?”

    素唇淡勾、慕容夜嘲弄淡笑。

    一言既下、众人均是一震。

    送君茉莉、请君莫离……

    慕流川一双桃花潋滟的眸子猛的一紧。

    错愕万分地看着慕容夜。

    心下大惊。

    难道……她已经到了离不开他的地步?

    握拳、他深深地闭起眸子。

    他知道、从开始遇见,她就一直在逃避着莫邪。

    早知道、他就该带她离开。

    莫名的、慕流川心头跳出这个认知。

    不禁将他吓了一跳。

    “贱人!”

    云落溪先是一愣、随后察觉到慕容夜话里的深意。不由得寒了眸子,心下暗骂道。

    倒是东方明馨一脸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慕容夜,面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

    送君茉莉、请君莫离……

    君莫邪心下一颤。

    她、不想让他离开她吗?

    巨大的欣喜涌上心头。

    一时间竟让他激动的有些忘乎所以。

    伸手、他毫不犹豫地切开蛋糕、挑破一朵茉莉,顺着刀尖儿递到了自己口边。

    轻轻张口、恰到好处地将蛋糕吃完。

    素闻舌尖上的美味儿。

    现在这可是结结实实的刀尖美味啊。

    “莫邪、你……”

    君莫邪的举动、引得慕流川满眸震撼。

    莫邪对茉莉过敏,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而那过敏引发的高烧、刚巧能激起嗜情蛊的毒性。

    可、现在。

    看着他毫不皱眉地样子。

    慕流川心下苦笑。

    原来……动情深陷的人,不仅是她。

    “嗯……不错!”

    淡抿浅尝、君莫邪唇角一勾、由衷赞赏道。

    “我也要、我也要。”

    这一刻、蝶儿早已按捺不住心头的火热,扑了上来。

    众人无奈而笑。

    慕容夜只得接过君莫邪手中的细刀,帮忙分发蛋糕。

    云落溪全程嫉恨交加。

    东方明馨淡然风轻。

    慕流川则是没精打采的、直到……蛋糕入口。他那双早已黯淡的桃花眼眸再次变得异常闪烁。

    这、香甜滑腻的感觉是什么?

    明明是茉莉……却并非是真的**制作。

    这……

    慕流川惊诧连连。

    ……

    不远处、慕容夜满眼笑容地注视这一切。

    唇角之上,悄然勾起一抹神思笑意。

    ……

    君莫邪的寿宴一向低调内敛。

    此番也一样。

    但、慕容夜那一场漫天的烟花宴。

    给千万民众带来的影响却是极具震撼的。

    他们看清了源头、纷纷猜测着神迹。

    一时间、邪王乃真灵显世的流言瞬间自民间散播而来。

    这倒是让君莫笑与君莫玺彻底如坐针毡了。

    他们进宫面圣、妄图参君莫邪个犯上作乱,图谋不轨,煽动舆论,妄图一统的罪名,谁知君莫邪竟然悄然脱身,还被父皇委派五十大寿地安排。

    这倒是让他们有些哑巴吃黄连了。

    慕容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娱乐,竟让外人将君莫邪传出了神仙转世的谣传。

    连日来、君莫邪忙着君尚威的寿宴。

    皇帝寿宴,势必要宴请天下。

    这无论是礼数、或是安全,都需要做到安全备至。

    除此之外、龙千翊的之事,君莫邪亦时刻盯着眸子。

    是以、他再也没有什么时间在慕容夜面前瞎晃悠。

    更多的时间,倒是在宫里。

    这样一来、算是给慕容夜提供了更多的搜寻时间。

    可……

    距君莫邪寿宴过去了整整三天了。

    她几乎把王府快掀翻了。

    始终找不到那间所谓的密室。

    “小千、你不会是在逗我玩吧。”

    终于、慕容夜疲惫返回、娇眸哀怨地望着小千。

    窗台上、依旧是那每日雷打不动地玫瑰花。

    蝶儿今日返回慕容府探听消息,小丫在做午膳。

    房间内只有她与小千两人,她这才蹙眉,毫不忌讳地表达着自己的疑惑。

    “没有。”小千一愣、展颜淡笑,看向慕容夜的眼神愈发柔和。

    “王妃确信每间房屋都没落下?”

    小千凝眉、神秘兮兮道。

    “对啊!”慕容夜当即确信道,“不管是云落溪的落芳斋,还是东方明馨的竹玉坊。甚至君莫邪的正轩阁,我都仔细探查过,根本没有异样。”

    慕容夜凝眉,思索道。

    “小千记得……正轩阁旁边、依傍着一间虽小却异常精致的别苑、不知……”小千思索道。

    闻言、慕容夜眸彩一亮。

    说起来、她在第一次看到正轩阁的时候就奇怪旁边的小别苑。

    建筑虽美、却分外枯凉,再加上那简单朴素的建筑,看上去,哪里像是半分能藏东西的地方。

    慕容夜心下微叹、自觉不大可能。

    只是,她并未注意到一旁小千在指出这间别苑时的异样神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