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深夜。

    褪去衣裙、劳累一天的慕容夜泡了个澡、卷着浴袍、慵懒似魅地朝着床榻而去。

    然而、当她抬眸看清榻上的不速之客、清澈微滞、氲红的眸子荡起一抹怒。

    “王爷这么喜欢深夜造访女子闺房?”

    她神掩不住掠起一抹惊异。

    他何时来的?

    “本王不过是履诺而来、并非无礼之意。”

    单手撑起身体、一头银发如水而下、君莫邪淡弯唇角,一闪不瞬地看着面前出水芙蓉般的灵妙女子。

    一身白芷浴袍勾勒起那精致妖媚的腰肢、三千青丝任由她素手轻挽、纤薄的唇角轻轻下咬、显示出女子的略微紧张。

    那双如星似钻的眸子也在看到自己的瞬间、彻底涌上一份警惕。

    她、就这么怕他?

    看着她愈发疑惑的表情。

    君莫邪坏坏一笑、猛然起身、大步向她走来、面试却始终带着蛊惑人心的笑容。

    虎踞龙步、像是踩在慕容夜心尖儿、竟然她瞬间有些恍神、下意识想要躲开。

    君莫邪却是眼疾手快地一手挽住她腰身。

    邪唇微潋、眸彩飞扬、抓着她腰身的手掌轻轻用力,再次将她带离了自己几分。

    “怎么?白日王妃不是叫嚣着要本王“咬”你的吗?”

    “本王可是如约而来了”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君莫邪一手探出、顺着她灵俏的曲线、轻柔地抚摸着。

    “你?!”

    慕容夜面一囧。

    情知这家伙是抓住了自己言语的漏洞、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更显美颜娇羞。

    她刚想反击、身体猛然一僵、感受着腰间那不安分的大掌。

    她心头一顿。

    一团火似是顺着他的手掌正在自己身体内四处逃窜。

    慕容夜暗叫不好、作势就欲闪身。

    “呯、”一声暗沉的落地声响起、慕容夜看着瞬间掉落的浴袍、脑袋嗡然做响。

    白日见她太过嚣张、君莫邪不过就是想逗逗她。

    可

    看着面前白玉无瑕的灵妙酮体。

    君莫邪神一深。

    呼吸瞬间变得急促了几分。

    身体里、一种来源于原始的野兽似乎正在逐渐苏醒。

    “你”君莫邪喑哑的嗓子有些闪烁、看向慕容夜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炙热。

    “你、你什么你?还不快走?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扣下来喂狗?!”

    慕容夜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几乎一个闪身、扑在了床榻、一个野驴打滚儿,瞬间将自己包成了粽子。

    抬眸、她有些怒不可遏地看着他、面上的红霞层次不穷地涌了上来。

    “你、咳、咳、你好好休息。”

    君莫邪神几经变化、最终狠狠地干咳两声,转身、背对着她说了一句、而后闪身消失。

    就在慕容夜暗松一口气的时候。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落水声、清寒寂冷的秋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慕容夜先是一滞、唇角不经意间弯了弯。

    蓦而、她猛地踢开被子、将如玉酮体暴露在空气中,任凭清冷的夜风划过肌肤,卷她身体里陡然泛起的异样燥热。

    哼、变态帅哥、等姐姐确定了身世、再考虑要不要把你收入后宫。

    嘿嘿

    与此同时、

    湖心亭。

    君莫邪兀自将自己泡在冰寒的湖水中,任凭阴寒之气一遍遍冲刷而来。

    他目光始终定格那若隐若现地烛光之处。

    不可以。

    他冷漠、唇角莞起一抹苦涩。

    原本炙热的眸子早已彻底恢复了冷静。

    这个女人、有太多的秘密。

    他不能放纵自己对她留情。

    可

    他却无法阻止自己去想念她、甚至于、捉弄她。

    难道他是真的

    距离君莫邪生辰还有一天。

    这一天、王府格外寂静。

    慕容夜再也没有闹得鸡飞狗叫。

    默契的是、君莫邪忙于政务、也未步入紫竹苑。

    这样诡异的气氛持续到了第二天。

    就在一些人暗自想着王妃失宠的时候。

    夜降临、却是寿宴开始了。

    王爷寿宴、本可以办得极为隆重、但因君莫邪不喜浪费、所以一切从简、到最后竟将所有宾客挡在门外。

    所谓寿宴、其实也不过算是家宴。

    “哈哈、莫邪多日未见、想我没?”

    突然一道爽朗邪魅的笑音响起。

    随即慕容夜便看见慕流川那一身妖艳绝代的红装。

    轻轻莞尔、相对于君莫邪、她还是很欣赏慕流川的放荡不羁、虽然有点不着调。

    “小野猫好久没见。”

    慕流川看似一出现在给君莫邪说话,可那双不羁浪荡的挑花眼却在早已定格在了眼前那淡装温雅的女子身上。

    见她因自己展颜。

    他心下一跳、竟再次多了几分期待。

    “我看、你是想念本王的试炼营了。”君莫邪神一顿、看到他眼神中对慕容夜的关切、不由得眸彩一顿、声线不着痕迹地冷淡了几分。

    “别啊莫邪、我可是为你累死累活的、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感受到君莫邪言语中深深的威胁、慕流川不由得眼神从慕容夜身上移开、哀怨地望着君莫邪。

    君莫邪但笑不语。

    “呦王妃姐姐看来、你和这位公子很熟呢?”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慕流川的那句小野猫、让云落溪嫉恨的同时、再次将目标对准慕容夜。

    “坊间传闻流川公子英姿勃发、宇内芳华。常年纵横花丛”

    “不知道、王妃姐姐又是何时与流川公子结识的呢?”

    云落溪掩面而笑、眸底一闪而过的阴狠并未躲过慕容夜的探查。

    “妹妹可是忘记了?”

    “王妃姐姐曾可是琉璃阁的绝顶花魁呢。”

    一旁、东方明馨悄然插言进来。

    清秀无伤的面庞上尽是闪着对慕容夜的羡慕与喜爱。

    羡慕吗?

    慕容夜心下微冷。

    她可不信这女人是什么善男信女。

    君莫邪蹙眉、冷眸微扫、骇得二人连忙低下眸子。

    慕流川心下恼火。

    虽然他很不介意别人将他与小野猫混作一谈。

    但、他无法容忍她们对于夜儿的诋毁。

    她的高贵、优雅。她的冷凛、霸气。

    别说青楼女子、即便是琉璃女皇来了,怕是也得甘愿服败。

    “两位妹妹、人是王爷的贵客、亦是本妃旧友、尔等这般议论与诟病、不知置我这邪王妃何地、又将王爷放在了哪里?”

    “还是在你们看来王爷根本分文不值?”

    慕容夜俏眉一挑、朱唇微潋、勾起一抹讽刺。

    今夜既有人铁了心要挑事儿。

    那她绝对不介意将再添一把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