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妃”小丫、翠屏等人半抱着肚皮儿、没精打采地站至一旁、神色哀怨地望着慕容夜。

    “姐姐、我……”眉头微皱、蝶儿忧心难受地望着姐姐、生生将那句“饿了”吞了下去。

    另一旁、小千眸彩温情地看着众人、将手中最后点心递给了他们。

    “这是最后存粮了。”

    小千回眸、看向慕容夜。

    啊!

    慕容夜烦躁地揉了揉鬓角秀发、银牙碎咬、满脸的无可奈何。

    她就开了三天宴会,怎么顷刻间弹尽粮绝了呢?

    这还让她怎么和君莫邪那变态正面硬刚?

    尤其是、她还答应了准备三日之后的寿辰。

    “诶……”慕容夜由衷叹息、

    “算了……天无绝人之路、有我在、怕什么?”

    突然、慕容夜头一仰、丝毫没有将这点小小困难放在心上。

    ……

    早膳完毕、慕容夜漫无目的地游荡、她想出府。

    既然君莫邪不让她碰膳房里的东西、那……出去采购一点儿总好过饿死吧。

    捱饿而已、她虽不怕、却不想委屈了蝶儿。

    可谁知、王府的门卫竟将自己拦了下来。

    想来、也知道是谁的主意!

    哼、等寿宴结束、到时候、王府她可就来去自如了。

    慕容夜心中安慰着自己。

    生日……生日……生日……蓦而、慕容夜眸彩一亮、红唇微勾、深深浅浅带起一番神秘。

    ……

    “诶?那是什么?”

    突然、她驻足、踮起脚尖、向着远方打量而去。

    清澈的眸底陡然掀起一番狂喜。

    千叶佛莲?!

    慕容夜心下微震。

    明明过了盛夏、那……那个遥远的湖心亭、金灿灿的花朵、竟像极了千叶佛连。

    慕容夜不由得再次感慨了君莫邪的能耐。

    王府的季节、时令、以及花期、总是让她震撼。

    湖的中心、只有一坐孤零零的亭子,映着蒙蒙清晨水汽、看上去竟有梦幻缥缈。

    这湖、恰好介于正轩阁与紫竹苑中间、平常被高高的芦苇遮着、难以辨识。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慕容夜嘿嘿直乐。

    站在岸上扭了扭腰、甩了甩腿、然后……

    “噗通”一声跃进了湖中、朝着中心而去。

    千叶佛连、那下面、怕是还有千叶莲藕吧……

    慕容夜眸底飞扬、说起来、烤藕她倒是好久没试过了。

    可、当慕容夜潜入湖底、亲眼看到那盘旋淤泥之中的生物、她原本喜悦的神采近乎变得有些雀跃了……

    ……

    正轩阁。

    君莫邪低头看着邪一收集而来的消息。

    暗处的嘴角不动声色地抽了抽。

    慕容夜、慕容清愁之女。端庄优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为人谦逊、柔和。

    君莫邪暗自垂眸。

    想起她过往种种。

    他怎么觉得、邪一所搜集的慕容夜、和她任何的根本就判若两人呢?

    还是……这个世界上、当真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邪九、王妃在哪里?”

    君莫邪沉声、一切疑惑、怕是还需自己去验证。

    “刚才王妃想出府、被府卫拦下了、先前有人看到她似乎正在湖心亭周边出现、现在应该已经回了紫竹苑……”

    邪九自一旁暗处显了出来。

    他大病初愈、王爷便给他委派了监视王妃的任务。

    ……

    “湖心亭?她去哪里……不好!”

    君莫邪猛然惊起、原本的疑惑在顷刻间化作一番焦急,迅速自原地消失。

    只留下犹自呆愣的邪九、邪一。

    蓦而、邪九似意识到什么、神色由疑惑逐渐变成了吃惊。

    王妃、王妃该不是将魔爪伸向湖心亭了吧……

    苍天、那可是王爷辛苦培育的灵藕和最喜爱的慧鱼啊。

    ……

    紫竹苑。

    君莫邪神色阴沉地望着面前一派祥和美满的一幕、双掌微握、压抑着隐隐蓬勃的怒气。

    “呦王爷、早啊……要来一条吗?”

    慕容夜淡眼瞥了眼面前的不速之客,伸手、大方地将手中的烤鱼递了过去。

    她下水、原本只想趁机捞点莲子、莲藕。

    没料到却发现了这新鲜活跃的豚鱼。

    鲜嫩可口、美味质香、简直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绝品啊。

    真想不到、君莫邪的府中竟这般神奇。

    “啪!”面对慕容夜满脸的笑意、君莫邪却是冷面一寒、生生拍开了慕容夜的手。

    如渊冷眸扫了眼那一条条落在烤架之上泛着肉汁香味的鱼儿、以及那洒了孜然、辛辣焦脆的烤藕……君莫邪阴郁的神色几乎瞬间怒火喷发。

    “王爷……”

    “……”

    这一幕、看得远处大快朵颐的众人神色一滞。

    ……

    “君莫邪、你抽什么疯?犯什么神经啊!”

    见他冷漠地拒绝、慕容夜更是怒火中烧。

    秋水冰寒、她宛如一副冰尸般从湖中回来、见到他、她喜滋滋地与他分享美味、却不想、他摆着一张臭脸、竟毫不领情。

    “女人、你想死吗!”他面色阴寒、看着毁了他灵藕,烤了他慧鱼,仍一脸淡然狡黠的女人,一时间不由得怒火中烧。

    “哼、我就是毁了,怎么着,有本事你咬我啊!”

    君莫邪眼中的痛惜慕容夜自然瞬间明晰。

    此刻、也由不得她装傻。

    她一脚踢开烤架,衔冤负屈,他断粮绝炊在先、还不允许她急中生智?

    这算什么道理?

    “没本事。”

    看着她瞬间涨红的俏脸、君莫邪一愣、蓦而神色微溺、冷唇一勾,突然挪移道。

    “本王对屎不感兴趣……”

    “君莫邪、你混蛋!”

    慕容夜一滞、说罢不顾张牙舞爪不顾形象地冲了上去。

    ……

    “喂、本王都还未怪罪你毁我灵藕、伤我慧鱼、你发什么疯?”

    不远处、君莫邪一手禁住慕容夜、一边笑意肆意道。

    灵藕、慧鱼虽让他心疼、但能看到她恼羞成怒的模样、也算值了。

    “……”慕容夜用实力回击给了君莫邪。

    “乖、别闹了……”

    原本、君莫邪的柔音似乎有些心力交瘁了。

    几日不见,这丫头。竟连他也有些控住不住了。

    ……

    “啪嗒啪嗒……”

    紫竹苑、看到这一幕幕闹剧的蝶儿众人、掩面干咳、面色大囧。

    那个……那个放浪不羁、言语极不着调的那人、当真是他们王爷吗?

    看上去、王爷和王妃之间气氛似乎好多了。

    蝶儿与小丫心中暗自松了口气,丝毫没有察觉身后那一双早已变了色彩的眸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