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王爷狼多肉少纵是属下怕也无能为力了。”

    慕容夜蹑手蹑脚靠近、入耳便听到邪九那为难的声音。

    慕容夜一滞、隐约间有了几分猜测。

    “罢了、看来此事还需本王亲自出马。”

    随即果然响起一道冰漠寂寒的声音。

    “亲自出马?”

    慕容夜抿唇冷笑、不着痕迹地跳了出来。

    “不知究竟何事竟劳烦王爷亲自出马?”

    神幽寒地朝邪九瞥去。

    好个邪九、竟然敢偷偷将她辛苦的成果投送给君莫邪这混蛋!

    见状、邪九登时低下眸子、一脸愁苦、无论是王妃还是王爷、他都惹不起。

    “依王妃的玲珑巧意、怕是不难看出本王的意图、嗯?”

    察觉到慕容夜、君莫邪先是一愣、唇角微敛、依她的能力、他也没打算一直瞒着她。

    被人当场揭发、君莫邪丝毫没有被人撞见的羞愧。

    大方上前、大手一挥、似挑如魅般勾起慕容夜那娇俏的下巴。

    “你”

    尽管天有些暗、依旧不难看出慕容夜面颊被瞬间撩起的红霞。

    君莫邪这个变态、怎么尽有让她破功的能力?

    “怎么、王妃不打算请本王进去坐坐?”

    见她躲开、君莫邪神暗了暗、不动声道。

    坐坐?

    坐坐是假、混吃是真吧?

    慕容夜一脸肉疼地看着君莫邪面前那丰盛无比的八角桌、再次斜睨了邪九一眼。

    君莫邪轻轻一笑、抬脚便朝着紫竹苑而去。

    慕容夜张了张嘴、却无力反驳、毕竟这王府还是君莫邪的、他要想去哪里、自己还真管不到。

    只是

    只要一想起自己这几日的辛苦有部分流入君莫邪的腹中、慕容夜备感窝火、只能回头、狠狠刮了邪九数眼、这才罢休。

    “奴婢见过王爷。”

    “奴才见过王爷。”

    原本和谐活跃的气氛因君莫邪的出现彻底冷却下来。

    一众丫鬟奴才见到君莫邪、纷纷止了行为、期期艾艾地站至一边。

    “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人!”

    见此、慕容夜扫了眼众人,神不甘道。

    只可惜碍于邪王威名、原本和谐欢乐的气氛顿时变得十分怪异。

    都是你!

    慕容夜愤然怒视。

    真好对上君莫邪笑意微溺的神。

    “本王就算路过、你们且随意。”

    君莫邪大手一挥、毫不介意地坐了下来。

    他这么一说、人群中多多少少有了些声音、只是比之之前自然是清冷了许多。

    扫兴、慕容夜亲声冷哼、手握一把利刃转身。

    这可是她鼓舞士气的筵席啊、怎么就被这家伙破坏了?

    慕容夜转身、像是发泄般狠狠一削、硕大的羊腿便顺势滑落至她手中、回身、她轻轻扬手、像是预示了某种威胁、只可惜君莫邪只是浅笑不语。

    回身、慕容夜小心翼翼地将烤羊腿递给蝶儿、一回身儿、就见身后格外有些低气压。

    定睛一看。

    她切走一只羊腿、狼多肉少、剩下的可不就是竞相争抢了吗?

    只是、

    慕容夜看着站在君莫邪面前犹不显失的小千、一时间不由恍了心神。

    小千魁梧不羁、心思缜密、还有一身不显山水的身手。

    这样的人、换作哪里怕是都会大放异彩、为何她却偏偏来了王府?

    “这个腿是本王的!”君莫邪看着挡在面前的魁梧小千、神暗自沉了沉。眯起眸子看着面前气定神闲的小千。

    “今夜不分上下、没有主仆、请恕小千不能从命。”小千不卑不亢。

    谁不知道羊肉最属羊腿最为丰盈美味尤其是后腿。

    只可惜羊只有两只。

    一只慕容夜给了蝶儿。

    至于另一只嘛二人相互而视,神间均没有退让之意。

    周围人见此、却是彻底惊了神舌。

    他们王爷和别人竟在争抢一只羊腿?

    而让他们更惊讶的是、竟还有一个女仆好死不死地和王爷扛上了。

    “既然你们如此谦让、那羊腿我就收下了。”

    二人剑拔弩张、慕容夜却是嫣然一笑、一挥手、大肆扬了扬手上香气四溢的烤羊腿、呵呵乐道。

    君莫邪和小千顿时黑线。

    慕容夜却是心情大好。

    “你们还还等什么?烤全羊狼多肉少哦。”

    扬眸、慕容夜朝着众人勾了勾唇。

    她虽然取了最为精华的两部分、但烤全羊美味的可不只是这一点。

    经她这么提醒、再加上那逼人的香味、饶是君莫邪与小千对峙的二人、也依旧阻挡不住她们的脚步、她们有样学样,跃跃欲试而去。

    见此、君莫邪与小千对视一眼。

    猛然出手、毫不犹豫地各取走了一只前腿。

    前腿虽不及后腿那般美味芳泽、但有也总比没有好吧。

    于是乎、瞬间

    诺大的烤全羊瞬间便被瓜分殆尽。

    “呦我说姐姐好生热闹、怪不得连王爷也被吸引过来了呢。”

    “姐姐还真小气呢有好东西都不与妹妹分享。”

    正在这时、一道酥若无骨的柔音响起、原本稍作融洽的气氛再次一滞。

    云落溪?

    慕容夜俏面微寒。

    她可不记得有邀请过这位大小姐。

    “是本王唤溪儿过来的。”

    见慕容夜疑惑、君莫邪挑唇微笑、好整以暇地看向慕容夜。

    似乎很期待她的表情。

    但是、他失望了。

    慕容夜的面上除了平静还是平静。

    “王爷你倒是让奴家好找呢”漂亮的眸子扫视全场、最后,云落溪似娇还嗔地朝君莫邪走去、步履摇曳,聘婷美妙。

    溪儿、你丫倒是叫的很亲热啊!

    要秀恩爱的、就请一边秀去!

    慕容夜心下暗自恼火。

    面上却是不动声平静道。

    “你来做什么?”

    谁知云落溪却是十分傲慢地斜睨了她一眼。

    “王爷舍不得臣妾、他在哪、我自然便在哪儿。”

    云落溪柔情肆意道。

    一把狗粮、喂得她猝不及防,看着手掌放在云落溪腰间的某人、慕容夜清澈的眸底再次深了几分。

    “三日之后、便是本王生辰、王妃心灵手巧、想来寿宴对于你来说应是小菜一碟、本王与溪儿都期待着你的表现。”

    看着气定神闲的慕容夜、君莫邪眸彩微扬道。

    君莫邪生辰?

    慕容夜心中咯噔一下、

    这与她何干?

    什么叫“本王与溪儿期待着你的表现”?

    和她有关系吗?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嘚瑟、竟是送羊入虎口。

    “你生辰?与我何干?”

    慕容夜冷冷扫了二人一眼,转身就走。

    “是吗?”

    “本王还打算寿宴过后将王府一干事宜交与王妃打理、看来王妃不愿、本王也只能另择他选了。”君莫邪好整以暇道、似乎早有预料。

    一旁的云落溪闻言、看向慕容夜的神却是由轻蔑变成了嫉恨。

    邪王妃、本该就是她的!

    “王爷说的哪里话为王爷分忧、是臣妾的本分。”

    掌管王府一切事宜?

    那岂不是有助于她寻密室?

    想到这里、慕容夜立即笑颜如花回头、一副情真意切道。

    “一切食材由你自己承担。”

    君莫邪突然冷声开口、留下慕容夜嘴角猛抽。

    君莫邪、你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君莫邪怒然拂袖离开,没有人注意到他转身时那阴骘的面庞。

    这便是你真实的目的吗?

    君莫邪心下暗道。

    想起她突然转变的神情、他的心、像是被一双大手狠狠抓着、疼痛难熬。

    也罢、也罢

    这一次、本王定要亲手毁灭你的阴谋诡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