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夜……

    一道黑影迅速掠过王府、朝着其东南方向的清正楼闪至而去。

    “嘿嘿、六儿啊……可别说哥哥不疼你啊……”

    “啧啧……看哥哥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了?”

    来人轻车熟路地翻入楼中、悄无声息地潜入一间房门、见屋内一片漆黑、便不由得大咧嚷嚷道。

    “呲!”

    似乎是为了响应他暗夜中的喧哗、黑暗中、火折摩擦声响起。

    下一刻、整间房间、灯火通明……

    ……

    “王、王爷……怎么是你……”

    邪九震惊地看着万万不该出现在邪六房间中的邪王。

    以至于完全忘记了行礼。

    邪卫九人、邪一率人负责王爷周身事宜、邪六负责密保寻探、而他则负责诛杀一切上了王爷黑名单的人。

    说起来、邪六与他年纪稍稍大了一点点、是以二人经常为大哥小弟争论不休。

    这不……见识了王妃无与伦比的手艺之后,邪九悄悄带了一部分回来。

    目的、自然是为了一番嘚瑟。

    可、谁知。

    半夜三更竟在这里遇到了王爷。

    “怎么、本王难道不能在这里?”

    见邪九一脸惊呆的模样、君莫邪挑了挑眉、沉声继续道。

    “可惜、你来晚了、本王刚给邪六分配了任务、现在……他估计已经出城了。”

    “这样……那、那、属下先行告退。”

    邪九闻言、拱了拱手,便欲离开。

    他这一拱手、手上的那只油纸袋便毫无暴露地展现到了君莫邪面前。

    一股浓郁的气息顿时氤氲起来。

    邪九自也是反应过来、连忙背过身。

    可无奈、君莫邪早已发现了。

    “你带与六儿的美食是何物?不知道、本王是否有福分消受?”

    君莫邪深深嗅了那溢出的香味儿、面角微迫、神色有些热切地看着邪九。

    他碰巧出现在在这里、又碰巧给邪六安排了任务吗?

    不、任务虽不是碰巧、

    但自也有他任意为之的意图。

    他知道、依邪九的心性、有一口肉、势必会分邪六一口汤。

    所以、沧源赫赫威名的邪王、早已在这里守株待兔了。

    “嗯、王爷生性高贵、属下这等坊间劣食、怎会顺的了王爷的胃呢。哈哈……”

    邪九嘿嘿干笑、神色戒备地看向王爷。

    其实、倒真不是他小气。

    只是……这些是王妃知道他要带给邪六、特意给留下的。

    临走时、王妃却还是一脸戒备地看着自己、非要自己发誓不会带给王爷才肯放自己走。

    至于誓言吗……

    如若他违背了……以后紫竹苑禁止他踏入半步。

    一来、他还需要继续跟着王妃学武、而来嘛……自从见识了王妃的手艺、他现在是恨不得直接住进紫竹苑……

    ……

    “拿过来!”

    生性高贵?

    这个词、显然彻底激起了君莫邪全部的怒火。

    他今天可是活生生啃了两顿白米饭啊!

    他虽然没有什么怨念。

    可看到邪九等人在紫竹苑被她好吃好喝待着、他的怒火、便如同滔滔江水般、激昂澎湃。

    凭什么他吃糠咽菜、这几个小子反而是幸福悠哉呢。

    ……

    见王爷冷喝发话、邪九抬头、有些哀怨地看向君莫邪。纵使有千般不愿、他也只得拿出背过去的手、递了过去。

    “嗯、下去吧。”

    君莫邪神情热络地接过袋子、触手间闻到那香喷喷的味道、顿时感到满满的幸福。

    ……

    “王爷……”

    走了几步、邪九回头、神色哀怨地看向君莫邪。

    希冀奇迹发生。

    他怎么没发现,他家的王爷也是个馋鬼呢?

    “王什么爷、还不快下去?”

    抬头、君莫邪冷面不耐地扫了眼邪九。

    现在、谁也别想打扰他!

    “是。”见状不好、邪九回身、一溜烟儿、逃也似的跑了。

    ……

    半晌……

    偌大的清正阁陡然响起一声舒爽陶醉的暗哮声。

    君莫邪怔怔地看着面前被自己瞬间席卷一空的油纸袋。

    清寒的眸宇涌上一抹惊艳与喜悦。

    那个女人、看着疯疯癫癫、倒是有一手的好料理啊。

    是谁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以他对此嗤之以鼻。

    可现在……他信了。

    至少、在亲口尝试了她的手艺之后、他便发现自己竟是愈发地离不开她了。

    ……

    翌日、又到了赴宴的时刻。

    邪九却是一脸颓然。

    原因无他。

    只因王爷在初食了王妃的羊肉串之后、给自己下了一个死命令……

    一百串、一串都不能少。

    这可算是给他除了难题。

    ……

    筵席第二日。

    由于众人对前日的羊肉串赞不绝口、加上慕容蝶的几番纠缠、慕容夜只得沿用前夜地烧烤派对。

    有了昨日的光辉业绩、慕容夜一时间名声大噪。

    不分贵贱、不忌主仆。

    于是乎……瞬间、王府的众多丫鬟小厮纷纷拥进紫竹苑。

    就连膳房的众人也尽数不甘心地来了。

    主膳的那人看到慕容夜、顿时只觉得一阵牙疼。

    可……当慕容夜一串香喷喷的串串递到面前时。

    他先是眼前一亮、随即便是心悦诚服地屁颠儿屁颠儿跟在慕容夜身边。

    ……

    错觉吗?

    慕容夜抬头、大汗淋漓地看着一众围着火光欢声跳耀的众人。

    又看了看身边和自己一般忙活的膳房众人、再回首看了眼愈发稀少的食材。

    怎么回事儿、更多的人、明明是在玩乐、她亦一直忙着、为何还赶及不急?

    慕容夜疑惑地眯了眯眸子。

    也没有将这些放到心上。

    直到……

    第三天夜晚。

    慕容夜索幸是直接祭出了她拿手的烤全羊。

    巨大的支架上、一直肥硕的羚羊正在被点点翻滚、炙烤、露出那娇嫩诱人的芬芳。

    当然、前两日剩下的一些羊肉与骨头、慕容夜也没浪费、和着土豆、白菜、直接来了盆土豆炖肉。

    那味道、更是令无数丫鬟神往。

    做完一切、慕容夜这才起身拍了拍手、笑容满面地看向众人。

    突然、她秀眉微皱。

    人群中……她却看到邪九突然一改往日没心没肺的活泼阳光、贼眉鼠眼地扫向众人、然后……下一刻、面前的桌子、便已被一扫而空。

    而后、就见邪九佯装肚子不适、退了出去。

    好小子!竟敢和她玩这一手?

    慕容夜深眸微眯、毫不犹豫地一个闪身追了上去。

    这家伙、连逃走用的还是自己所教的身法。

    慕容夜此刻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般难受。

    哼、她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