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点东西、本王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是吗?”

    ……

    此刻、看着餐桌上那白玉盈盈、一枝独秀的大米饭、君莫邪嘴角不住地抽搐、再次忆起与那女人的对话、他甚至有一种生生将她揉碎的想法。

    他原以为、这个女人不过是存了存粮、谁曾想、她竟然洗劫了王府膳房……

    除了大量米面她只带去少许外、其他的、这女人倒是绝得连一个菜叶子都没给他剩下。

    “咳咳……”

    “咳咳……”

    邪一干咳一声、看着王爷那愈加阴沉的眸子、他只能一个劲儿地忍着笑意,目光看向邪九。

    邪一尚且憋得这般难受、更遑论邪九了。

    他亦是连声干咳、掩饰着自己眼中的笑意。

    十几年了。

    邪九扪心自问跟着王爷这么多年、他家傲然凛人的王爷还从未在任何人手里吃过瘪。

    直到、遇见他们家王妃。

    他们现、他们曾不败战神的王爷、竟也显得力不从心了。

    “怎么、你们这么闲、看来……本王试炼场的强度、是时候加强了。”

    君莫邪淡漠的一句话、却是让邪九二人隐忍的笑容一滞、哭笑不得。

    “李管家、最快的采购时间需要多久?”

    无视一脸肚子疼的二人、君莫邪目光淡淡地瞥向了一旁的管家。

    “最快、也要明天早上。”

    李管家悠悠抚了把面颊、蓦而补充道。

    “当然、属下已下令进行小额采购、相必、今天晚膳之前、王爷应当可以……”

    应该是可以食上菜肴荤腥儿的。

    李管家缩了缩脑袋、心下补充道。

    “本王无碍、你先安置那两位侧妃吧。”

    君莫邪淡淡开口、他是怎么也不会苦了自己女人的、即便、她们只是他名分上的女人。

    一边说着、君莫邪毫不忌讳地抄起筷子、没有嫌弃地端起面前的大白米饭。

    “王爷金枝玉体、怎能这般对付……”李管家见王爷欲这般委屈自己、登时上前阻拦。

    “要不、我去王妃的紫竹苑先……”

    然而、他的话音未落、得到的便是君莫邪的一记冷眼。

    他君莫邪、

    还没有落魄到用女人接济的时候。

    想当年、兵匈奴、遭遇埋伏、命悬一线的时候,连草根他们都挖过,那时候、何来这等上等米粮?

    “你们俩、要一起来吗?”

    看了看银质锦盆中盛开的白莲、君莫邪回眸、冷眼瞥了眼邪九二人。

    “我、不、不、属下还不饿、不饿……”闻言、邪一邪九连忙挥手。逃也似的仓皇而去。

    ……

    出了正轩阁。

    “九、方才我还听闻你肚子打仗呢。”出了门、邪一立即一脸阴笑道。

    “一哥、别以为我没听到你唱的曲儿、咱都一样、谁也不说谁了。”邪九回道。

    说到底、谁也不想留下陪着他们的冷面王爷啃白米饭。

    “走吧……”邪九开口、兀自抬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你、你去哪里?”邪一目瞪口呆、那个方向、赫然正是紫竹苑。

    “我去找我蝶儿妹妹继续切磋进步啊。”邪九朗朗一笑、不疑有他道。

    “你真无耻!”邪一由衷道、脚步倒是很诚实地跟了上来。

    “你跟着我干啥?”邪九大叫。

    “保护你啊!”邪一正气凛然道。

    “……”邪九一脸黑线。

    正轩阁中,听了他们的话的君莫邪却是手掌一顿、差点被噎着。

    这俩吃里扒外的家伙、为了一顿饭、竟然就抛弃了他们主子!

    ……

    是夜、邪王府依旧高贵奢华、灯火通明。

    这其中、尤属慕容夜的紫竹苑格外热闹。

    “姐姐、这是什么?”

    紫竹苑内、莺歌燕舞、觥筹交错。

    今夜、没有高低贵贱、亦没有主仆之间。所有人、围着一张张圆木桌、开始欢快地唱歌跳舞。

    今夜犹属蝶儿最欢乐。

    可当姐姐递过来一只铁签、铁签之上、似乎还粘连着肉、虽分不清那究竟是什么柔、但是……光从那气味儿来看、便以不凡。

    尤其是……慕容夜手上这寥寥的几串、刹那间成为众人焦点。

    “这是羊肉串、蝶儿、你试试。”

    慕容夜无视众人弯了弯唇角,细心地帮她剔去铁签、吹了吹。

    “唔……好、好、好粢……”

    蝶儿眼眸一亮、瞬间激动地语无伦次了。

    “好、那你等着、姐姐再给你烤来一些。”见她喜欢、慕容夜也甚是高兴、她记得、前一世、蝶儿亦如这般酷爱新疆美食、以至于她甚至特地去了新疆。找大师学了三年。

    只可惜……等她学成归来、她的蝶儿还是没有尝到她的手艺。

    想到这里、慕容夜原本欣喜的眸底不禁暗了暗。

    小千若有所思地闪了闪眸子、扬了扬唇、爽朗不羁的声音顿时响彻全场。

    “王妃可不能这般厚此薄彼、小千也要……”小千似故意挑事儿道。

    “好……在场的、每人五串!”慕容夜笑容悄然氲开、背着众人的身子,大气地扬了扬手。

    “不要、小千要五十串!”小千继续道。

    五十?

    慕容夜一个趔趄、震惊回眸。

    “嘻嘻、不多不多、小丫就要二十就好了。”

    不多?看着凑热闹的小丫,慕容夜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翠屏也要二十呢……”

    ……

    “嗯、作为一个男人、少说也得千百串吧。”邪一冷不丁地幽幽开口。

    这下慕容夜彻底僵了面颊。

    这些人、是要累死她的节奏啊。

    “一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贪心啊!”邪一身边、邪九微微挑眉、似有些打抱不平道。

    “不过……”邪九转眸、看着慕容蝶手中另外的半串、眸眼微扬、一个闪身、猛地从蝶儿手中夺了过来,毫不犹豫地直接下口。临了……还不忘陶醉地眯了眯眼睛道。

    “嗯、香甜可口……酥碎劲道、好……”

    邪九由衷赞叹着、蓦而大手一扬、“好的、王妃小姐姐、照这个样子,给我们上一千串!”邪九得意开怀道。

    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蝶儿娇羞内敛的表情。

    真是的!

    小九哥怎么可以抢了她……剩下的……呢

    那上面……隐约还可见自己的唇印啊。

    他竟然还夸什么香甜可口。

    这、这算不算间接性接吻呢?

    诶呀……慕容蝶掩面而逃、这一刻、简直想找一个地缝藏进去。

    ……

    “一千串?”

    “你信不信我先把你烤成人肉串?”

    慕容夜黑着眸子瞥了邪九一眼、手掌一拍、一抹黑影快朝着邪九飞去。

    邪九躲避不及、正中靶心、众人大笑、这才现、慕容夜砸向邪九的只是一只鸡腿。

    “嘿嘿……”邪九来者不拒、欢欢喜喜地抱起鸡腿,还不忘向慕容夜委屈的小眼神儿。

    “王妃小姐姐、这个我先垫吧垫吧、”

    见此、慕容夜一腔怒火算是着实难以泄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