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爷”

    王府中心花园的池塘边儿、云落溪一副刚从水中捞出的样子、拉着君莫邪外衫一角、哭哭啼啼道。

    慕容夜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敢当着王爷面儿给她难堪、哼!

    云落溪心下愠怒、但也因王爷对自己陡然转变的态度不禁喜悦了起来。

    谁知、她刚一拉住君莫邪、后者冷面微凛、悄无声息地避开了她。

    “扶溪妃回去。”君莫邪蹙了蹙眉、淡眼瞥了眼汇云落溪身边的众人、神色一片清冷。

    云落溪略有不甘地含情点点地望着君莫邪、王爷话里的关怀、她还是能感觉到。

    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

    “明馨告退!”东方明馨细心地唤人拿来外袍、给云落溪换上、此来、君莫邪原本的外衣便到了她手上。

    待云落溪依依不舍离开、她才上前,一面向君莫邪行礼、一面伸手,将湿漉漉的外袍递给了君莫邪。

    出手的瞬间、似乎觉得不好、双手微收、淡音柔起道。

    “锦袍已损、不如由明馨洗涤、他日再送归王爷可好?”

    东方明馨莞尔嫣然、尽显大家风范。

    “不必了、烧掉吧。”

    君莫邪淡淡地看着东方明馨的衣袍、漠然开口道。

    那一刻、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样子、着实让他心生疼惜。

    可、只要一想到她对自己有所隐瞒、他原本柔和的心再次变得坚硬无比。

    他的衣服、从来不会交托给任何一个女子手中、除了她……

    君莫邪星眸暗了暗。

    “烧掉的话、不如……留给臣妾……吧。”

    东方明馨抬头、轻轻抚摸着那金丝柔线的青罗锦袍、喃喃轻语、呆呆地望着那早已离开的俊朗背影、美眸之上悄然涌上一抹酸涩。

    论背景、她比不上云落溪那般娇娇之女。论气魄、她不如慕容夜那般豪迈不羁。

    可、她就是不甘心。

    明明她只是父亲的棋子、可在这一刻,她更希望自己是他的妻子、是他柔情拥怀的妻子。

    ……

    “站住!”

    君莫邪刚行不久、灵敏的耳朵便听到远处而来的“吱吱呀呀”。

    眺眸一望、这才发现为首的竟然是慕容夜。

    此际、她正俏脸微红地指挥着众人做着什么。

    再一看、君莫邪面上的冰寒线条不禁僵了僵。

    远远的、就见慕容夜指挥着七八辆小木车、浩浩荡荡而来。

    随着他一声冷喝、慕容夜宛如一副恍然惊醒的模样、看着是君莫邪、她明显一愣、紧接着就是一副要逃不逃的纠结模样。

    那双委屈可怜的眸子却是一个劲儿地在小木车上来回留恋。

    “怎么、本王说的、王妃莫不是没听清?”

    君莫邪兀自扬了扬唇角、清寒的眸底似笑非笑地盯着慕容夜。

    这个女人、妄图趁着自己命令没下之际、大肆存粮。

    可惜、除非她承认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否则、他可不打算收回王命。

    “啊、听、听清了……”

    听着君莫邪话中直言不讳的威严、慕容夜一个跃起、几乎是拉着小千二人仓皇而去。临走时、还不忘回头望了眼……那小木车。

    看着这一幕、君莫邪暗自摇头、嘴角不由得勾了勾。

    蓦而、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悉数冷寒一片。

    “从今以后、王府膳房屏蔽紫竹苑的一切用度。”

    君莫邪看着被慕容夜独自撇下的主膳淡漠开口。

    只留那主膳一脸蒙圈。

    “王、王爷……王爷此话何意?”主膳的那人有些张口结舌,心里那种隐约泛起的不好预兆,让他不禁装着胆子质问起了君莫邪。

    君莫邪挑眉不语。

    “意思是说、从今以后、要给王妃断粮绝炊、不允许膳房有些许的接济、明白吗?”旁边、邪九无奈开口、顺便感叹着这主膳的智商。

    “什么?”主膳一脸惊惑。

    蓦然、他猛地一拍大腿、大叫一声不好。

    君莫邪微微挑眉、脑海中尽是先前她离去时的回眸一笑。

    他总感觉、颇有深意。

    果然、片刻之后。

    “你、说、什、么!”

    听完主膳的一番话、君莫邪的脸简直黑的和锅盔有得一拼。

    “他们走的哪条路?”

    他冷声喝问。

    “绕得是最远的……”主膳心头大汗道。

    ……

    可、等君莫邪带着邪九赶到的时候、慕容夜早已半依着门檐、笑意盈盈地望着二人。

    “王妃小姐姐、你居然耍赖!”

    邪九率先开口道。

    “兵不厌诈、彼此彼此。”

    慕容夜俏然一笑、轻灵的眸子却是似笑非笑地望着君莫邪。

    你既可玩弄是非、我为何不可计谋算计?

    “那点东西、本王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君莫邪纵行天下、没想到竟然再次栽在这女人手上。

    偏偏他此刻还必须保持着绝对的大度。

    “是吗?那王爷为何莅临贫女寒舍?”慕容夜撇嘴、显然不信。

    “本王只是来通知你、十日之后、是父皇的五十大寿、本王虽对你不喜、但皇宫家宴、届时还会有他国使臣、希望你好生准备、别丢了本王的脸。”

    君莫邪别开眸子、冷冷道。

    “哦、就这?还有事儿吗?”

    慕容夜点头淡笑。

    君莫邪摇头、眉角微蹙、刚欲想说什么。

    就听“呯!”地一声。

    门、瞬间被人紧闭了。

    谁能想到、名震天下的邪王、就这样被人搁置门外。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邪九心中默默念、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只留下君莫邪愈加浓郁铁青的面庞……

    ……

    “姐姐……你这样待王爷、不好吧……”

    蝶儿听见邪九的声音连忙追了出来、刚好看见姐姐将王爷关在门外的一幕。不由得瞪大的眸子、微微怯懦道。

    “姐姐、出嫁从夫……这可是女戒里面……”

    “傻丫头、”蝶儿话音未落、慕容夜伸手、一把搂着她、一边玩弄着她耳鬓的碎发。

    “什么女戒……再过千百年、到时候你这女戒、怕是要改为男戒了?”慕容夜神秘一笑、想起新时代的三从四德、不由得微微勾了勾唇。

    “姐姐、你又在胡说了。”蝶儿一头雾水。

    “哈哈……”慕容夜也不解释、拉着慕容蝶立刻转移着话题道。

    “蝶儿、你昨夜回府、娘亲可还安好?”

    “你还说呢!你怎能突然将我打昏、你不知道、深夜突然回府、你不知道娘亲有多么担心你啊。”蝶儿果然被引开、一边说着、美眸之中还有了雾气。

    她一大早赶回来、就是为了确定姐姐的安危。

    谁知竟然得知姐姐被王爷断粮绝炊的噩耗。

    诶……

    错觉吗?

    她怎么觉得她现在这个姐姐、简直变成了一个惹祸精了。

    “蝶儿乖、不哭啊。”蝶儿落泪、慕容夜彻底手足无措了。一边安抚着她、一边道,“你看、你姐姐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别哭了……你姐姐可是被断粮绝炊了诶、照这样、咱姐妹是不是该抱团哭一个?”

    慕容夜冲着慕容蝶眨了眨眼,那促狭的模样,再次将蝶儿逗乐了。

    “那、那咱们以后怎么办……”蝶儿自然不会和姐姐生气、可一想起王爷对姐姐的惩罚,她不禁有些忧心。

    “别怕、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了……咱们不有的是存粮嘛。”

    慕容夜捏了捏慕容蝶的小脸、素手一挥、大气道。

    “为了和君莫邪这场仗打下去、我决定了、先鼓舞士气、摆他三天筵席!晚上开个art!”慕容夜神秘笑道。

    “怕踢?怕谁踢?”慕容蝶神色呆了呆。

    “傻丫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慕容夜宠溺揉了揉她小脑袋,心下却是轻声冷喝。

    君莫邪、你想让我失魂落魄、我就偏偏笑给你看!

    心下冷喝、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究竟在生什么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