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真以为本王不敢动你?!”

    君莫邪猛地皱眉、素手凛动、快若闪电般掐住了面前女人的大动脉、冷冷威胁道。

    这个女人、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这般嚣张!

    言里话外、尽是都在指责他处事不公。

    “王爷敢不敢动我、我自然不知道。”

    “但我知道、王爷若再无行动、你的心肝小宝贝、怕是要彻底与你阴阳相隔了。”

    抬头、无视君莫邪生生威胁着自己的命脉、慕容夜凉凉地看了他一眼、素唇淡潋、柳眉微挑、带着一副无形的淡然与霸道、悠悠哉哉道。

    闻言、君莫邪一滞、渊眸冷瞥、瞧了眼池塘中胡乱扑腾的云落溪。

    眸底一沉、低沉的嗓音压抑着浓浓的怒意。

    “邪九!”

    ……

    “王爷……”

    半晌、响起邪九慵懒散漫的低喃。

    我可以拒绝吗?

    邪九自然不愿、就连他都能看出来、是那个女人刻意栽赃王妃小姐姐、王爷不可能看不透。只是、为何王爷竟反帮着那女人。

    他不明白。

    再说了、慕容夜交身法、指点他训练、怎么说也算半个师傅了……

    邪九心中暗自诽谤着。

    邪王卫中、敢这般无视君莫邪指令的、除了邪九、估计也没谁了。

    “邪九!”

    君莫邪回头、神色阴郁的几乎可以拧出水来。

    什么时候、他连自己的人都使唤不了了?

    是不是再过一些时日、连他这个王爷也要沦为某女的狱中囚徒了?

    “是。”

    邪九只得领命、神色哀怨地瞅了眼慕容夜、那神色仿佛在说、无能为力……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待邪九“噗通”一声下水、君莫邪依旧没有放开慕容夜的意思、修长指尖因用力微微有些苍白、但握着慕容夜的那只手却始终没有用半分力道。

    “爱你啊”

    闻言、慕容夜娇然一笑、毫不隐晦地抛给君莫邪一个媚眼。

    “刚才你那心肝小宝贝不是还说我对你一往情深呢、怎么、王爷莫不是老年痴呆、这么快、就忘记了?”

    慕容夜继续不知死活调侃着。

    “你若老实交代、本王可以对你从宽处理。”

    君莫邪阴寒的眉眸黑了黑。

    这时、落水的云落溪再次被救助上岸。

    她刚一上来、立即一个箭步扑上了君莫邪,湿漉漉的双手正好死死地抓着君莫邪遏制住慕容夜的那只大手。

    俏颜惨白、吓得花容失色道。

    “王爷、王爷……你看到了、就是她、她是故意的!”

    云落溪愤恨地盯着慕容夜,一副恨不得将后者吞了一般。

    “王爷你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

    云落溪几乎是捏着嗓子哀嚎着。

    她这么一打扰、君莫邪原本限制着慕容夜的手顿时失去了力量,慕容夜一扭头,彻底从魔爪中解脱出来、半晃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云落溪、似假似真的威胁道。

    “怎么、还不长记性?难道……还想下去游个泳?”

    慕容夜淡淡嗤笑道。

    闻言、云落溪一溜烟躲在君莫邪身后、声音娇弱得令人怜惜。

    “王爷、你看、王妃她……她、威胁臣妾、臣妾好怕啊……”

    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朝着君莫邪怀中蹭着。

    谁知、君莫邪猛地一闪、导致云落溪差点摔倒。

    “你当真不打算坦白?”君莫邪一双如鹰般眸子犀利万分地盯着慕容夜。

    “坦白什么?我对你爱意吗?”慕容夜勾唇莞尔。

    “不行啦、太肉麻了……臣妾做不到哇”慕容夜故作捏嗓子道。

    “喏、你还是找你这心肝小宝贝吧、我就不陪你玩了。”

    慕容夜淡淡笑颜、一边扫了眼一旁的有些丧气的云落溪,心情大好地带着小千等人撤退。

    只留君莫邪那一双幽深寂冷的眸子明灭闪寂地目送着她……

    ……

    “小丫、小千……膳房在哪里?”刚闪过君莫邪一干人、慕容夜立即拉来二人、絮絮低语道。

    “王妃、你问这个干什么?”小丫疑惑、他们可是要被王爷断粮绝炊的人、膳房似乎和她们再也没什么关系了吧。

    “诶呀、你这个实心眼儿的傻丫头。”慕容夜没好气地拍了拍小丫的脑袋。

    君莫邪的确要断她粮炊。

    只是……现在王命不是还没下吗?

    嘿嘿、慕容夜暗自坏笑、拍了拍小丫、“别废话、带路”。

    一旁的小丫似乎早已预料到慕容夜的举动,早就一旁笑得不可乐支了。

    ……

    膳房、

    “奴才参见王妃、王妃千岁千……”膳房众人惊见王妃驾到、一众受宠若惊地行礼。

    “停!”慕容夜直接伸手打断众人、简单粗暴道,“有什么吃的、全部给我麻溜端上来!”

    那感觉、那模样、像极了一个天降横财的乞丐,喜啧啧跑到青楼、大手一挥、“把你们这里所有的姑娘都给老子招呼出来!”

    “王、王妃……现在还不到午膳时间……所以、都还没做熟”。为首膳房的膳师见王妃如此威严赫赫的气势,有些惊惧道。

    这样啊、慕容夜暗自思索。

    “哦、那也没关系……全部搬走!”她轻轻一笑、毫不介意地看向面前主事的膳师、“你们这里有小推车吗?”

    “有、有……”膳师不明所以、只能老实交代。

    “好、有多少、都给我运过来、还有你们这些人、全部停下手头的活、把车都给我推来!”慕容夜娇声一喝。

    片刻之后、膳房中人早已空空如也。

    不一会儿、一辆辆双轮的小木车被人从库房里推了出来。

    “很好、”见此、慕容夜心满意足地眯了眯眼。

    “小千、你去监督他们、将所有的蔬菜、瓜果、肉、尤其是肉……全部给我搬上车。”

    慕容夜邪邪一笑,舔了舔唇角。看向小千、暗自低语道。

    “记住……我说的这些、一分一毫也不许留下、明白吗?”慕容夜挑了挑眉、郑重万分道。

    小千点头、眸眼含着点点宠溺、一边指挥着众人。

    慕容夜则是指挥着众人搬一些米和面。

    不一会儿……

    浩浩荡荡的大队立即完工。

    慕容夜心满意足地望着这一切。

    素手微抬、指着先前和她说话的膳师、“你带着这波人、等会儿跟我走……”

    “至于你、”慕容夜另一手指着膳师旁另一位膳师、“等下你带着剩下的一波人将我要的东西送至紫竹苑。记住……一定要绕最远的路、务必在一炷香内赶到、明白吗?”慕容夜循序善诱道。

    “为、为什么?这、这是要打仗吗?”那名膳师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一下子有些懵。

    “你傻了啊、王妃怎会胡乱行事儿、必然是受到了咱王爷的亲示、你要好好表现、明白吗!”先前的主膳立刻训斥其那名膳师。

    “对、好好表现、王爷说不定清颜大悦、就放你们长假了呢”。慕容夜一脸认真地点头。

    主膳闻言、一脸激动。

    当然、不久之后、她才知道慕容夜口中的“长假”究竟是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