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路随着凤姑牵引,慕容夜绕过重重人群,终于来到百花宴的会场。

    纵然是她,也不觉眼前一亮。

    三年一度的百花宴,果然名不虚传。

    会场被称作百花宫。

    看上去足足有半个足球场般大。

    会场分为上下两层,下面人群宛如阶梯教室那般依字高低排列,充分地做到了视线尽显。

    总共分为四个片区,每个片区都留出一道慧民利民的通道。

    单单下层,似乎就能容纳千八百人,

    并且,除过一个片区是开给寻常百姓的,剩下的三个,都是容纳门阀世家的。

    至于上层,整个会场以聚拢式收缩,宛如鸟巢一般。

    在顶部形成一个约五六百平方的弧形,朱红栏杆,明皇轻幔,好不奢华。

    显然,能坐在那里面的人,地位一定不低。

    纵然不是什么皇亲贵族,也必是什么开国伟将。

    凤姑刚带着慕容夜到琉璃阁的位置。

    慕容夜便感觉几道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徘徊不定。

    回首,慕容夜朝着一个方向看去,恰好看到玫瑰灵娇唇微抿,美眸愤恨的模样。

    四目相对,慕容夜轻轻莞尔,对于前者的恶意置之不理。

    视线微动,一眼便看到不远处的玲珑醉。

    与玫瑰灵的视线不同,她神色柔和温煦,看到自己看过来,朝着自己微微点头,便悄无声息地移开了目光。

    只是那眸底深处的疑惑与探寻,被慕容夜尽数捕捉。

    突然,慕容夜只感觉脊背发凉。

    举目四望,果然在一个方向看到先前遇到的那一行人。

    那名小姐的笑容清淡温和,隐约间有些看好戏的感觉。

    至于那名丫鬟和老奴,看向自己的神色阴寒凛冽。

    尤其是后者,眸彩深处,悄然流动的是一种自己十分熟悉的感觉。

    颔首低眸,慕容夜心底冷笑。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她堂堂杀手界的一姐,有一天竟然也会被别人盯上。

    这倒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心思转念间,百花宴正式开始。

    一阵鞭炮齐鸣之后,一道灰衣女子施然出现。

    慕容夜敏锐感觉到,当那灰衣女子出现的瞬间,身边的凤姑身形一怔,下意识挺直了脊梁。

    隐约间还有几分热烈与期待的样子。

    慕容夜心下疑惑。

    随目远去,看到的便是一位空灵清秀的美妇人。

    她看上去与凤姑差不大多,只是,比沧桑尽染的凤姑看上去更加纤华俏丽。

    空灵,出尘。

    宛如空降人世的精灵。

    雍容大方,遗世独立。

    她叫玉珍珠,主持过多届百花宴。

    果然,她一出现,原本略有些喧闹的会场彻底安静了下来。

    嗯?

    正在这时,慕容夜下意识抬头,空灵清透的眸光却是瞥向头顶之上那华慢铺秀的豪华会场。

    错觉吗?

    刚才那一瞬间,她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一道冰寒目光注视。

    那一刻,她恍坠冰窖。

    那里都是富丽华贵之人。

    慕容夜确信,她自从穿越而来,还没招惹任何人啊,应该不存在什么寻仇的吧。

    当然,君莫邪那档子事儿,早被她彻底抛在了脑后。

    百花宫特殊华间,君莫邪捏着玉杯的指尖微微一动。看着目光神幽疑惑的那一道妙眸,冷唇微抿。

    好敏锐的洞察力。

    倒是有些机敏,还特地丑化了自己。

    君莫邪暗自冷笑。

    只可惜,人的外在容貌再怎么变化。

    那一双桀骜猖獗的眸子,他是不会认错的。

    巧的是,他刚发现她。

    她便能顺着自己的视线,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

    这份追踪与探寻的洞察力。

    恐怕纵然是自己的一干邪卫也难以做到。

    神情淡漠地收回视线,君莫邪暗自勾唇。

    如此,事情倒也有趣。

    “诶?莫邪,你看、你看、本公子是不是风采依旧啊,纵然这华丽布幔都难以阻挡本公子光彩照人的神光。”

    相对于君莫邪的淡漠平静,一旁的慕流川也是发现了慕容夜的一抹鸿彩。

    只是,轻纱布幔隐约间只能看到慕容夜那一眸光彩。

    等慕流川想要追寻佳人妙影之时。

    慕容夜早已收回了视线。

    慕流川彻底扑了空。

    神色不免有些懊恼。

    君莫邪抿唇淡笑,淡漠自酌的模样好似他就是来饮茶的。

    “我说莫邪,我约你来百花宴,是想给你这千年老和尚缔造一段旷世良缘。”

    “你倒好,一屁股做下去,自酌自饮。难道这众多大家闺秀女子,都入不得你君大少的眼吗?”

    见君莫邪一直淡然抿茶,慕流川便又忍不住絮叨起来。

    峰眉微挑,勾了勾纤薄的唇角,君莫邪刚欲答话。

    便听下面,那玉珍珠用清透宏亮的声音道。

    “首先是上届魁首之座孔雀楼为此行百花献上的彩头。”

    玉珍珠语气顿了顿,神色间少有地出现了几分炙热。

    “被称为神之灵药的至尊石!”

    “传闻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宝石在手,长生永伴的、至尊石!”

    玉珍珠暗自惊叹,而后由衷感慨道。

    “不愧是昔日百花之首的孔雀楼,今年的彩头,果然是异常惊艳啊”

    “呯!”

    君莫邪手中的玉杯尽数化作齑粉。

    目光冷幽。

    透过重重清纱。

    看向那琼珑机匣包裹着的至尊石,心中暗道。

    “是啊果然惊艳。”

    “相必这站在孔雀楼身后之人定然更加惊艳吧。”

    君莫邪冷唇紧抿。

    冰寒深幽的眸子闪烁不断。

    没人猜的透他在想什么。

    见此,慕流川明智地寻至一角,无限度削弱着自己的存在感。

    这个时候去打扰君莫邪,无疑于自掘坟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