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爷……呜呜……我与明馨姐姐游园赏花、不料王妃姐姐突然出现、拿出一些黑乎乎的奇怪药丸、臣妾不吃、她和她身边的丫鬟就开始逼迫臣妾……臣妾……臣妾被逼落水……求王爷替臣妾做主啊……”

    云落溪一个箭步、扑在了君莫邪面前、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这也行?

    慕容夜一脸黑线、抹了把面角的水渍、无言地翻着白眼。

    早知道这女人憋着坏、她闲疯了才去救她呢!

    君莫邪微微侧了侧身子、寒眸轻轻扫过云落溪、就落在了慕容夜那湿漉漉的模样上。

    慕容夜依旧一身白衣素锦、纤华无双。

    此际却是浑身湿透、粘糊糊的衣服紧紧贴着她优美的弧线、令人遐想万分。

    三千青丝也因湿水、粘黏在那娇俏的脸蛋儿上、隐约间还夹杂着及抹绿藻、一阵风吹来、她的身体也微微颤了颤。

    清澈明媚的眸子却是平淡地望向自己。

    “王爷臣、臣妾好冷……”

    秋风轻拂、云落溪不自觉嘴角打颤、哆嗦道。

    当然、云落溪原本只是打算在王爷面前表现一下女子的娇柔。

    不料……她话音未落、就见王爷抬了抬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披风上的绳结、轻轻一拽、宽大的锦绣袍子便到了其手里。

    不、不会吧?

    云落溪心中砰砰直跳。

    然而、下一刻……她失望了。

    因为、王爷的眼中、自始至终看到都是慕容夜那个贱人、就连脚步……也在向她移动。

    云落溪泄气了。

    就连一边冷眼旁观的东方明馨神色都闪烁了起来。

    名震天下的邪王、莫不是真爱上了这个庶出的小丫头。

    “唰!”

    众目睽睽之下。

    君莫邪豪气一挥、宽厚的披风就这般被他铺展开来。

    风中飘扬着淡淡暖阳的味道。

    然后、下一刻。

    “小心点儿……你若受凉、本王会心疼的。”

    “谢、谢谢王爷……”

    娇眸呆滞、云落溪震惊地望着面前瞬间放大几十倍的绝色俊颜、听着他柔切清澈的声音、感受他身上淡淡的男儿烈气、她娇羞一笑、娇俏的面庞顿时飞上几朵红霞。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云落溪受宠若惊地想。

    原本她失魂落魄地以为王爷又要心疼慕容夜那庶出的女人了。

    却没想到、他一个转身、竟然关怀起了自己。

    看来、王爷对自己,也并非无情嘛、她就不信她还争不过一个庶出贱婢!

    见此一幕。

    慕容夜微微挑眉清澈的眸子却是微不可见地沉了沉。

    切、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

    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

    有什么值得嘚瑟的?

    不过落水罢了、她慕容夜又不是泥捏的、曾经的刀锋血雨都经历了、她还不信能毁在这小小的池塘中。

    “啊啾!”

    谁知下一刻、她就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喷嚏。

    ……

    这下轮到她尴尬了。

    “王妃、快点披上。”小千立刻解下自己衣袍、细心递了上来,怜惜道。

    “诶呀、没事儿没事儿……一想二骂三感冒、我这身子骨、还是受得了的。”

    慕容夜摆了摆手、小千虽看似魁梧、但也终为女子。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慕容夜执拗、小千只好神色闪烁地收回了衣袍、一双淡漠眸子却是阴骘万分地瞥了眼那得了便宜犹卖乖的云落溪。

    “啊、姐姐莫不是感染了风寒?”

    云落溪突然咋呼道。

    “臣妾听闻、西街的柳大士、就是先感染了风寒、最后直接瘫痪了……”云落溪越说越小声、躲在君莫邪身后的一双娇眸却是愈发得意。

    这个女人、是故意咒自己的吗?

    “王妃、溪妃的事儿、本王需要你给个解释。”

    君莫邪几番张口。

    握在腰间的大手微微抬了抬。

    最后脱口而出的、却是冷冷的质问。

    解释?

    解释你妹啊!

    你自己又不瞎!

    慕容夜顿时怒火三丈。

    可、对上君莫邪那冷漠疏离的眸子、慕容夜心突然一慌。

    为什么、

    他看自己的眸子如此陌生?

    “依王爷您看呢?”

    素唇微勾、慕容夜似笑非笑地看向君莫邪。

    她隐约能感觉这冰块似乎在生气。

    但……鬼才管他生不生气。

    她只知道她也是最生气、最委屈的那个人。

    “王妃恃宠而骄、欺凌本王爱妃、逼迫不得、推及下水、不知王妃可否承认?”

    见她将问题推向自己、君莫邪翘唇微勾、依旧冷冷道。

    承认?

    承认个毛线!

    这分明是红果果的栽赃!

    慕容夜原本的风轻云淡的眸子逐渐变得阴霾漫天。

    “所以呢?王爷打算如何惩罚我?休了我吗?”

    慕容夜阴阴一笑、勾唇肆意道。

    心、却在此刻悄无声息地抽了抽。

    休了你?

    做梦!

    君莫邪心中冷冷道。

    “爱妃、你觉得如何惩罚她比较好?”

    冷眸闪烁、君莫邪伸手、轻轻牵起云落溪纤白的玉手、轻轻呵护道。

    云落溪一滞、心中猛地咆哮、“休了她、当然休了她啊!”

    当然、休妻是需要有理由的。

    慕容夜这顶多算了擅妒、休、自然是休不了的。

    君莫邪不想直接回应他拒绝休妻的意念、于是便将问题抛给了云落溪。

    “一日夫妻百日恩、姐姐虽多般欺凌妹妹、但对王爷却是一往情深、休妻就算了……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小惩便可、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云落溪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暗地里却是笑弯了唇角。

    休妻这等大事、王爷也找自己商量、是不是说她的地位、早已超过了慕容夜那个贱婢?

    小惩?

    这能叫小惩?

    断粮绝炊、这对于无肉不欢的慕容夜来说,不就等于要了她的命吗!

    君莫邪、不待这么玩儿的,恩爱也不是这么秀的。

    我宁愿你休了我。

    大家进水不犯河水。

    ……

    慕容夜心下咆哮着。

    “爱妃果然甚得本王之心。”

    谁知君莫邪竟然不假思索地点头了。

    “王妃无德、逼迫本王一众爱妃、从今天起、断了她所有膳食、至于期限、看本王心情!”

    “不知王妃可有异议?”

    君莫邪扭头、淡漠地看向慕容夜。

    “王爷……”见王爷恍然变了一个人般让王妃受了委屈,小丫上前便欲说话、却被慕容夜一手拉了回来。

    “我接受!”

    就在君莫邪以为慕容夜要反唇相讥、撒泼打诨的时候、却见她微微耸肩、应了下来。

    “当然、不是现在。”慕容夜神秘一笑、露出璨然皓洁的一排牙齿。

    “什么意思?”君莫邪微愣、敏锐地暗叫不好。

    “姐姐我自然是敢作敢当!只可惜……没做、怎么当?!”慕容夜黯然叹息。

    似乎为了印照她那句叹息。

    下一刻。

    “噗通!”一声、云落溪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掉进了池塘里。

    这一次、却结结实实是慕容夜下的手。

    速度之快、连身旁最近的君莫邪都没反应过来。

    “啪啪!”

    慕容夜悠然自得地拍了拍手。

    “嗯、我想、这下姐姐我、应该可以虚心接受王爷对我的惩罚了。”

    慕容夜咧嘴一笑、不怕死地对上君莫邪那双愈发阴冷的眸子、笑语盈盈、挪移道。

    “欸、可惜了王爷那件锦绣良袍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