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驻颜丹?你确定不是瞬间封喉无色毒药品?”

    看着慕容夜笑语盈盈的样子、云落溪面色一沉、狐疑地瞅着慕容夜手中黑乎乎的药丸。

    这个女人、该不是听到自己咒骂她、想要直接动手灭口吧?

    云落溪暗自想着、慕容夜的手段、威名、自那日大婚之后,热潮便一直未退。

    当然、她既然这般忌惮慕容夜、却还是忍不住想找后者的麻烦。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有点想不通。

    “谢谢王妃姐姐厚爱……明馨福薄运浅、怕是不得王妃抬爱。”

    相对于云落溪的直言不讳、东方明馨倒是显得委婉多了。

    只是、那一双流眸看向看向慕容夜药丸的眼神却是格外嫌弃。

    “喂、你们怎么说话的?”

    “这可是王妃亲制的驻颜丹、此药良效、世间罕有。王妃特地与你们分享、你们别不知好歹!”

    许是和翠屏那丫头一块久了、小丫的性子也被带上了几分暴躁与咄咄逼人。

    见面前二人毫不给面子、小丫当即黑了俏面、愤慨道。

    “哪里来的野丫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云落溪本就一直在挑慕容夜的把柄,此际见慕容夜身边的小丫鬟如此无礼,她心头微喜、唇角不自觉弯了弯,嘲讽万分道。

    “来人啊、给我掌嘴!”

    云落溪笑眯眯地站至一旁。

    前几日、慕容夜当众折辱自己、掌锢自己贴身侍女。

    今日、倒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呢。

    云落溪心中愤愤地想。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王妃姐姐英明在外、今日一见、手底下的丫鬟却亦是容彩非凡呢。”

    一旁、东方明馨俏笑抿唇、素手轻轻捏着一本青花玉瓷般的杯子,情意满满地赞赏道。

    言外之意却亦是指责慕容夜管教无方。或者说、慕容夜本就如同这野蛮无礼的丫鬟一般……只懂打打杀杀。

    慕容夜神色微眯。唇角潋滟,眸彩飞扬,面上的笑容更加大了几分。

    “落溪妹妹端庄贤淑、为何动不动就要掌锢下人呢?”

    “妹妹高雅贤惠、相必不会与一般下人见识、是吧。”

    “再说了、这要真的几十掌拍下去、那般血肉横飞的模样,妹妹怕是看了也难受。”

    本着黑的说成白的、死地辨成活的的三寸不烂之舌。慕容夜笑着打哈哈、妄图将此事绕过。

    小丫毕竟还是太小、单纯、幼稚。希冀逞一时之快。和慕容夜这活了两世的老狐狸相比,自然是大白兔一枚。

    只是、既然是她慕容夜的人。

    嘿嘿、她可是很护犊子的。

    话音出口的瞬间、看着那二人隆定看戏般的神情,小丫暗道不好。

    她想给王妃出头、可……依她绵薄的实力、也只能逞逞嘴皮儿了、没想到一时的心直口快,缺给王妃姐姐造成了负担。

    小丫心中无限惭愧着、同时也对慕容夜的维护备感温暖。

    这就是她的小主呢。

    温暖、善良。没有架子,在她眼里,没有下人,众生平等,她待自己,更是犹如待亲妹妹一般。

    “姐姐有所不知、妹妹从小酷爱红色、所以……这点血腥、妹妹怕是还受得了。”

    云落溪勾了勾唇,好整以暇道。

    “姐姐就是太心善了……才会落到被一介贱婢欺凛的地步。”

    小丫的行为,看在云落溪的眼中,似乎就是其对慕容夜的藐视。

    “今日、妹妹就替姐姐好好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

    云落溪娇俏勾唇、余步袅袅,俏面微冷,说着就是一副欲要上前行凶的模样。

    慕容夜神色一滞。

    酷爱红色?

    可不嘛、云落溪的打扮一直以妖艳妩媚的红色著称。

    察觉到云落溪的动向、慕容夜二话没说,一个炫酷走位、直接挡在了其面前,一副笑语盈盈的模样。

    慕容夜觉得、她面部表情笑的几乎有点僵硬了。

    真是的、君莫邪娶的这哪是女人啊。

    一个是性情暴躁的母老虎,动不动就要行凶打人。

    一个是绵里藏刀的绝色高手、杀人于无形,毁人于无迹。

    ……

    “啊!”

    慕容夜以身抵挡着云落溪。

    就在她在考虑是不是要出手、武力镇压面前的疯女人时。却听云落溪一声尖叫、继而“噗通”一声掉进了身旁幽深的池塘中。

    怎么回事儿?

    慕容夜一脸懵逼。

    她的手还没碰到对方呢、云落溪怎么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飞”了出去?

    难道上天听到了她的呼唤?

    “不好、快救人!落溪不会游泳!”

    云落溪落水、东方明馨率先站起、手足无措地惊慌道,许是因为急切、面颊之上竟多了几分红晕。

    “救、噗……救、救命……”

    似乎为了响应东方明馨的结论、池塘中、那一抹红衣翩然的娇然女子惊慌挣扎、模样甚是令人怜惜。

    “噗通!”

    慕容夜一个纵身、跃入水中、身体宛如灵鱼般潜入水中,几个呼吸间来到了云落溪背后,一手捞起她。一手不忘抹了把面上的水痕、这才托着云落溪上岸。

    “呼……云落溪、你该减肥了……一个女孩家家的、咋能这么重呢……”

    上了岸、慕容夜一边拧巴着湿润的长发、一边拍打着身上湿重的衣服,口中还不忘道。

    “喏、现在……咱们算扯平了。”

    虽然她至今还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落水的。但、再怎么说,她也算救了她吧。小丫的事情,应该可以翻片了。

    “喂、傻了?”

    自顾自说了半天、察觉到云落溪有些呆滞迷惘……以及眼神中浓浓的失落、慕容夜疑惑了。伸手在前者面前挥了挥。

    不会吧、就溺了个水、又不是脑子彻底进水了啊。

    慕容夜暗自想着。

    谁知、云落溪只是万分愤懑地盯着自己。

    那模样像是在说、你才胖呢!丰满懂不懂啊!

    当然、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下一刻、她猛地起身、扑向了慕容夜身后。

    一副娇颜欲泣、一副楚楚可怜。

    “王爷、求王爷替臣妾做主啊……”

    虾米?

    云落溪开口的瞬间、慕容夜就傻了。

    王爷?

    慕容夜发射性回头。

    一袭醉蓝色锦袍、一头银发狂澜。那般绝傲俊逸的眸眼、那般宇内芳华的凛然、不是君莫邪又是谁?

    妈的!被算计了!

    慕容夜心中暗骂、

    怪不得云落溪无缘无故落水。

    怪不得东方明馨一副绯红娇羞的模样。

    怪不得云落溪一副愤恨地望着自己,合着自己破坏了人家心中英雄救美的美梦……

    都是套路!

    慕容夜暗自咒骂。

    同时、心下更多的却是微讶。

    自己背对着君莫邪、看不到他也属正常,可……自己的感知觉早已能清晰洞察百米之内的一切花草芬芳、甚至连一只蜕壳的秋蝉都能察觉到,没道理感觉不到一个大活人的靠近啊。

    唯一只能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

    君莫邪、强她太多、太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