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秋夜风凉、枫叶攒动、一抹人影、绕过树梢“嗖”得一声出现在那若影若显的灯光中

    “说”

    单手负后、君莫邪一手紧握、神略有不安。

    “属下跟着过去、发现发现”

    邪一神亦变得复杂起来、默默盯着王爷那冷傲绝然的背影。

    “属下发现了王妃。”

    踌躇许久、邪一老实交代道。

    错觉吗?

    邪一疑惑、话音出口的瞬间、他怎么觉得王爷的身影竟愈发变得孤寂哀漠呢?

    都是王妃惹的祸!

    邪一愤恨想着。

    他从未见王爷有对谁这般上心过、可唯独那个女人、一身是谜、铁石心肠。

    为了达到自己不为人知的目的,竟不惜以自己为饵、诱王爷出府、私底下却派人潜入正轩阁搜寻着什么东西。

    若不是他刚亲耳听见那疑似黑衣之人的絮絮低语、或许他至今还被那女人桀骜不羁的洒脱性格所钦佩呢。

    “查、”

    调查慕容夜

    淡漠轻开的一个字、没人会明白君莫邪此刻颓然哀凉的心境。

    他一直以为她是特别的存在。

    她傲慢无礼、却比任何人都要善良纯真。

    她桀骜不驯、心思却是无比细腻。

    静若柔水、动似流火。

    时而刁蛮撒泼、油嘴滑舌。

    时而清寒冷漠、漠然旁观、看清一切世俗繁华、她,比任何人都要会隐藏。

    比任何人都渴望安定。

    也比任何人都要冷血无情!

    “那个丫鬟、查到了什么?”

    君莫邪暗自握紧了拳头、继续问道。

    “回王爷、没有异样。”邪一回道。

    没有?

    君莫邪蹙眉、心中多了几分讶异。

    “继续查!”

    他不相信那个丫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角。

    夜如水

    沧源皇城此刻一片死寂、所有人仍旧沉浸在睡梦之中。

    “公子玲珑亦不想伤及无辜、玲珑只是想替公子扳倒君莫邪。”

    一处拐角、陡然响起女子凄弱娇音。

    “多事!”

    “你既决定留下、最好小心行事、沾惹血腥、只会让你更快地暴露自己。”

    女子话音刚落、便响起一道凛然的男音。

    许是觉得语气太重。男人又重新补道。

    “秋夜风凉回去吧。”

    “只是今夜之事、我不想有第二次。”

    “你做什么我可以不过问、但是她、我不允许你做任何可能威胁到她的事、明白吗!”

    这一句、男子语气显然有些愠怒。

    “是、公子玲珑知错了。”

    玲珑醉俏首低头、柔声道。

    一汪秋眸却在低头的瞬间陡然爆射出一抹杀意。

    她?

    慕容夜!

    那个女人到底给公子灌了什么**汤,竟让公子不惜搁置大事也要兼顾着她。

    哼、不做半分可能威胁到她的事儿吗?

    玲珑醉心下冷哼。

    好、那她就杀光所有和她有关系的人。

    没错、慕容雅、就是她向慕容夜复仇的第一站。

    无论是毁容之仇、还是公子的青睐、她和慕容夜、终是不死不休!

    “早。”

    清晨、慕容夜早早起床、收拾完毕、做完清晨的训练。刚巧看到小千魁梧的身形,不由得咧嘴一笑,挥了挥手道。

    昨夜、小千告诉她。

    她已经查明、密室不在正轩阁。

    可能在其他的府苑。

    其他府苑。

    慕容夜想了一个晚上、决定还是一间间查吧。

    看来她这个王妃也是时候去看望一下那两位侧妃了,也省的别人议论她恃宠而骄了。

    蝶儿被大海送回了慕容府、至于小老头,也是平安无逾地回到了太医院。

    蝶儿

    想起蝶儿、慕容夜便想到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寸心丹阳花。”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必须要替蝶儿寻到这一味药、延续她的生命。

    “小丫、之前的驻容丹还有吗?”

    莞尔一笑、慕容夜扭头,笑意盈盈地看向忙碌的小丫。

    见被点名,小丫一愣,这才点头。

    “有、还有很多。”

    “好、全部备上、跟我走!”

    翘唇轻抿、慕容夜大手一挥、率先走了出去。

    小丫一愣。

    似是明白其想法、小千微微展颜、两人一前一后,跟了上去。

    “小丫、云落溪和东方明馨住在哪里你知道吗?”

    走出紫竹苑、看着一条条交错不失优雅的小路、慕容夜这才发现,她不识得路。

    小丫点头、有些疑惑道。

    “王妃为何问起她们?难道这些礼物是给她们准备的?”

    小丫突然有些惊讶。

    王妃的那些奇珍药丸、不仅药力非凡、而且旷世罕见。用来送两位主儿、怕是太高抬她们了吧。

    况且、她们自恃孤傲、入府以来,连每日正常的问安都没有,哪有正牌王妃大清早特地却拜访侧妃的!

    小丫顿时有些着急、见慕容夜点头,她就更急了,刚欲出言劝阻。就见慕容夜突然竖起耳朵,唇角潋滟、自语道。

    “看来不用特地去拜访她们了。”

    “对、不去、王妃你才是王府的正牌夫人、哪有亲自觐见侧妃的理儿、咱不能自贬身份、咱们还是”

    然而、小丫的絮叨还没完、就见慕容夜兴冲冲地指着一个方向道。

    “她们在那里!”

    小丫顿时心下哀嚎。

    合着她都白说了。

    三人行至两三百米、这才依稀看见两道俏丽芬芳的倩影。

    小丫猛地捂着嘴,吃惊道。

    “这么远?王妃你是怎么知道她们在这里的?”

    这一刻、小丫看向慕容夜的眼神简直高瞻远瞩。

    “猜的。”

    慕容夜淡淡笑道。

    随着她实力的突飞猛进、感知觉愈发灵敏、她现在几乎可以清晰地辨明百米之内的一切人事。

    说来也巧、她之所以能辨明云落溪等人、只因为一阵风拂来,她不仅嗅到了淡淡的花香味儿,还有云落溪那夹杂着怒意的咒骂声。

    咒骂的对象还是自己。

    慕容夜尴尬地揉了揉鼻子。

    无视云落溪继续对自己的吐槽。

    她悄无声息地走近。

    “咳咳两位妹妹早啊。”

    “秋日气燥、风沙较大、我怕委屈了两位妹妹、特意亲手制作了保湿美颜的驻容丹、激活皮肤活力、定能让你们愈加明艳动人。”

    慕容夜突然笑语嫣然地出现在二人面前,和里和气道。

    修好、她要修好。

    再不济

    今日先送份礼物、明日就过苑亲访。

    王府虽大、她一一翻找,就不信找不到那传言中收罗天下的密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