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尽管慕容雅尸骨无存、慕容夜依旧细心地收集起她那残存的骨灰、小心翼翼地装进陶瓷罐中,抱着走了出去。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深夜。

    君莫邪目光尾随着慕容夜出来、直到她上了车辇依旧抱着那破罐子。没有一点儿做错事儿的自觉、君莫邪忍不住伸手、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罐子、凛眸微动、瞥了她一眼。

    “没有什么想说的?”

    君莫邪蹙了蹙眉宇。

    扭头、慕容夜看向君莫邪。

    唇角微动、这才道。

    “十年前的灯会你还记得那个迷失方向的小女孩儿吗?”

    “你手中的罐子就是她。”

    慕容夜清眸微氲道。

    思索再三、慕容夜还是说出了慕容雅那句犹让她心存疑惑的遗言。

    “她托我带你一句话。”

    “雅儿喜欢的、还是十年前的小哥哥。”

    说完、慕容夜神色一闪不瞬地盯着君莫邪。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提及十年前的时候、君莫邪的神色有些迷惘,可当她说起那个迷失方向的小女孩儿时、岿然不改神色的君莫邪竟然出现了片刻的迟疑。

    待她阐明慕容雅的遗言、君莫邪的面上竟多了几分痛苦。

    慕容夜有些疑惑。

    这两人、难道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怎么你、该不会是和她有什么奸情吧”

    慕容夜张了张嘴角、一脸的难以置信。

    君莫邪现在脸上的表情、就有点类似那次差点失手掐死自己的感觉。

    别的不说、她可是很怕这丫突然再次抽风。

    她现在虽然恢复了不少可对上君莫邪这个大变态、仍然不怎么够看。

    闻言、君莫邪冷眸斜睨了眼她。轻声冷哼、拂袖而去。

    孤身纵马消失在了夜色中。

    留下了仍风中凌乱的慕容夜。

    这个人还没说清楚呢。

    慕容夜愤愤跺了跺脚。

    余光瞥见慕容雅搁置的骨灰罐。

    窗外原本月光皓洁的夜空突然被一缕淡淡的乌云所遮挡。

    正如此刻的她、心中泛起的不明杂绪。

    纵马及鞭。

    君莫邪率先回府、一头便扎进了正轩阁。

    及至此刻、他的心、仍在颤抖。

    慕容雅是谁、

    说实话、今夜之前、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名字。

    可现在当她与那个十年前的小妹妹纠葛在一起的时候。

    脑海中他那愈发想要忘却的记忆、却在瞬间再次填充了他全部的大脑。

    那一天、那一夜他与母妃走失,遇到了那个与她一般命运的小妹妹。

    他碰巧知道她所说的地方、许是同病相连、又许是那妹妹嚎得吓人、他将她送回了府中。

    现在想来那个小妹妹、的确似乎是慕容府的人。

    上天垂帘、他刚做了善事、便有了母妃的消息。

    他欢天喜地地朝母妃所在的地方扑了过去。

    可

    他看到的却是几个黑衣人对母妃的大肆猥亵。

    年幼的他拼了命地冲了过去,却被那些人一脚一脚跺开。

    直到

    他突然感觉体内暴涌出一股力量他便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等他醒来

    他早已是满身是血地躺在血泊中。

    近在咫尺的、是娘前那苍白难以置信的神情。

    年幼的他惊慌了立即扑了上去、呼天抢地哭了起来。

    直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咯到他。

    他这才发现、他的手上、不知何时竟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而匕首的另一端、正中母妃心口。

    君莫邪傻了、

    脑海中一切断断续续地嘈杂记忆袭来。

    他“啊”地一声惨叫、双手掩面痛苦地掩面哽咽。

    他杀了自己的母妃。

    是他亲手杀死了那个自己最爱最亲的人。

    他至今还记得、父皇惊见自己的眼神。

    他一向敬重有佳的父皇竟用那般疏离、戒备的眸子看向自己。

    甚至于不惜大手一挥、对自己的下了诛杀令。

    三天三夜、君莫邪都在不停地逃命、直到三天后母妃最信赖的侍卫因保护自己被射杀、君莫邪只能呆呆地望着。

    亲眼看着邪九的亲生父亲死在自己面前。

    “父皇”

    许是不甘、许是害怕君莫邪在君尚威拔剑的刹那、喃喃轻语。

    三日的狼狈逃离、君莫邪年幼的面庞尽是沧桑。

    许是不舍、或是怜悯。

    君尚威终是没舍得一剑了绝他。

    后来的他、逐渐冷酷、无情越来越强、也令人越来越怕

    直到后来很久、很久

    君莫邪才查清楚、自己之所以发狂、是因为中了一种名叫“嗜情蛊”的毒。

    曾经那些人是故意惹怒他、再而喂毒、彻底引发嗜情蛊的毒力、母妃为了救自己

    结果阴差阳错地死在了自己手里

    那一天的他、像极了那次差点掐死慕容夜的他。

    深深闭眸。

    君莫邪半躺在一席竹椅上。

    不会了同样的事情、他再也不会允许发生。

    可只要一想起母妃死前的模样。

    嗜情蛊留在他身体中的反嗜、便让他有种接近发狂的**。

    不可以!

    不可以伤她分毫!

    君莫邪咬牙暗道。

    俶尔明眸、神色如电般射进一角。

    “什么人!”

    出口的瞬间、君莫邪身形一动追了上去。

    了无人际。

    君莫邪谨慎地蹙起了眸子。

    先前、这房子里分明有人!

    只怪他太执着回忆、若不是那人隐隐淡漠的叹息声。

    或许就连他都不容易发现。

    那么短的时间能逃得无影无踪。

    看来、来人本是王府中人。

    负手背立、君莫邪嘴角冷冷地勾起了一抹弧度。

    “看来鱼儿快要忍耐不住了。”

    月色影落、桂花树边。

    一抹黑影悄无声息地闪了出来。

    深深地呼了口气、心有余悸地扫了眼正轩阁、脚步微晃、这才消失在黑夜。

    “啊谁撞唔唔!”

    慕容夜一声暗呼、吃痛道。

    然而、不待她惊呼、她的口鼻便被人捂了起来。

    “嘘王妃、是我。”

    慕容夜一讶、耳边传来小千的声音。

    一个丫头竟反手猝不及防地钳制住自己、慕容夜别提有多苦闷了、这要是敌人、一把剑飞来她估计连命都没了。

    诶、实力、实力啊

    慕容夜心中无奈哀嚎。

    “大半夜不睡、你在这里干什么?”压低了声线、慕容夜轻声道。

    “王妃可还记得密室?”

    见此、小千亦压低了声线低沉道。

    “你是说”慕容夜顿时眯起了眸子。

    “嗯我见王妃对那似乎很有兴趣、趁着王爷不在府、便四处打探了下。”

    小千暗自开口、谈话中的二人丝毫没注意到身后那若隐若现的黑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