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请邪王妃高抬贵手、放过本宫爱妾。”

    慕容夜刚了却手中之事。

    古老沉重的木门、突然被四散崩开。

    一抹淡黄色衣袍率先映入眼帘。

    一样的俊逸非凡、一样的笑语恬颜。

    只可惜、眉宇之间却少了那人的霸道气魄。

    来人正是沧源太子君莫笑。

    “怎么会这样?”

    迈着端庄典雅的八字步、君莫笑在看清楚屋内全廓的时候、脸上原本隆定的神色一呆。

    他、他潜藏派出去的死士呢?

    君莫笑暗了神色、仔细思索,这才发现。

    自己进来的瞬间、隐约间瞥见一道如渊般梦幻的蓝色火海难道

    君莫笑猛然一惊、脑海中突然想到邪王大婚那天“不老圣灵”的惨剧、不由得深深打了个寒颤。

    “你、你杀了他们?!”

    君莫笑神色陡然一戾,危险地眯起了眸子。

    “你真当本宫拿你没办法吗?”

    “见过太子爷。”

    见到君莫笑、慕容夜皮笑肉不笑地行了个礼。

    “小女子莽撞无礼、若是有什么冲撞了太子爷、还请见谅、只是太子爷说话之言、小女子着实一头雾水。”

    淡唇开口、慕容夜口上说着恕罪、面上却是一副无惧无畏的模样。

    杀了他们?

    她不过是杀了一些连气息都无法影藏的低级杀手、这个太子居然用一副仿佛自己剜了他心头肉一般死盯着自己。

    看什么?

    你以为你瞪谁谁怀孕啊

    慕容夜心下诽谤、侧眸余光却是瞥向了慕容雅消弥的尸首。

    对不起。

    他们、打定了主意栽赃我杀害了你。

    为了自保、我只能毁了你仅存这世上的尸首。

    慕容夜心中暗叹、清眸流转。

    她在想、要不要将剩余的灰烬埋至君莫邪那家伙的庭院。

    毕竟她现在可是明白了、慕容雅之所以一直妄图要自己性命为的、也不过是一个“情”字。

    “说、是不是三弟指使你刺杀本宫爱妾的!”

    慕容夜恍神间、只感面前一股劲风袭、她反射性就想反手攻击。

    一切念头、却在瞥见那淡黄色彩的时、停顿了一下。

    没办法她怕她一失手拍死了这货。

    诶这年头、皇子不好惹啊。

    若是她有曾经的巅峰实力、沧源老头指不定都被她秒了。

    何苦先后犯在这一对皇家兄弟手中。

    纤颈一凉、下一刻、君莫笑阴骘威胁、隐约带着点点蛊惑的声音的透过耳边传来。

    “啥?”

    慕容夜一愣。

    转头、宛如看白痴一般看向君莫笑。

    “大哥我是真的想帮你开颅、看看你是长着怎样的脑回路?”

    慕容夜心中无力吐槽。

    她们利用慕容雅的尸首设计自己也就罢了、现在竟然想蛊惑自己将一切罪责推至君莫邪身上。

    这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了。

    慕容夜嘿嘿一喜。

    反正、君莫邪那家伙最近看起来也很闲。

    给他找点儿事也挺好。

    正想着、慕容夜身侧一寒、一股熟悉的气息悄然降临。

    得看来她是没得玩了。

    “皇兄莫不是想臣弟了?这才特意邀臣弟爱妃、在此叙旧?”

    一道淡漠幽寒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君莫笑一身钴蓝色长袍降临、渊眸凛动、淡若无际地扫了眼慕容夜。

    大手一挥。

    那钴蓝色长袍猛地将慕容夜席卷在侧。

    “长夜漫漫、爱妃不在府中侍奉本王、跑到这荒郊野外做什么?”

    宽大的袍子将邪王与慕容夜尽数裹在一起、君莫邪一挥手、一手挡在她身前、一手从背后轻轻揽住她纤细的腰肢、清冷地气息从耳鬓丝丝点点蔓延开来。

    这个姿势、从外人的角度看过去、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手脚无情、还请皇兄留情。莫要伤了本王的爱妃。”

    低眸颔首、君莫邪淡若微寒的神色一一扫过慕容夜周身、看到她周身的血渍、俊眉不由得蹙了蹙、发现她并未有什么伤口时、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视线上移、在看到君莫笑抵着慕容夜命脉之时、他扬了扬眉、神色陡然冰寒死寂地扫了过去。

    “三弟误会了先前有人说弟妹带走了本宫的爱妾、本宫一时心忧、这才乱了方寸。”

    君莫笑进退有度、将一介未来帝王风范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知弟妹可否见过本宫的雅妃?”

    这句话、君莫笑看似在询问慕容夜、实则却是悄无声息地打量君莫邪。

    “夜儿不曾见过雅姐姐。”

    慕容夜抬头、清澈的眸宇饱经天真无辜地望着君莫笑。

    “你!”

    君莫笑暗自恼怒、其实只要慕容夜一口咬定是君莫邪指使她拐走了慕容雅、并将其残杀、那他便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让其身败名裂。

    可现实是、这丫头根本无视他的诱导。

    她不是慕容狄安插在君莫邪身边的棋子吗?

    君莫笑疑惑了、

    更让他无语的是、慕容雅那个贱人呢?

    他明明亲眼看到她都人残虐凌迟、怎么一转眼、尸骨无存?

    君莫邪暗自勾唇、这个女人的演技、果然炉火纯青!

    “我们、走!”

    君莫笑眸色阴寒地刮了眼慕容夜、扫了眼随着君莫邪而来宛若诡魅一般的邪王卫、心不禁再次疼了几分。

    他辛辛苦苦培育的死士啊就这样折在了慕容夜这妮子手上了。

    尽管十分不甘心、君莫笑依旧带着人浩浩荡荡离开了。

    “爱妃是不是欠本王一个解释呢?”

    人去楼空、君莫邪一手轻带、勾起慕容夜那巴掌大的俏颜、邪魅淡笑、蛊惑万分道。

    与此同时。

    撤退中的君莫笑正在冲着一名面带斗笠的白纱女子爆然大喝道。

    “你不是说可以用此来诬陷邪王妃、嫁祸君莫邪吗?尸体呢?难不成还飞了?”

    君莫笑暴戾怒喝道。

    “太子恕罪想来应该是那慕容夜诡计多端”

    白纱女子虔诚躬身道。

    “下一次、属下一定可以替太子扳倒邪王、助太子殿下一统千秋大业。”

    “哼、”君莫笑漠然冷哼、拂袖而去、似乎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

    白纱女子依旧躬身保持着良好的礼数、直到众人散去,她这才抬头、轻拦素纱、映着皎皎月色、显出那绝色稍待瑕疵的俏颜。

    “就你这样的蠢货、还妄图一统天下?!”

    “这天下只能是公子的!”

    女子呵呵一笑、娇身一扭消失在无尽夜色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