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雅儿、不……雅儿!”

    慕容雅轻扯苍唇、撒手人寰。似是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悲愤、蒋柳月悲怆哀嚎、泪水宛若江河决堤般狂泄不止。

    “不!你、都是你!都是你!明明是你抛弃了我们母女、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不是你?!”

    “我苦命的雅儿……”

    蒋氏一边嚎啕、一边大叫、拼了命的击打着老奴,宛若要将他彻底击穿一般。

    老奴无言颤立。

    一双腥红眸宇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凄然。

    那是他的女儿、他从小看着她长大。

    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的痛、一点儿也不比蒋氏少。

    另一旁、慕容蝶亦是哭着拉着慕容雅的手、善良单纯的她,几时见过这等阵仗、惊怜几许、早已哭红了一双眸子。

    一旁小老头被这悲凉的气氛所感染、扭头,看向一边。

    慕容夜暗自叹息、上前两步、伸手、剥开慕容雅身上残衣、细细观察着伤口。

    不对!

    胸前的创伤显然是被内力震穿的、而面部的血痕却似是那人故意留下的,能在慕容雅没有反应之际、一击重伤、并将其彻底毁容。

    那人、身手一定不凡。

    那是什么?

    借着煤油灯光、慕容夜发现慕容雅的面部竟泛着点点银光。

    伸手、轻轻抚过、慕容夜皱起了眉角。

    是残留的银屑。

    “蝶儿、是谁传递给你的消息?”

    慕容夜回头看向慕容蝶。

    “是、蒋姨娘身边的小兰姐姐啊。”听到询问、慕容蝶疑惑地止住了哭声、回道。

    “小兰?不是啊……她前些日子已经向我提出了想要回她西方老家……”

    正说着、蒋氏突然惊颤地捂住嘴角。

    “我明明是交托地李叔……”

    “你们看……信还在这里呢。”

    蝶儿见大家不信、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

    “不、这不是我交给李叔的那张……”

    蒋氏一看、惊得都忘记了痛哭。

    “果然有诈!”

    慕容夜扬了扬眉、王府戒备森严,她可不信蒋氏的信能安全无逾地抵达蝶儿的手里。

    所以、一定有什么人,在这里面推波助澜。

    ……

    似是为了印证慕容夜的猜测、外面响起悉悉索索地脚步声。

    慕容夜警觉地皱了眉角。

    来者不善呢。

    “老奴、你带着她从南边走、大海、你带着蝶儿与小老头走北边。”慕容夜冷冷开口。

    “姐姐、那你呢?”

    “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和姐姐在一起!”

    蝶儿抬头、清眸欲泪地看向慕容夜、任凭她再怎么天真、此刻也明白了她们危险的处境。

    是她、都怪她太无知,方才将姐姐卷进了未知的危险。

    慕容夜抬头、纤薄的唇角微微翘起、清眸宠溺万分地看向蝶儿,伸手……爱怜地揉了揉前者的小脑袋。

    “好、那你就陪着姐姐。”

    慕容蝶一喜、然而、还不待她放大嘴角的笑容、慕容夜反手一劈、她便软软地倒在了慕容夜怀中。

    “我妹妹和我师傅、交给你了。”抬头、慕容夜突然神色郑重万分地看向大海。

    大海一时语塞、危机时刻、阁主将自己最亲密的人托付给自己,足矣说明她对自己的信赖。

    一旁的金正阳闻言、也是红了眸子。

    他这小徒弟、危急时刻,还不忘忧心自己的安危。

    “我不走!我要活活劈死这帮兔崽子!”

    戾声响起、老奴目眦欲裂道。

    “逝者已矣、难道你还想徒增伤亡?”

    “记着雅姐姐的嘱托!”

    慕容夜厉声道。

    “她的仇、交给我!”

    毕竟、慕容雅间接因她受难。

    此番惨死、兴许……也是因为自己。

    老奴一愣、看了看怀中失魂落魄的女人,又看了看神色坚定的慕容夜,终于点了点头。一手搂着蒋氏、一手扛起慕容雅的尸首、郑重万分地道了声谢。

    此刻、大海亦抱起慕容蝶,带着金正阳、一行人打算由窗而逃。

    就在这时、慕容夜敏锐地感觉到了一抹阴戾。

    翻手为掌、慕容夜一手横劈、屈腿一勾,一个黑衣人便被她撂了出去。

    “谁派你们来的?”

    慕容夜冷声喝道。

    “噗!”那人也算干脆,直接咬碎了口中毒药、眼睛一番,死了……

    死士!

    慕容夜心下一震、朝着大海闪了过去。

    “放开雅妃!”

    几道黑影闪烁、朝着老奴肩上的慕容雅抓去、老奴一个不甚、忧心护着蒋氏,一个趔趄、慕容雅从肩上滑落、他亦是口吐鲜血。

    “杀害雅妃的贼人找到了!”

    不知是谁嗷呜一嗓子、慕容夜顿时感觉外面人影攒动。

    冲着慕容雅的尸首?

    不、看来、人是冲着她来!

    慕容夜心下冷笑。

    很好……她倒想看看是谁想让她成为那戴罪的羔羊。

    “我拖住他们、你们走房顶!”

    依慕容夜的感知觉、周围早已重兵把守、唯一能走的、也就房顶了。

    老奴不死心地再次扛起慕容雅、跟着慕容夜锁龙索的牵引,他们很快到了房梁,就在他们即将逃离的时刻、一把利剑破空而来、冲向了苍白俏眸的蒋氏。

    老奴一惊、闪身护在其身前,聚力于掌、生生打偏了剑。

    可、由于他的动作、雅儿却是再次从肩头滑落、下面……慕容夜以一敌众、逐渐显得力不从心了。

    “快走!”

    一个华丽后空翻、慕容夜接住了从天而降的慕容雅、任凭那粘稠的血液浸湿自己的面颊。

    老奴咬了咬牙、终是回身、破空而去。

    只留下蒋氏那划破暗夜的凄厉哀鸣。

    “阁主小心!”大海忧心回首、这才带着二人蝶儿与金正阳消失而去。

    ……

    “大胆刁民!是谁给你的胆子、胆敢刺杀太子侧妃?!说!到底受了何人指使?”

    见慕容雅已落至慕容夜手中、此刻、一众黑衣人纷纷停了手,面色嗤笑地看向慕容夜。

    果然如此。

    慕容夜了然一笑。

    “说我刺杀太子侧妃?证据何在?”

    慕容夜一手拎着慕容雅的尸首、一边咬唇讽笑。

    “证据?哈哈、人证物证俱在!你说呢?”为首的黑衣人阴骘笑道,抬脚就欲朝慕容夜走来。

    “是吗?”慕容夜莞尔勾唇、荡起一抹涟漪媚色。

    继而、众目睽睽之下、众人便见……慕容夜手中的尸首……正在以看得见的速度、犹如变戏法般,“噌”得一声、恍若灰烬。

    “物证已经没有了诶……至于人证嘛……嘿嘿、没关系,马上也就消失了……”

    慕容夜桀然冷笑。

    下一刻、众人只感眼前一花、面前的女子一个高中华丽翻滚、周身、一片银芒闪动。

    然后……他们意识停滞、再也没有然后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