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玫瑰。”清晨、慕容夜伸了个懒腰,轻微活动了几下身子,突然发现了窗台一盆盆吊篮中傲然挺立的玫瑰。

    “这个家伙、心思倒算细腻。”

    潋唇微笑、慕容夜心下暗自诽谤道。

    君莫邪这厮要是生在二十一世纪、岂不是要众多芳丽挤破了脑袋?

    捏起花枝、轻轻抚摸着那纯美芳华的花瓣,慕容夜勾了勾唇角,一抹甜蜜自心间淡淡涌了上来。

    “王妃、用膳了。”

    慕容夜展眉轻笑见、小千与小丫托着膳盘而来,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慕容夜总感觉小千的表情始终停留在自己面上。

    “又是玫瑰啊……”

    看着那一众玫瑰饼、玫瑰酥、玫瑰果粥……慕容夜嘴角抽搐、瞥了眼手中那娇艳似火的玫瑰、一瞬间有种想摔花走人的冲动。

    我去!

    连着三天了啊。

    她所有的膳食中尽是玫瑰啊……

    慕容夜无言仰头、内心一片清愁。

    君莫邪这厮究竟是得有多穷、才让他的王妃,连着三天遭受这种非人般待遇。

    还是她哪里又惹到了君莫邪?这家伙伺机打击报复她?

    “王爷说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每一瓣都需王妃亲自服下、这般才能长长久久、恩恩爱爱……”

    小丫半掩着唇角、偷偷笑着,连带着肩膀也一抽一抽的。

    “看来……王爷是真的很在乎王妃呢。”小丫由衷道。

    在乎?

    那家伙是不整死她心不甘吧!

    慕容夜白了眼兀自傻乐的小丫、暗自诽谤道。

    欸……失策啊。

    蓦而,慕容夜无奈地抚额、心下苦笑。

    九十九朵玫瑰、代表了爱意的长长久久。

    谁知君莫邪竟反送她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

    当时亏她感动地差点稀里哗啦。

    可现在……那家伙竟然让自己将所有的玫瑰花尽数收敛于胃海。

    她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苍天!

    来道雷电劈死我吧。

    对于无肉不欢的慕容夜来说……这样清贫的日子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嘻嘻……其实……也不仅是咱们紫竹苑了。那两位侧妃所在的苑邸、亦是如此……”

    见慕容夜一副不愿模样、小丫继续笑道。

    “你是说……”

    慕容夜眼前一亮。

    “难道、云落溪与东方明馨的食宿、也和我一样?一点儿不见荤腥儿?”

    这一下、小丫简直是一副差点将唇瓣咧到耳根后面那般。

    “咱王爷提倡节俭、所以……那些玫瑰、自然就全权交给膳房分配了。”

    “哈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小丫的一番话。彻底让慕容夜来了兴趣。

    “那她们什么态度?”

    慕容夜好奇连连道。

    他们用来秀恩爱的玫瑰、现在转眼间换上众位佳丽的餐桌、怕是纵然那修养甚好的东方明馨都难以接受吧。

    君莫邪那家伙、她怎么就想不到如此埋汰人的想法呢?

    “馨妃那边还算平和……只是……溪妃那边、似乎大发了几次脾气呢。”小丫继续幸灾乐祸道。

    “哈哈……发脾气?那是自然、她怕是得有好几通脾气得发呢。”

    慕容夜朗声清笑。

    别说只因为她、单单是清水那越俎代庖的丫鬟,都够这丫喝一壶的了。

    也好……

    这几日、没有云落溪的叨扰、她的紫竹苑,甚是清静。

    闲来无事。

    她也就种种花、养养草。当然、均含剧毒……

    时不时去监督一下邪九与蝶儿的进度、除了膳食稍作清苦点、日子倒也逍遥。

    只是、食作简单、可王妃的膳师亦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尝试着不同地搭配来满足吸引慕容夜。

    别的不说、单是那味道、啧啧……绝对算是人间绝品。

    “小千、去唤蝶儿来用膳吧。”

    莞唇轻笑、慕容夜冲着犹自盯着自己手中红玫瑰的小千扬了扬手。

    然而、

    还不待小千应声。

    门“哐啷”一声,被人撞开。就见蝶儿神色紧张地冲了进来。

    “不好了!姐姐……慕容雅、死了。”

    娇躯颤抖、慕容蝶俏丽的面庞尽是一片苍白。

    慕容夜漠然点头。

    自然得死了。

    她的“休体丸”起的便是这个效果。

    “不是、不是假死、是她真的死了!”

    见慕容夜一副漠然平淡的样子、蝶儿顿时急了。

    这一下、换慕容夜惊了。

    是啊、算算时间、从她送去“休体丸”至今……已有三天有余了……

    “你怎么知道她死了?”慕容夜站了起来,清秀的面庞上,神色有些沉重。

    慕容雅死了?

    怎么可能、她的“休体丸”可是二十一世界她最杰出的作品、怎么可能失败。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是……蒋姨娘传来讯息、说……慕容雅生命垂危、临死前、想要见姐姐一面。”

    慕容夜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心中的大石头顿时平缓了几分。

    这丫头。

    现在看来、慕容雅只是生命垂危、还不没有撒手人寰啊。这丫头的大喘气,简直要将人吓死啊。

    “蝶儿、你恨她吗?”

    慕容夜突然抬头、目光灼灼地看向慕容蝶。

    闻言、慕容蝶一愣。

    “恨?”

    “恨什么、都是自家姐妹、哪里会有什么真的深仇大恨呢。”

    “慕容雅虽然偶尔嚣张跋扈、可对我也算宽容,小时候,我爱美调皮、有一次不小心毁了她的新衣服、她很生气、蒋姨娘打算责罚我、最后还是她替我解围。”

    “或许……她也不算很坏吧。”

    慕容蝶由衷思索道。

    蓦而展眸。

    “这次、虽然也是她害的我生死一线、不过……我这不是没死嘛。”

    慕容蝶轻轻转了一个圈,示意自己很好。

    “而且、我很幸运地遇到了他。”

    慕容蝶羞涩淡笑、心中默默补充道。

    ……

    这下、慕容夜哑然了。

    她的蝶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宽容大度。

    “嗯、你说的对……都是姐妹、一家人。”

    起身、慕容夜轻轻揉了揉慕容蝶的小脑袋、一手轻轻拉起了她,柔声道。

    说着、便朝门外走去。

    这一次、慕容夜自然还需绕过众过王妃眼线。

    王府的人用不了,她只能先辗转琉璃阁,吩咐大海去寻金老头、这才拉着蝶儿匆匆去了城外慕容雅的临时之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