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

    随着翠屏“啪啪!”的声音响起、云落溪身边的清水顿时花容失色、娇俏的面孔上瞬间印上了两道火辣辣的痕迹。

    她从小和云落溪长大、一直耀武扬威、何曾受过这等委屈,一时间清颜欲泪、反手就欲还手。

    慕容夜一声冷哼、斜斜地睨了她一眼。

    清水一腔怨怒顿时泄了。

    “姐姐莫不是太过分了?”

    自己贴身丫鬟被欺、几乎就可以等于自己给欺辱。

    云落溪此际也不管什么礼数、“噌”得一声板正了身子,言语犀利指责道。

    “姐姐要是对落溪有什么不满、尽管冲着妹妹便好、何苦为难一介苦命丫鬟?”

    啧啧、瞧这话说的、合着她丫鬟是人、自己的丫鬟就不是人了?

    慕容夜心下冷笑。

    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素唇清潋,耐心道。

    “妹妹这么说可就误会姐姐了。”

    星眸闪烁、慕容夜几番意动,计上心来。

    若是熟悉她的人都是知道、她一旦露出这个样子,下一刻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我明白你们主仆情深但、妹妹还是年少纯真啊诶”

    说着、慕容夜深深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地瞥了眼云落溪。

    “你到底想说什么?!”云落溪果然上钩。

    “诶女戒、第二卷第六十五段、妹妹可还记得讲的什么?”

    慕容夜笑意盈盈道。

    这个世界反而是大家闺秀对于女戒记得比较牢固。

    “为奴且善、为婢须沉、素掩面唇、淡雅处世、不可过骄过躁、夺人眼球”

    云落溪略微思考、背出了慕容夜指定的段落。

    “妹妹果然好记性。”

    慕容夜素手轻拍、转眸,一双妙目似冷似愠地凝注于面前那神色惊慌的清水身上。

    “妹妹请看:妹妹衣锦红纱、飘然风华、本就遗世独立。可身边这位、啧啧凝脂带雪、魅妩芳艳、亦不失一番人间美景、秀色可餐、秀色可餐啊”

    慕容夜满含深意地点着头。

    闻言、云落溪一愣、东方明馨神色也略微呆了呆,她显然想不到,慕容夜竟转眼见将话题引到了云落溪的丫鬟身上。

    云落溪身为云家嫡出的三小姐,这明叫清水的丫鬟自然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

    云落溪神色不定地看着一旁委屈连连的清水、打量一番,她这才发现,慕容夜所言亦不无道理。

    清水明明是她的贴身侍女、多年来、与自己关系甚是亲密,是以云落溪不疑有他。

    此际在慕容夜的提醒下、云落溪这才发现,乍一看、清水哪里像是一介丫鬟呢?

    “小、小姐,清水心里只有小姐清水多年侍奉小姐、清水的心、小姐该是最清楚的啊”

    察觉不妙、清水立马跪在云落溪面前,泣涕涟涟道。

    “王妃姐姐、无凭无据的、还是切勿搬弄是非的好。”

    云落溪虽有些心堵、最后还是选择相信清水。

    “证据?”

    慕容夜好笑地撇了撇嘴角,高深莫测道。

    “王爷对她的青睐、就是证据。”

    “你胡说!”

    说话反驳的正是清水、她入府多日,何曾见过邪王,现在王妃这般诬赖她的清白,这不是生生断了自己的后路吗?

    “王妃姐姐、王爷怎么可能青睐一个低贱卑微的丫鬟?姐姐莫不是在说笑?”

    云落溪红唇微勾,嘲讽地看向慕容夜。

    低贱卑微?

    清水胸腔一痛。

    “是吗?”慕容夜似笑非笑地对上云落溪嘲讽笑意,清眸微动,若有深意地瞥向那有些淡渺的身影。

    似乎是为了印证慕容夜的猜测。

    顷刻间、一道魅惑无比的男音陡然响起。

    “王妃、这、难道就是上次本王与你提起的女子?”

    众人一震、皆连回首、看向那飘然若仙的冷逸男子。

    然而前者的目光却是越过众人、定格在

    跪落啜泣的清水身上!

    云落溪登时一惊嘴角原本嘲讽的笑意彻底僵了下来。

    有什么东西正在脑海彻底奔溃。

    “抬起头来、让本王好生看看”

    对于云落溪与东方明馨的行礼、君莫邪漠然无视、径直行至清水面前、柔声淡道,如星似钻的眸子瞬间释放着无限柔情。

    “奴、奴婢清、清水”

    木讷抬头、在看到君莫邪爽朗如风的笑颜时、清水呆了、愣愣地看着初次相识的王爷,甚至连行礼都忘记了。

    他竟注意到了自己?

    一个大胆的想法自清水脑海彻底崩散,巨大的惊喜差点让她昏厥过去。

    “嗯清纯不失妩媚、娇柔轻染雅致、本王的正轩阁正缺一个清水这样的侍女不知”

    “溪妃可否忍痛割爱?”

    蓦然转眸,君莫邪睿智的神色陡然转向云落溪。

    “承蒙王爷抬爱、落溪自当遵命。”

    君莫邪发话、云落溪就算恨得牙痒痒,也得面带笑容,假装大度。

    “清儿就劳烦爱妃先照顾了。”

    君莫邪一双柔眸再次凝向清水、话中意思却尽是向云落溪道。

    闻言、云落溪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头栽了过去。

    清儿?唤得这么亲昵?

    还照顾?他们到底谁是主子啊。

    贱人!

    亏她还一直将她视她为姐妹,她现在竟转眼勾引上自己的丈夫。

    哼、

    正轩阁的婢女?

    她倒要看看这贱人是否有那么好命。

    “王爷你这样会死人的欸。”

    众人散去、慕容夜这才办撑着脑袋、媚眼如丝地看着君莫邪。

    慕容夜看得很清楚。

    云落溪可不会放过那小丫鬟。

    当然、清水为人骄横跋扈、这些年、仗着云落溪的宠爱、折手在其上的性命也不下几十条、如此

    慕容夜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小妖精!一切还不是你搞的鬼?”

    薄唇微勾、君莫邪大手一挥,将慕容夜抱在自己腿上,双手搭在她腰间,轻轻用力,揉捏了一把,用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道。

    “本王何时对别的女人感兴趣了?”

    君莫邪不乐意地黑了黑面、别人都是千防万防看住自己的男人,怎么她看起来好像很希望自己心慕别的女人一样。

    “要是本王不是恰巧路过、你又想过怎么办吗?”

    君莫邪开口问道。慕容夜先前是察觉了自己的到来,这才设计诬陷那丫鬟。

    “山人自有妙计。”

    慕容夜嘿嘿直笑,不语。

    女人心,海底针。她要做的、不过是在云落溪心上先插上一根刺而已。

    当然君莫邪的强势外援、也算是一个强有力的催化剂了。

    “你打算怎么补偿本王?”

    “补偿你什么?”慕容夜疑惑。

    “本王一介三尺男人,为了竟不惜自甘堕落、自毁名节去陷害一个小丫鬟、王妃难道不想对此负责?”

    君莫邪挑眉,神色危险地看向她。

    “负责?”

    “哈哈我想那个叫清水的小丫鬟,怕是还等着王爷你负责吧、哈哈哈”

    慕容夜娇俏直笑,身子一动,快速从君莫邪怀中钻了出来,跑开了。

    一下扑空、君莫邪身形凛动,笑意微润地追了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