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呼!”

    给慕容蝶等人示范了一系列高难度的动作后、慕容夜轻声呼了一口气,随后抹了把眉角的细汗、轻身一跃,从木桩之上跳了下来。

    拍了拍手、慕容夜看了眼蝶儿与邪九。

    “照着我刚才的步伐,你俩试一试。”

    邪九连忙应声、急不可耐地跳了上去,反而是蝶儿行动不便,最后还是在邪九的帮助下、上了木桩。

    看着那一先一后、相互帮衬的二人,慕容夜不自觉扬了扬唇角。

    经过上次的事件、君莫邪是怎么也不肯自己亲身示范。

    尤其、对象还是别的男人。

    无奈之下、慕容夜只好命人赶制了木桩、安在一片比较稀疏的紫竹林。

    某冰块见自己的方法可行,又忙不迭将邪九送了过来。

    美名其曰你练兵、本王放心。

    要不是看在蝶儿一个人比较孤单的份上、慕容夜早就将邪九赶一边儿了。

    索幸邪九底子好,人活跃、不仅能给蝶儿解惑、闲暇时还能给蝶儿讲几个笑话,逗得这丫头哈哈直乐。

    “王妃溪妃与馨妃来了。”

    沉思间、玉柳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慕容夜回头、便看见玉柳与红花手端着银盘瓜果、目光崇敬地看着自己。

    在她们看来、自己二人长相丑陋,王妃的不嫌弃,着实令人感恩戴德。

    慕容夜眸眼盈盈地看着二人,她们长相平凡,为人却是格外老实本分,这一点,慕容夜很是喜欢。

    “蝶儿和邪九就交给你了。”

    嫣然一笑、慕容夜便退出了紫竹林。

    老远听着翠屏那尖锐的女音,与小丫的不忿恼怒,慕容夜不由得皱眉、无奈挖了挖耳朵。

    那俩女人、这是打定主意大清早要她鸡犬不宁的意思啊。

    云落溪、东方明馨。

    连日来、没见这俩倩影,她还以为她们学乖了几分。

    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刚一出林、就见翠屏扯着尖锐的女音冲着另一名红衣娇俏的小丫鬟吼道。

    “都是丫鬟、你凭什么打我?”

    说这话的时候、翠屏眼眶的眼泪正在打转儿。

    “就是、看清楚、这里是紫竹苑、可不是你们落芳斋。”

    小丫硬生生拍了拍石桌、不满愤慨道。

    她们身后、丁咛寒颤若噤地立在一旁,低着脑袋,恍然受了一副极大的惊吓。倒是她旁边的小千旁若无人地碾着玫瑰花粉、试图制作花糕。

    翠屏身娇体弱、骨子里却是一个不肯吃亏的刺头儿。

    “打你怎么了?你们不过和你们主子一样!骨子里都是下贱的胚子!”

    慕容夜的方向、正好处在众人的盲区、而她却正好可以看到翠屏面前那面若桃花般趾高气昂的丫鬟。

    同时也看清楚了丫鬟旁那优雅品茗的大家闺秀。

    那模样、不正是云落溪吗?

    在她旁边、东方明馨一身淡蓝素纱、娉婷而坐、清眸微转,不知是在思索着什么。

    “你们以为、送几朵花、说几句情话。王爷就钟情你们家王妃吗?”

    红衣丫鬟不屑冷哼。

    “到底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沧源邪王、怎么可能情钟一个卑贱庶出的贱婢”

    红衣丫鬟掩唇嗤笑、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说这句话时一旁东方明馨那陡然凉凉的目光。

    “你!”

    翠屏本身就是刺头儿,见眼前这个明曰清水的丫鬟不仅打了自己,还辱骂自家王妃,当下哪能受得了,直接伸手冲着那丫鬟撕抓而去。

    云落溪勾了勾唇、素手微扬。

    她的身后七八人的丫鬟小厮纷纷冲了过来,小丫二人顿时陷入苦战。

    “啪!”

    僵持之中、一颗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小石子,一闪不瞬地击在了正欲扬掌的清水手心。

    “啊”后者吃痛一声、连忙抚住那通红的玉手。

    于此同时,一阵哀嚎声响起。

    慕容夜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云妹妹莫不是老花眼了?我这紫竹苑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来的地方、妹妹可须管好你的狗腿猫爪、不然姐姐可不敢保证哪天他们醒来、失了他们的狗嘴猫尾。”

    慕容夜踏着轻盈的步伐、缓缓威胁道。

    迎着小丫、翠屏等人期待的目光、慕容夜站在了先前那盛气凌人的丫鬟面前。

    “翠屏、刚才是她打你的吗?”

    神淡眯、慕容夜冷冷地看了眼那神惊慌的清水。

    “王妃、就是她!她们一来就要找您、我不过多问了一句、她扬手就给了奴婢一巴掌!”

    翠屏的性子很就很活跃,眼见王妃给自己撑腰、她还怕啥?登时变得异常凶悍起来。

    “见过王妃姐姐。”

    “见过王妃。”

    见到慕容夜、云落溪与东方明馨纷纷起身、由于东方明馨与慕容夜年纪相仿,也就去了姐姐之称,直接尊称慕容夜王妃。

    过程中、云落溪面尽显不屑,此际行礼、也不过是碍于礼法。

    “姐姐息怒。妹妹见姐姐苑中侍女目中无礼,这才唤清水替姐姐教训了一番,还请姐姐莫要生气。”

    一句一个姐姐、云落溪叫的甚至亲热。

    “这么说、我还得感激妹妹喽?”

    慕容夜心下好笑、看着面前躬身行礼的二人,愣是没有让她们起身的意思。

    “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们本同为王爷的女人、本就是一家、谈谢便生疏了。”

    云落溪继续道。

    “嘿、”慕容夜扯了扯嘴角。

    “翠屏、她刚才怎么打你的、你就怎么打回来。”

    蓦而、慕容夜神一寒、戾声道。

    “当然要是打得不响、我不满意、你就趁早卷铺盖走人、我慕容夜、从不养怂包!”

    说完这句话、慕容夜抚裙而坐、风轻云淡地冷眼旁观。

    闻言、翠屏、小丫愣住了。

    云落溪傻了。

    就连神丝淡漠的小千也呆了呆、双眸悄然流露出一抹笑意。

    “啪!这是还你的!”

    “啪!这是利息!”

    短暂的呆愣后、翠屏上前、狠狠甩了清水两耳光,边甩边念叨的样子整个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慕容夜笑了。

    这丫头、泼辣直爽、心思倒也活络。

    这份胆大与勇毅、倒是与她那副娇小羸弱的身形不符。

    不过、她喜欢。

    慕容夜心下淡笑、神淡淡地扫向面前的二位佳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