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丫、帮忙递杯水。”

    慕容夜半晃着脑袋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道。

    然而、她才轻声唤了句小丫,就见这丫头“啊”的一声尖叫,犹如见鬼般跑开了。

    “我有这么恐怖吗?”

    慕容夜登时愣住了、喃喃纳闷。

    听到她的咛喃、小千沉声低笑。

    转手、递给她一杯水。

    一杯水下肚、压下如火浇灌般的嗓子,朝着小千善意一笑,这才道。

    “我这是怎么了?”

    她记得、自己先前在正轩阁,正好撞见返回而来的君莫邪。

    在自己一番巧舌如簧的吹嘘下、那个冰块似乎有些意动了。

    然后……后面的她就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闻言、小千毫无形象地咧嘴而笑。

    “王妃难道不记得您亲手采摘的血迷香了吗?”

    “血迷香?那是什么?”

    慕容夜自然疑惑、但依她的聪颖、转瞬间便明白自己昏倒的原因。

    “血迷香、酷似红色玫瑰、相比后者,花香却是更加浓郁逼人,不仅如此……花刺还有致人昏厥的作用。”

    小千笑语盈盈道。

    这就尴尬了。

    慕容夜舔了舔唇角、枉她一介二十一世的绝代杀手,竟然连玫瑰花都认错了……

    “君莫邪这个大冰块、花园里怎么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撇了撇嘴角,慕容夜将所有的罪责推卸到君莫邪身上,以至于完全忘记了自己曾是多么欣喜地从人家花园里抱走植株的。

    “姐姐、你醒啦!”

    说话间、蝶儿一袭粉衣、飘飘然而来,见到慕容夜醒来,连忙欢喜跑来,一手拉住慕容夜,一边盈盈笑意道。

    “姐姐、先前我过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蝶儿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

    慕容夜疑惑地看向蝶儿。

    “我看到王府的家丁正在集体铲除血迷香。”

    蝶儿掩唇偷笑。

    “据说、这是王爷的意思。”

    慕容夜再次尴尬了。

    合着那冰块以为她会再次去摘那酷似玫瑰的变态花朵吗?

    慕容夜自然猜不到、君莫邪之所以这般大动干戈、只是因为……那无情无欲地血迷香、伤了她。

    ……

    “王妃、王妃、王爷来了。”

    三人正做交谈、就见翠屏、丁咛两抹娇俏的身影匆匆进来、两张小脸儿也因匆匆路途有些涨红。

    “来就来了、你们激动什么?”

    慕容夜疑惑地瞥了眼如打鸡血的二人、纳闷道。

    回头、慕容夜看了眼窗外、早已日上三竿。

    许是秋阳正烈、映着灿光、院子里竟闪耀着一片红光。

    从床榻下来、君莫邪莅临紫竹苑、按照礼俗、她这个王妃可是得率领此苑上上下下的人一同接见。

    不会……又来兴师问罪的吧?

    慕容夜有些欲哭无泪。

    早知道会撞见这冰块、打死她、她也敢去入探正轩阁啊。

    只是……那传闻中的密室、似乎不在正轩阁、究竟会在哪里呢?

    慕容夜心下生疑、脚下却没闲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

    然后……

    入眼……便是宛如梦幻般的灿烂花海。

    秋意正浓、洋洋暖光柔柔缓缓地扑洒向花朵铺满的地面、石桌、屋檐。

    总之、放眼望去、眸光尽处尽是红彤彤的一片,就连北方的一大片紫竹、此刻也像是被镀上一层暧昧的红艳之色。

    慕容夜惊了、檀口微启、极具震撼地望着这一切。

    花海中、他一身沉醉如海的钴蓝锦袍。

    一手背手、一手轻轻垂握在腰间虎步龙倨、俊逸傲然的轮廓上,隐约间带着几分笑意。

    秋风缠绵、卷起他那缱绻柔丝般的银发、飘荡在空中。

    蓦而、他静静站至自己面前。

    清唇含魅、柔音宠溺,任凭蓝色与红色的光芒在此刻彻底交融,他的目光,始终都在她身上。

    仿佛千万次轮回般缱绻眷恋。

    “醒啦?”

    他宠溺淡笑、如渊般的冰眸竟是一种说不出的柔情。

    “时间有限、本王只能送你这些……”

    他回身、豪放大气地挥了挥身手灿烂花海。

    “花、还是应该由男人来送。”

    君莫邪勾了勾唇角、一手轻伸、向着面前的犹在呆愣中的女人递了过去。

    说实话、慕容夜脑子还是有点打铁。

    一个念头、从脑海毫无预兆地蹦了出来。

    他、是在送自己花。

    “你、这些……该是有多少啊?”

    慕容夜有些呆呆愣愣地将手递了过去。

    抿唇一笑、君莫邪猛地握住她纤若无骨的玉手。

    轻轻一代、慕容夜便轻车熟路掉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一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女人、这辈子、你休想逃开本王的视线。”

    潋唇淡溺、君莫邪这句说说的很轻、语气却是异常郑重。

    轻轻浅浅的一句话。

    却让慕容夜的心彻底沉了下来。

    君莫邪、

    你霸道傲娇、冷漠无常。

    偶尔还擅用一些小暴力。

    可是……怎么办。

    她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他了。

    习惯他的怀抱,习惯他的呼吸,习惯他眸底凝视自己的模样。

    秋阳点点、花气梦幻。

    两人相抚相拥、静静而立、蓝色与白色交汇、映着璀璨花海、勾勒出一片梦幻画卷。

    ……

    “哇、好美啊……”

    翠屏、丁咛、小丫等人纷纷而来,静静旁观、看着那如梦画卷,不由得羡慕纷纷,心中默默为她们的王妃祝福。

    “姐姐真美……”

    蝶儿由衷道。

    “要是以后也有人像姐夫对姐姐那样待我就好了。”

    蝶儿嘿嘿一笑、满心欢喜地期待着。

    然而、正在欢喜中的众人丝毫没有察觉到。

    她们身后、小千早已收起了原本云淡风轻的神色、平实无波的眸子里尽是一片思索。

    眸光微移、她在看到与君莫邪紧紧相拥的慕容夜时、神色一顿、就连呼吸都略微停滞了半分。

    与此同时。

    浩瀚星海的不老山。

    “轰隆……”

    一座高耸入云的雄山陡然发出一声巨响。

    而后、一名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娇俏女子从满身疲惫地从里面蹒跚而来。

    长剑轻扬、少女举起执剑的玉手,轻轻挡住刺眼的阳光、红唇微勾。

    “莫邪哥哥……月儿、现在就来见你。”

    此人正是星挽月、一边咛喃、她一边欣喜地朝着山下而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衣服上血迹斑驳。

    “圣女出关了……”

    “圣女出关了!”

    远处……响起一阵阵骚乱。

    可惜、星挽月已经很难听清了……长时间封闭的过关斩将,已经严重透支了她身体、加上烈日艳阳,她俏眼一翻、彻底昏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