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回来!”

    慕容夜转身、却被一股不可违抗的力量带了回来。

    “本王帮你。”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半躺在君莫邪怀中。

    他溺唇微抿,轻轻挽过她耳鬓的细发,伸手,纤长的指尖划过她手腕,拿走银勺,兀自肴了一羹粥,薄唇微动,吹了吹、这才递在了慕容夜面前。

    君莫邪柔情奕奕的模样看得慕容夜心惊肉跳。

    她可是清楚地记得面前人的喂饭能力。

    实在不敢恭维。

    “不、还是我来吧你不唔唔。”

    你不行、三个字还未说完,一抹温凉便覆上了堵住了自己。

    浅尝辄止。

    一个清吻完毕,君莫邪这才抬头,清寒的渊眸不满地凝盯着她淡绯的面颊。

    “看来、上次,本王惩罚的还不够、这一次、爱妃是想几天卧床不起呢?嗯?”

    搂着她腰肢的手臂暗自紧了紧,君莫邪悄无声息地威胁道。

    这个女人、差点当着外人的面,道自己不行。

    即便、此不行非彼不行、那也不行!

    “咳咳、好好”

    慕容夜一阵干咳、突然想起前几日他的暧昧威胁,只好红着脸,张了张唇,宛如壮士割腕那般凑了过去。

    还好、这家伙的技术有所提高。

    至少、不会再差点戳穿她喉咙了。

    食过早膳、君莫邪是要去早朝,便离开了紫竹苑。

    临行前、他疑虑的神色还是在小千身上转了几圈,这才转身而去。

    “那个叫小千的丫鬟、调查一下来历。”

    君莫邪匆匆而去,朝着空气兀自道了声。

    “是!”

    下一刻、空气氤氲、邪九挺拔的身影显了出来。

    “事情办得如何了?”

    慕容夜擦了擦手、清眸微转,看向一旁收起膳盘,正在为自己斟茶的小千。

    “嗯、”小千点头。

    “东西奴婢送去了、他们很感谢王妃。”

    小千抬头、沉静如水的眸子悄然掀起一抹波澜。

    这个女人、自己看不透。

    慕容夜轻轻嗤笑。

    感谢她?

    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昨夜、她连夜制成“休体丸”、黎明之前又派了小千给慕容府送去。

    她打听过、自从皇后那件事情发生后、慕容雅似乎就成了太子一腔怨气的集聚地。

    从昔日慕容家的嫡大小姐,瞬间沦为人尽可欺的浣纱女。

    当然、这一切自然也与慕容夜没什么关系。

    但蒋氏的一番话、算是让她无形间欠下一个人情。

    而她慕容夜、向来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还。

    所以她便答应助蒋氏一把。

    “休体丸”、人体服下之后会给人造成中毒身亡的假象,实则三日之后会正常苏醒,好生调理,便可恢复健康。

    当然、连夜制药已经是她能帮助慕容雅的极限的。

    剩下的,就和她没关系了。

    “小千、你说要想知道很久远的人和事、有什么途径吗?”

    用过早膳、慕容夜接过小千斟过的茶水,淡唇微抿,而后一手轻轻转着玉杯。

    或许是病急乱投医、慕容夜竟问起了婢女小千。

    闻言、小千清扫落叶的身形微震、转身、疑惑地看着慕容夜。

    “王妃可是寻什么人吗?”

    慕容夜点头。

    “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小千继续发问。

    慕容夜思考了一下,重重地点了点头。

    她需要确定、那一对神秘夫妻的身份。

    “传闻、王爷有一件搜罗万事的密室、或许、那里面会有你要找的信息。”

    小千秀眉紧锁,不确定道。

    “密室?在哪里?”

    慕容夜心下微惊。

    小千摇头。

    密室是王府隐秘、外界也只是传闻罢了。

    “姐姐、那、那个邪九他是哪房的小伙计啊。”

    慕容夜正在思考,突然、蝶儿清妙的声音传了过来。

    慕容夜愣了愣、疑惑万分地摇了摇头。

    “不是、他是君莫邪一手培养的邪王卫、负责什么我不太清楚、不过看他身手、干脆、狠辣、应该是分属刺客吧。”

    “怎么、你找他有事儿吗?”

    慕容夜略微诧异地看向有些害羞的慕容蝶。

    “啊没有、没有,就是有点好奇。”

    慕容蝶心中微震、被姐姐这么一问、不由得张口结舌。

    慕容夜嘿嘿乐道。

    不是下人呢。

    其实、在看到他和姐姐分庭抗礼的瞬间,她便知道他很不简单,却没想到他竟是名震天下的邪王卫。

    “姐姐、我一定要练武吗?”

    慕容蝶半红着面颊,错开了话题。

    “嗯、”这一点,慕容夜很坚持。

    她点头、柔眸宠溺地望着慕容蝶,伸手、轻轻揉了揉她那柔顺的秀发。

    “你需要自保的能力。”

    “为什么、我有姐姐、姐夫啊。”

    蝶儿面颊上的微红渐渐淡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疑惑。

    “傻瓜、姐姐不能一辈子跟着你啊。”

    慕容夜哑然失笑,看着面前的蝶儿。

    她、或许才是慕容府真正的嫡出小姐。

    慕容清愁该是多么无知、才将他人的骨血当做自己的心头宝。

    慕容夜暗想。

    “不要、我要一辈子跟着姐姐。”

    一听说姐姐有可能离开自己,慕容蝶慌了、伸手,猛地一把抱住慕容夜,灵俏的小脑袋在她胸前轻轻蹭了蹭。

    “蝶儿要一辈子陪着姐姐。”

    “轰”

    慕容夜登时如遭雷击。

    记忆的闸门大开、那个灵秀亲昵的丫头亦如面前的她、喜欢朝自己扑过来,蹭着自己胸口,笑嘻嘻地黏着她。

    “蝶儿、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的亲姐姐、你还会接受我吗?”

    慕容夜神情稍显涣散、反手,亦轻轻拥住了她、喃喃自语道。

    “什么、姐姐你说什么?声音大点儿、我听不清楚”

    蝶儿蹭着脑袋从慕容夜怀抱中探出了头,茫然摇头道。

    刚才姐姐说了什么吗?

    “傻瓜、我说不行从今以后,姐姐会好好锤炼你的。”

    慕容夜潋眸笑了笑,伸手亲昵地捏了捏她琼美的鼻尖。

    “当然、我要是不在的时候、就请邪九帮我好好看着你。”

    慕容夜佯装凶狠道。

    闻言、慕容蝶原本怏怏不乐的神色陡然一喜。

    只要想想那家伙也在、慕容蝶原本灰暗的心情顿时变得明朗了许多。

    慕容夜自然也想不到、她今日的逼迫、竟将她原本乖巧可爱的蝶儿彻底变成一个刁钻犀利的小疯子。

    多年后、当慕容夜再次回首往事。不禁、扪心自问,自己当年是否做错了。

    那时、蝶儿早已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女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