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慕容夜咬了咬唇角,清澈的眸底闪烁的惊奇无异于发现了新大陆。

    君莫邪依旧是半黑着脸,但那揉捏着慕容夜腰间的大掌闻言却是不安分地动了动,游走在后者那初见丰腴的嫩臀之上。

    “啪!”得一声,一阵清澈的声音响起。

    带着那微微颤动的涟漪,空气中悄然氲荡起一抹暧昧般的桃红色。

    “喂、你干嘛!蝶儿还在呢!”

    慕容夜本就粉嫩的俏颜顿时一片通红,宛如熟透的樱桃,带着天然的妩媚诱惑。

    这个混蛋、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想惩罚小孩子那般打自己屁股。

    慕容夜又羞又怒,以往伶俐的口舌在此刻彻底打结。

    “这次就算了、若有下次、本王绝不轻饶!”

    低沉地声音几乎是吹着耳鬓而来,麻麻酥酥地呼吸声,惹得慕容夜脖间痒痒的。

    “啊”

    慕容夜一声嘤咛,抬头,一双娇眸娇嗔怨懑地望向君莫邪这个登徒子。

    这个人、口中说着算了。手底下可是没闲着。

    就差上下其手了。

    慕容夜心中暗恼,娇躯扭动,就欲推开这一大清早醋意横生的家伙。

    真是的、她不就是找他手下来给蝶儿做个示范吗?至于这么小气吗?

    对了、蝶儿?

    慕容夜回头,紧张兮兮地看向蝶儿,自己这副窘态,要是让蝶儿看到了,她这个姐姐的光辉形象可算是彻底毁了

    可人影空空

    慕容蝶见势不妙,早就麻溜跑开了。

    现在。

    整片紫竹林除了越贴越近的自己和某人,甚至连一只秋蝉的鸣唱都没有。

    蓦然、一股热烈地气息扑了上来。

    慕容夜身体一震,身体仿佛瞬间贴上城墙般,硌得她有些不舒服。

    唇瓣之上,一袭冰唇,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一路狂卷,急促霸道的呼吸,堵得慕容夜有些难以呼吸。

    又尬吻?

    慕容夜伸手,试图阻止面前男人的霸道猖獗。

    可纤纤玉指抵在君莫邪胸膛,任凭她如何用力,君莫邪竟半步微移,甚至于那双不安分的双手,早已在自己身上游走。

    他愈发低沉的呼吸、带着点点狂澜般的火热,慕容夜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她想挣扎、奈何根本动辄不了焚身的君莫邪。

    若是以前的慕容夜、如此绝色美男再侧、若不抹干吃净、决不罢休!

    可现在慕容夜想起自己那诡异叵测,尚不明朗的身世。

    心底便有些发寒。

    若君莫邪不曾给过她太多感动,她此刻亦会毫不犹豫地回应他。

    是的、她怕。

    她怕自己的身世真如所预料那般。

    她、不想将他卷入地狱深渊。

    她用了一个晚上,彻底研究了不老山九牛一毛的势力。

    很强!

    强到她根本难以想象。

    “乖、别乱动”

    耳侧、君莫邪原本清冷的嗓音因为变得喑哑一片。

    君莫邪此刻很苦恼。

    她的挣扎反而将自己原本压抑的那股邪火尽数牵引,身体之中,某种东西逐渐变得愈发喷勃。

    这一刻、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疯狂地叫嚣着、沸腾着。

    让他仅存的理智点点溃散。

    “乖给我好吗?”

    他想要她。

    天下女子芳华万千、他唯独只爱她的骄横无赖、霸道猖狂。

    慕容夜挣扎的娇躯一震。

    他低沉的声音、眷恋的温暖,刹那间,险些让慕容夜失了心神。

    他、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慕容夜心下震撼。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可、面前这个叱咤沧源的男人,仍在欲火焚身之时,选择疼惜地询问自己。

    留着自己的尊严。

    张了张口、慕容夜想要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奴婢见过王爷、王妃!”

    就在慕容夜左右为难之时,突然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女音。

    “内家高手?”

    君莫邪回头、身体内原本潮水般的躁动在正在被他逐步强压。

    冷眸微凛,他回眸仔细打量着手端银盘、一身白衣的魁梧丫鬟。

    丫鬟正是小千,此刻、她素手端着王妃的早膳,明眸微抬,如君莫邪打量着自己那般堂堂正正地打量着君莫邪。

    行动大方、没有一丁点儿属于小丫鬟的怯懦。

    “你习过武?”

    一手松开慕容夜,君莫邪亲昵地半拥着她,一边开口,神色不善地看着这故意坏了他好事儿的小丫鬟。

    这丫头刚才那句、很明显用了内力。

    这可不像是一个普通丫鬟该有的。

    更何况、她魁梧的身形、睿智沉静的眸子总会让自己不自觉联想到一个人。

    “奴婢旧居西城。”

    两相试探,倒是小千率先移开眸子,淡然移步,将慕容夜吩咐好的早膳放置于一旁的石桌之上。

    沧源西城?

    慕容夜面上的绯红一震、瞬间倒是清醒了不少。

    连日来,她了解了不少沧源文化。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沧源西城、边交北方匈奴,那里的民众、从牙牙学语的三岁孩童,便开始学习武功,为了便是在这乱世寻找一方安逾之地。

    君莫邪神色微动。

    沧源西城、他知道。

    那里号称是战神之乡。

    三年前、北方失守、匈奴大举进兵,少杀掠抢、西城人群体反抗,死伤一片,若不是君莫邪率兵万里支援,西城战神之乡的名号,怕是彻底沦为传说。

    “何故出来?”

    君莫邪疑惑开口。

    那里的人、生性高傲、行为乖张、一般不世出的。

    “为了生计。”

    小千开口、淡漠的神色似乎一点儿也不想搭理君莫邪。

    “王妃身子娇弱、昨日皮肉之上尚未痊愈,怕是不能大动干戈、还请王爷体谅。”

    蓦而抬头,小千一双眸子凉凉地扫了君莫邪,神色满是哀怨。

    “咳咳”

    闻言、一言不发正在用膳的慕容夜一阵轻咳、被刚入口的桃羹呛住了。

    呛得她泪眼朦胧,直在眼眶中打转儿。

    大动干戈?

    什么用词?

    这丫头是想呛死她吗?

    慕容夜心中哀嚎。

    她这一咳、顿时引来两束关切的目光。

    小千流眸百转、不等她上前,君莫邪抚手至其背角,替慕容夜轻轻舒缓了气息。

    扭头、君莫邪清冷的神色凛寒万分地盯着小千。

    他余光注视到,慕容夜被呛着时、这个丫头,似乎比他还有上心。

    她、一定不简单。

    君莫邪轻轻眯起眸子,唇角微潋,不咸不淡地扫了她一眼。

    “本王的女人、本王自会心疼。”

    四眸相对、空气中隐约飘荡着火药般的争锋相对。

    “你们聊我、我回屋吃”

    感受着愈发低沉的气压,慕容夜轻轻缩了缩脑袋,压下面颊的红润,揉了喉咙,逃也似的就要离开。

    这个小千竟一点儿也不介意君莫邪这家伙的冷气场。

    还是,壮硕的人、都比较耐寒?

    慕容夜心下暗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