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从慕容府出来的瞬间,君莫邪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异常。

    清展的娇颜上,那双轻灵的眸子显得格外红肿。

    显然……

    她,哭过了。

    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的是一种凄暮哀凉。

    来不及想发生了什么,君莫邪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后面扳过她羸弱的娇躯,心疼万分地直视着那双略有红肿的眸子。

    慕容夜只感一道强悍地力道带着自己,随即她有些恍惚地看到了君莫邪炯炯有神的双眸。

    唇角颤动、原本冰寒的眸子在这一刻尽是复杂与心疼。

    “是他们?”

    看到慕容夜眼底的凄凉哀漠之时,君莫邪只感觉心脏猛地一抽,语气不可避免地寒了几分。

    周身素淡清寒的气场也在话音落地的瞬间变得锋利无比。

    继而转身、大有一副要拆了慕容府的气势。

    “不是!”

    君莫邪眼底的心疼担忧,慕容夜看得真真切切,知道是自己让他误会了,在他转身的瞬间,慕容夜从身后,第一次发自内心地从背后抱住了他。

    “我没事儿。”

    慕容夜几番弯了弯嘴角,最后只能无奈挤出一抹苦笑。

    侧着脸蛋儿,将全身的力量压在君莫邪的后背,皓腕轻轻用力,双手叠加、像是孩子般生怕失去爱物那般紧紧抱住君莫邪。

    好温暖。

    慕容夜轻轻闭眸。

    胸膛中那股寂寥再次袭来,蒲叶般的睫毛再也承受不住眼角的微润,一行清泪……无声无息滑落,渗入君莫邪一身官服。

    被慕容夜突然抱着,君莫邪先是一愣,感受着她温软的娇躯与那淡若缥缈的馨香,这一刻,他能感到她的心,正在为他慢慢敞开。

    可下一刻、后背传来的润湿感使得君莫邪上扬的嘴角骤然僵在原地。

    她哭了……

    君莫邪背着她的俊逸面庞瞬间扭作一团。

    颀长的身躯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挺拔如松,任由她紧紧抱着自己。

    二人就以这种奇怪的姿势伫立在了慕容府门外,完全无视来来往往女子、羡慕疑惑、嫉恨愤恨的眼神。

    ……

    最后、两人共乘一马,伴着夜色,温情满满地回了王府。

    一路无话,慕容夜就像一只贪恋温暖的小猫儿,依偎在君莫邪胸前。

    笑意温脉、君莫邪轻轻环抱着她。

    他什么没说、也没再多问什么。

    只是将惹哭这丫头的人暗自记在了心上。

    ……

    回到王府,告别了君莫邪,慕容夜一个人顺着小路走向自己的紫竹苑。

    这时、一个彪悍的人影突然蹦了出来。

    “王妃、晚上好!”

    低沉略带磁场的声音,若不是仔细辨认,慕容夜兴许会觉得是个男人。

    “好、好什么好啊!小千……大晚上,你是要吓死人吗?”

    慕容夜几乎是下意识半侧身子,无奈地拍着胸脯。

    经这丫头一咋呼,她发现原本徘徊在心头的复杂情绪悄然疏解了许多。

    “王妃这不是还没死吗?”

    不知道是不是慕容夜的错觉,她总觉得黑暗中的小千轻轻勾了勾嘴角。

    “迟早会被吓死的。”

    慕容夜白了她一眼,尽管是夜晚,也不失万种风情。

    “王妃需要传晚膳吗?”小千继续道。

    这么一问、慕容夜反而觉得有些饿了,便轻轻点了点头。问道。

    “蝶儿怎么样了、她吃过了吗?睡下了吗?”

    闻言、小千先是一呆,隐藏在黑暗中的眸子悄然闪烁了几下。

    “蝶儿小姐很好、已经用过晚膳了、还没有睡、似乎……在等王妃回来。”

    小千轻轻颔首,井然有序地回答着慕容夜的问题。

    这下倒是慕容夜略微有些惊讶了,看着口齿灵俏,心思细腻的小千突然心生几分欣赏。

    她心急之下,问的都是一些琐碎小事,但这看似魁梧的丫鬟竟然都一一记得,单是这份细心,便大大超越了小丫那个小马虎了。

    “其实……你更像一个男人。”

    慕容夜双眸静静地打量着小千,蓦而兀自爆出一句让小千陡然震惊的一句话。

    “王妃是在嫌弃小千吗?”

    黑暗中,小千的语气有些疲惫。

    “没有、没有。”

    闻言,察觉到自己失言,慕容夜连忙挥手,真是的,她怎么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呢?

    “那个、小千……我快要饿死了,你快去拿晚膳吧。”

    慕容夜尴尬地推着小千,催促道。

    继而逃也似的疾步离开。

    看着那匆匆而去的俏影,黑暗中、小千魁梧的身形逐渐显现出来,平厚的唇角悄然勾起一抹若有所思的戏谑。

    ……

    “姐姐!”

    慕容夜推门进去,慕容蝶恍若受了惊吓、宛然弹跳一般从凳子上跃了起来,俏颜绯红,有些手足无措地看向慕容夜。

    慕容夜疑惑地看了眼慕容蝶面颊的红霞,心中纳闷、疑惑道。

    “蝶儿你不舒服吗?面颊怎么这么红?”

    说罢、三步并作两步,慕容夜不由分说地拉着慕容蝶仔细查探。

    “诶呀……姐姐,我没事儿啦。金太医说我只要休养几天就好了。”

    慕容蝶调皮笑道、蓦而明眸,几番犹豫地看向慕容夜,踌躇道。

    “姐姐……我、我能不能在王府多玩几天啊。”

    说出这句话,慕容蝶的脸干脆红到了粉嫩嫩的耳根。

    慕容夜以为这丫头是和自己见外,不由得好笑道。

    “怎么不行啊……你姐我可是邪王的老婆、这王府、你想住多久都没问题!”

    慕容夜一脸豪气道。

    “真的?”

    慕容蝶抬头,恍若一个要到糖果的小孩儿般愉悦。

    美丽的双眸中闪烁着慕容夜看不懂的情愫。

    “真的。”

    慕容夜好笑地揉了揉蝶儿的发梢,合着这丫头等她这么晚,就是为了和说这事儿啊。

    正巧、她也打算留下蝶儿,好好栽培一番。

    前世、她狂妄自大地以为自己可以保护好她,结果、残忍的现实让她失望了。

    现在……时光重来。

    加上她的身世很可能与那神秘势力不老山有些渊源,或许……还会是某种敌对的关系。

    想到这儿、她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慌。

    尽管、她发誓,只要她活着,就不会允许任何人动蝶儿一根汗毛。

    可、若是自己死了呢?

    若是出现了连自己也无法抗衡的敌人时。

    谁来保护她的蝶儿?

    “不过……姐姐只有一个要求。”

    慕容夜突然敛了笑意,万分慎重地看向慕容蝶,认真道。

    “嘻嘻、别说一个要求,就是十个要求蝶儿都没问题。嘿嘿、姐姐我先去睡觉了、姐姐晚安啦。”

    盛喜之中的慕容蝶并未注意到慕容夜变幻严峻的神色,她就像是一只欢欢喜喜的蝴蝶,欣喜万分地跑开了。

    慕容夜无奈地看着这一幕,唇角微微勾起。

    这个丫头、要是永远能这般开开心心就好了。

    ……

    与此同时、正轩阁。

    君莫邪处理了连日来积累的政务,揉了揉鬓角,轻轻站在窗户边,远远眺望着远处那一处紫竹林。

    她、应该是睡下了吧。

    负手而立,他静静地站在长夜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良久。

    “邪一、调查下慕容府所有人的背景。”

    君莫邪忽然开口,凛然冰薄的声音就连暗地的邪一都冷不禁打了个寒颤。

    邪一诧异地望着君莫邪萧瑟的背影。

    他不明白,感觉王爷和王妃关系挺好的,怎么王爷转眼又调查起了王妃?

    难道、王妃真的是慕容狄那个老狐狸派来的奸细?

    只要一想到王妃那般聪颖绝世的女子可能对王爷不利,邪一的心里便有些难受。

    只是、邪一错了。

    君莫邪这般作为,只是为了……切断一切可能伤害到慕容夜的所有人和事。

    他宁愿看到她对他撒泼,耍横、卖萌,无礼。

    也不愿看到她那倾断心肺的泪痕、那样,比拿匕刀剜了他还难受。

    原来、不知不觉、他对她,竟到了如此情深的地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