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单凭太医一人的执词预言、你们就想说我不是慕容府的血脉?”

    慕容夜有些好笑道。

    在二十一世纪的科技发达的地球,也有鉴别错误的时候,更何况在这落后的冷兵器时代了。

    “不、之所以这么猜测、是因为你、像极了一个人。”

    这时、抽泣不停的蒋柳月突然抬起红肿的眸子看向慕容夜。

    秀眉微蹙、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

    “我记得、那是我刚生下雅儿不久。清愁对我甚是疼爱,那时候,花姐姐虽然是慕容府主母,我却有了很多殊荣。有一次、我和清愁赌气,仗着他的疼爱、一气之下去了府中的禁宅。”

    花无情一边说着、一边抬头,试图从慕容夜脸上找寻着什么。

    “禁宅里面有什么?”

    心头微跳、慕容夜只觉有些口干舌燥。

    她感觉、花无情接来下的话或许会颠覆她所有认知。

    “一名女子”蒋柳月轻轻咬了咬下嘴唇,面容之上至今犹残存着相见之初的震惊。

    “准确的说、是一个快要临盆的一名女子。”

    慕容夜心中再次“咯噔”一声。

    “她很美美的超凡脱俗、美的遗世独立。”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高雅妙丽的女子,单是远远地望她一眼,感觉都是亵渎。”

    “而你除了尚存一些青涩外、和当年的她、几乎一模一样!”

    蒋柳月接下来的话让慕容夜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

    “她是谁?”

    蒋柳月摇头,自嘲地笑了笑。

    “起先、我还以为她是慕容清愁新看上的小妾、可、看那女子独立纯冷的气质,我下意识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蒋柳月抬头,真心地看着慕容夜。

    “她很美、也很善良。”

    “遇到她那天、栀花漫天、她一袭素纱,青丝飞扬,如仙如醉的模样我至今难忘,她一手执笔,一手万分爱怜地抚摸着那隆起的小腹,笑容宠溺地注目面前地清砂纸砚。”

    “那上面、娟若流水的印着一个“夜”字”。

    这一次、慕容夜已不止是震惊那么简单了。

    心中那种愈演愈烈地想法呼之欲出。

    “她看到我出现也有片刻的惊讶、但她素养很好,很快平静下来,冲我嫣然一笑,那一刻,和她的美相比,百花凋零、天地失。”

    “她的清秀绝丽、纵然我身为女子也难以嫉恨起来。”

    蒋柳月由衷叹息道。

    “就在我发愣间、里内开了、慕容清愁走了出来。不准确地说是,一个酷似慕容清愁的男人出现了。夫妻同床共枕,我一眼便知道,那个人、不是慕容清愁。”

    “他没有慕容清愁那股痞气,他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把宝剑、聚天地之灵、凌万物之主。他的身上,似乎浑然带着一股天然的威严霸气。而他自始至终看向女子的缱绻眼神、更加让我确信他不是慕容清愁。”

    慕容夜眼角一涩,只觉一团暖流渐渐涌了上来。

    她猛地抬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让那股暖息重回胸膛。

    这一刻、慕容夜似乎明白了沧源那个口口相传的盖世英雄是谁了。

    “后来呢?”

    “他们怎么样了?”

    慕容夜嗓音有些喑哑,就像痛哭过后一般。

    蒋柳月再次摇头。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们、也是最后一次。”

    “后来花妹妹顺利诞下一名女婴、也就是你”

    “任凭我撒娇耍横,慕容清愁甚至宁愿和我冷战,也不告诉我与他们一字片言有关的事情。”

    蒋柳月说完、深深吸了口气,神情似乎显得有些犹豫。

    这一幕,并未逃过慕容夜的探查。

    “你还知道什么?”

    “比如他、他们的身份、来历以及,现在,在哪里?”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慕容夜能明显感觉到胸腔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脏。

    爸妈!

    那可能是她真正的爸爸妈妈。

    然而、现实再一次让她失望了。

    蒋柳月再一次摇头。

    “你问的这些,我曾也有想过派人去查,但都石沉大海了。”

    “只是在你出生的不久后、发生了一件震惊天地的大事。”

    “什么?”慕容夜心下一跳,隐约感觉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同年秋月、浩瀚星海的不老圣灵倾巢而动、率领万千高手决战断魂崖。”

    “那一战、日星隐耀、天崩地裂,没有人发生了什么。那一天,天下人都在猜测,究竟是何种势力强行对上了天地神罚的不老圣灵。”

    “结、结果呢?”

    慕容夜几乎是颤抖着问出这一句话。

    心里,另一种不好的猜测一遍遍涌上心头。

    不老山、又是不老山!

    “最后自然是不老圣灵凯旋而回。”

    蒋柳月黯然叹息了口气,继续道。

    “但是、那次大战,不老圣灵似乎大伤元气,此后十几载,始终选择蛰伏,直到近来几年,才稍稍有了点动静。”

    “你是想说和不老山交战的人是他、他们”

    问出这句话,慕容夜仿佛全身的力气尽数被抽空。

    “我不知道、”蒋柳月摇头,“我想说的是、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的、另一件诡异之事儿。”蒋柳月突然抬头,若有所思地看向慕容夜。

    慕容夜抬眸,轻灵的眸子充满哀伤地对上蒋柳月。

    “那一年、不老圣灵突然对这全天下下了一道召令、严格探查三个月有余的婴孩儿”

    “他们似乎在疯狂地寻找着什么。”

    “所以,我猜测他们要找的人,应该是你。”

    蒋柳月抬头,精明的双眸再次划过一行清泪。她目光乞求地望向慕容夜,虽然她查询多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慕容夜就是当年那个神秘女子的女儿。

    但事到如今,她只求将功补过,能抵消自己所做的罪孽。

    “噗通”一声,似乎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慕容夜径直对着窗外的天空跪了下去,素指如纱,轻轻掩面,任凭那温热的气息滑落脸颊。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慕容府的、冥冥之中,她似乎就确信了,蒋柳月口中的那对夫妻,正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这一刻、她并不想去找她娘亲花无情去求证,她只想默默地找了角落冷静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