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一言既下,慕容夜身形微动,笑语嫣然地出现在房内。

    凝眸淡笑,她略带深意地望着蒋氏面前的柳橙花糕等一众菜肴,心中不由得唏嘘。

    看来、慕容狄虽然打算与这女人划清界限,但实际倒是没有真的为难她。

    这一点的做法,倒也算是个男人。

    慕容夜暗自心想。

    “不知姨娘找我何事?”

    瞥了眼仍自惊喜的蒋氏,慕容夜蹙眉,淡漠地开门见山。

    闻言、蒋氏立马收了自己的震撼与惊讶。

    她以为慕容夜拒绝了她、现在看到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怎么能不激动?

    “求你救救雅儿。”

    慕容夜干脆,蒋氏也不绕弯,“噗通”一声跪在慕容夜面前,憔悴不堪的眸底闪烁着无限乞求。

    “凭什么?”

    慕容夜只觉得有些好笑。

    慕容雅对蝶儿所做的事儿,让她恨不得一手活活劈了她,何谈救她?

    “夜儿、我知道我没资格求你。”

    慕容夜的态度让蒋氏有些发慌,她纤细的膝盖蹭着地面,双手卑微地拉着慕容夜,将曾经所有的骄傲尽数揉碎在泥土中。

    “我知道、我无耻!我该死!但蝶儿她是无辜的”

    一行清泪自蒋柳月眼眶无声滑落。

    “错就错在蝶儿爱上了君莫邪。”

    蒋柳月苦涩一笑。

    “六岁蝶儿从六岁那年就爱上了君莫邪。”

    “是我的贪图荣华葬送了她。”

    蒋柳月心痛万分地抬眸,柔弱乞求的神色在这一刻变得坚定。

    “所以、该死的人是我!该被千刀万剐的人也是我、我只求能用我这条卑贱之命来换我的蝶儿。”

    说着、蒋氏猛地转头,朝着桌角用力冲了过去。

    “苦肉计、对我可没用!”

    慕容夜冷然皱眉,近在咫尺间挡住了一心赴死的蒋柳月,语气微寒道。

    “如果你找我来是想让我看你们母女情深,我想我可以回去了。”

    慕容夜凉凉道,胸腔有些压抑。

    她一向无情、这一刻说出的话却似刀如箭地凛虐着自己。

    蒋柳月、她是真的一心求死。

    而她、不得不承认、一向冰寒无情的自己,在这一刻,竟然对她心生怜悯。

    “不、别走求你,救救我的雅儿”

    蒋柳月突然大哭,娇音啜泣不断。

    慕容夜黑线。

    她是有些不忍。

    但让她昧着本心去就慕容夜,她自然也做不到。

    “若我没记错的话慕容雅身边,是有一个武功高强之人吧?”

    “他的话,要是想从太子府中寻出一人,应该不算难吧。”

    慕容夜忖道,说的正是老奴。

    “不是我不想而是、自从中了你的毒、内力日夜渐失、上次刺杀太子妃,已是我的极限。”

    慕容夜话音刚落,门被应声推开。

    一个佝偻身形慢着颤颤脚步进来,深灰色袍子将他衬托地越发枯瘦,要不是那双阴骘森森的眸子,慕容夜根本认不清来人。

    “是你!”

    慕容夜心下警惕。

    这个人,正是杀死真正慕容夜的凶手,也是上次百花宴上刺杀自己的人。

    “逼人王努、见过夜小姐。”

    老奴躬身行礼,阴骘的眸子在看向蒋柳月的瞬间变成一片柔溺。

    慕容夜身形一震、这种眼神、她从君莫邪那里也不曾少见。

    一时间、各种猜测自脑海一一划过。

    “其实、月儿是我此生唯一爱过的女人,只是、曾经的我心高气傲,仗着自己拳脚功夫了得,以为可以给她更好的生活,却忽视了她只是一个女人。”

    王努苦涩勾唇,一双柔眸愧疚万分地望向蒋氏。

    “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我将月儿独自留在青楼,独身闯荡,却不知道那时候,她已经怀了我的骨肉。”

    “你知道青楼会怎么对待那些怀有身孕的女子吗?”

    王努突然抬头,凄凉万分地看向慕容夜。

    慕容夜则是深深地震撼。

    “青楼女子的孩子男的代代为奴,女的,代代为娼。”

    蒋氏抬眸,泪寒满面地望向慕容夜。

    声音喑哑含糊道。

    “虽然我恨、恨他抛弃我和孩子。但我、不想认命!我不想我的孩子重走我的路!”

    蒋氏声色一戾道。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结识了与兄长一起玩逛青楼的花无情。”

    “那时候,她还是花家的嫡出小姐,单纯善良,待人平和。像极了现在的蝶儿。”

    “她见我身世凄苦,替我赎了身。将我当做贴身丫鬟收在了身边。”

    蒋氏仰头,一行清泪再次划过,似乎在为当年那个女孩儿祭奠。

    “然后、你贪得无厌、抢了属于她老公、夺了属于她的一切?”

    慕容夜心中一震、冷声讥讽道。

    这简直就是现实版樵夫与蛇啊。

    “不、”谁知蒋柳月摇头、努力为自己辩解道。

    “我本来没有打算取而代之的、是慕容清愁、他见我妩媚动人,便心生不轨。为了肚子里孩子的将来,我只有孤掷一注!”

    “起先、我对姐姐还有些愧疚、久而久之便成了理所应当,后来我在虚荣的路上越走越远,便有了现在的我。”

    蒋氏悲凄万分,蓦而眸彩黯凄地看向慕容夜。

    “所以、该死的人、是我。求你救救雅儿。”

    说着,蒋柳月头脑扣地,不停地跪拜着。

    一旁的王努见状,连忙上前,心疼万分地将她搂在怀里,口中不停道。

    “月儿、都是我的错,该下地狱的人是我、是我啊”

    这一幕,看得慕容夜有些呆愣。

    什么意思?

    合着他父亲慕容清愁才是喜新厌旧的渣男?

    这怎么和沧源口口相传的那名开国元勋慕容清愁根本判若两人啊。

    “雅儿不是慕容府的人、其实,你也不是。”

    正在呆愣间,一旁紧抱着蒋柳月的王努突然开口了。

    一句话,却让慕容夜登时愣在了原地。

    她也不是慕容府的人?

    “什么意思?”

    慕容夜转身,冰眸灼灼地看向王努。

    王努摇头。

    “其实、具体事情我也是曾听月儿零零星星说过一些。”王努开口。

    “花无情怀孕时,月儿曾买通太医,那时候太医给的诊断是世子。”

    “可后来却生下了你。”

    “诡异的却是那次生产之后,所有参与的丫鬟嬷嬷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就像是”

    王努阴骘的眸子有些心悸地看向慕容夜,抹了抹脖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