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检测出盗版!“臭丫头!你对我做了什么?”

    慕容狄双手挥动,闭起眼帘,口中还不忘朝着慕容夜咆哮着。

    这死丫头的手段、倒是令人有些胆寒。

    天生火、嗜残血、那种天蓝色的无名火焰曾烧毁了不老圣灵,更何况是自己了。

    浅浅淡笑,相对于慕容狄的暴躁与恐惧,慕容夜不过轻轻拍了拍手,冷眼旁观地望着这一切。

    “没什么、叔父每日日理万机,夜儿只是想替叔父分点忧。”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这种粉香、只有通过肌肤接触才能发生作用……”

    唇角牵动,慕容夜眸色狡黠地看向慕容狄。

    肌肤接触?

    慕容狄身躯一震、触电般地收回了空中的双臂,猛然后退,一双戾眸横扫而来。

    “你给我下了什么毒?”

    几息之间,慕容狄只觉周身血脉蓬勃,一股无穷无尽地精力自体内磅礴而出,就连多年的暗疾,在这一刻也显得轻缓许多。但这却不由得让他更加警惕了起来。

    慕容夜、他可不信这个丫头会这么好心。

    慕容夜嘿嘿一笑。

    “怎样、叔父,是不是感觉身体内似乎充斥着庞大的力量啊?”

    “叔父不必惊讶、你这样的状态至少会持续一个月……”

    慕容夜冲着对方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眸子稍显得有些幸灾乐祸。

    “当然、消极的一点便是……”

    “在此之间、若是叔父情动难抑、克制不了自己,恐怕会精血爆体而亡呢。”

    慕容夜偏头微笑道。

    闻言、慕容狄赫然大惊,看向慕容夜的眼神瞬间杀气腾腾。

    “解药给我!”

    慕容狄神色阴骘道。

    “没有解药。”

    慕容夜无奈地摊了摊手。

    “这本就是一种大补之药。”

    “你见过有解药的补药吗?”

    “臭丫头、你找死吗?!”

    慕容狄冷面微寒,劈手就预朝着慕容夜而来。

    淡淡挑眉,慕容夜神色不动,轻灵的眸子中尽是一副气定神闲。

    ……

    “夜儿、桃羹好了……快尝尝。”

    剑拔弩张之际,花无情妙语飘飘而来,笑语嫣然地端着桃羹,一边唤着慕容夜,一边轻轻地吹着。

    见到娘亲、慕容夜冷眼扫了眼慕容狄,当即收了凛冽气势。展眸含笑,顷刻间化身为那乖巧动人的小丫头。

    “唔……好香啊。”

    贪婪地吸了一口,慕容夜嘿嘿乐道,接过花无情手中的桃羹。眸眼弯成了月牙。

    “哼!”

    慕容狄轻轻冷哼、怒然拂袖而去,看的一旁的花无情有些呆愣。

    不见王爷、小叔又一副焦恼模样。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嘿嘿。

    慕容夜一面低头大快朵颐,一面扫了眼慕容狄仓皇而去的背影。

    这个家伙、怕是以后连见娘亲面儿的都不敢见了吧。

    至少这一个月内、母亲是绝对的安全。

    慕容夜心中暗乐。

    要不是这丫起心不善,她也不必用这种有点丧心病狂的手段。

    其实、慕容狄所中的真的不是什么毒。

    而是补药……

    不过、自古都有虚不受补的说法,慕容夜准备的量,足足让慕容狄难以招架。

    再加上她加了些别的。

    一方面让他大受补益,一方面让他邪火无处可消,她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惩罚他的狼子野心。

    可怜的慕容狄、他现在武道精进,怕是连三里外女子的芳香都能嗅到吧。

    只可惜、看到吃不到。

    啧啧……可怕就可怕在,他若一个隐忍不当、乱了闺香、精血逆转,爆体而亡,倒也不是说说而已……

    因此……慕容狄出门的瞬间,直接下了一个死命令,遣散府中所有女眷,就连花无情,他也把她安排到了距离自己最远的地方。

    实在是……诱惑太大,隐忍得痛苦啊……

    ……

    “味道怎么样?”

    看着慕容夜贪恋畅饮的模样,花无情轻轻淡笑,满眸慈爱。

    “嗯嗯……棒、娘亲做的……&”

    慕容夜语无伦次地唔唔道,清灵的眸底涌上无限满足。

    这就是母亲的味道吗?

    这种温馨……是她曾所感受不及的。

    ……

    “娘亲,我走了……”

    “娘亲放心,我会照顾好妹妹的,等她伤愈,我就带她回来见您。”

    愉快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转眼慕容夜则需要离开了。

    毕竟、蝶儿那里,她也是放心不下的。

    “好好照顾自己啊。”

    花无情不住点头,从慕容夜那里,她已经知道了蝶儿无碍,心中的石头自然也落了地。

    二人又是一番依依不舍。

    ……

    君莫邪应该在府外等自己,慕容夜一边想,一边朝门口走去。

    正在这时,一抹深绿色的小厮迎面撞了上来,生生抵住了自己去路。

    依慕容夜的警觉性自然是可以完美避开。

    可就这时、那名小厮却开口。

    “蒋氏传话、事关姑娘身世仇谜、请姑娘走之前务必前去相见。”

    一语既罢、小厮连忙倾身后退,嘴里不住地道歉,唯唯诺诺的模样,仿佛先前的郑重其事与他无关。

    “身世?”

    慕容夜心下纳闷。

    她好不容易瞅中机会扳倒了这女人,这女人竟然还不消停?

    慕容夜本想转脚走开,可在转身的刹那,不知为何,脑袋里却猛地蹦出慕容狄那盛怒之下骂自己是外人的话。

    不知为何、慕容夜总感觉事情有些蹊跷。

    或许……

    还是去见一见蒋氏吧。

    慕容夜心中暗道。

    以前的蒋氏她都不惧,更何况现在了。

    她倒是想看看她还能翻起多大波浪。

    ……

    慕容夜打定了主意,却并不知道蒋氏被禁足在哪里,也不能贸然打听。

    就在她纠结之时。

    先前的绿衣小厮端着一盘简单药膳出现了。

    那模样、像是在给什么人送东西。

    慕容夜心中一动,朝着相反的路径而去。又在一个隐秘的角落悄然转身,幽灵般隐匿随行而去。

    ……

    路不远、似乎是在一间废弃的宅院。

    秋风阵阵,卷起漫天落叶。

    慕容夜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在看到绿衣小厮出去半晌之后。

    她才悄无声息地从后门潜入。

    “柳橙花糕、看来……叔父对姨娘也并非无情无义啊。”

    空荡寂冷的房间,响起慕容夜故作挑衅的声音。

    闻言、蒋柳月娇躯一顿,原本失意的眸子陡然一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