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行快步,慕容夜很快甩开众人视线。

    此刻她的心中只有先前那惊鸿一瞥间留下的俏丽娇色。

    一身粉色罗绣,一张纯美丽颜。

    “蝶儿”

    一声恍若梦呓般的喃喃之后,慕容夜终是失魂落魄地立在原地。

    看着身边人来人往的人流。

    苦涩一笑。

    她怎么忘记了。

    她的蝶儿、早就死了

    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异世国度?

    前世的她,自小便是孤儿。

    受尽杀手组织的锤炼折磨。

    六岁那年,她随行执行任务,剿灭一窝贼首。

    释放了被买卖奴役的一众妇女。

    在那里,她遇到了尚在襁褓中的蝶儿。

    蝶儿的母亲早已被蹂躏至死,幼小的她只能面色乌青的等待死神的召唤。

    许是同样都是孤儿。

    又许是怜悯心作祟。

    她走了她,取名慕容蝶。

    从那时起,六岁的慕容夜再也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她有了家庭,有了妹妹。

    至此之后,慕容夜执行任务更加犀利与拼命。

    只因为她还有一个很小的妹妹需要她照顾。

    她也遇到过许多凶险万分的任务,刀锋取舍,生死交迭。

    无数次,当身边一**人倒在血泊。

    又无数次,她从死人堆中艰难爬起,完成一项又一项必不可能的生死任务。

    一切,只因为。

    在心中,那个牵挂着的妹妹。

    那个明明学会走路还要自己抱抱。

    跌倒了会找自己撒娇。

    做错事会拉着自己衣角委屈道错的小丫头。

    就这样

    一年一年,慕容夜终成一代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

    她以为,她会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妹妹

    。她以为,她可以给妹妹更好更完美的生活。

    至少,不至于像她这般手染无数鲜血。

    然而,她错了

    杀手无心,方能纵横千里。

    弑杀无情,方得无拘无畏。

    而她,心里早已有了牵挂与不舍。

    从那时起,妹妹便成为所有人攻击自己的目标。

    她犹记得,那天。

    断念崖。

    黄沙飞舞。

    她一袭粉裙,翩跹如蝶,纯美如仙。

    任凭风沙肆意撩起她那秀美的长发,她朱唇紧咬,清眸含泪,看着被重重围困着的自己,苦苦哀求道。

    “姐别管我,你快回去!”

    只是,傻丫头你都叫我姐姐了。

    这个世界上,怎会有惘顾妹妹生死的姐姐呢?

    慕容夜黯然叹息,闭眸。

    内心一片荒芜。

    说到底,是她逼死了她的蝶儿。

    说到底,还是她不够强大!

    良久。

    时间恍然过了一个世纪,慕容夜终于从自己尘封的记忆中抽离。

    黯然摇头,心下苦笑。

    她一定是得了失心疯。

    不然,怎会觉得见到了蝶儿呢?

    她的蝶儿,六年前,已经死了

    死在她的怀里,于万里风沙埋葬。

    十六年前,她亲手抱起尚在襁褓中的她。

    十六年后,她又亲手将她埋葬在暗无天日的地下。

    果然,她慕容夜的一生。

    注定了天煞孤星!

    苦笑勾唇,看了眼天色,慕容夜转身,向着百花宴的方向而去。

    “蝶儿你跑哪里去了。”

    花无情一把拥住慕容蝶,宠溺地揉了揉她的鼻尖。

    “娘亲我去看看,说不定,我能找到姐姐呢。”

    慕容蝶嘿嘿一笑,调皮地冲花无情扮个鬼脸。

    “你这丫头”花无情顿时无奈。

    “百花宴人流复杂,别说找姐姐了,你自己都会先走散的。”

    “怎么可能我识路的!”

    慕容蝶不愤嘟唇。

    “不过,娘亲,我刚才、好像真的听到姐姐的声音了。”

    慕容蝶一脸沉思。

    刚才,神思飘转间,她感觉清清楚楚听到了姐姐在唤她“蝶儿”。

    声音忧心难耐,如泣如诉。

    她转身,反射性地想应声,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只是,这她没说,青天白日,说起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只当她是幻听了吧。

    可她就是十分确信,就是姐姐在唤她。

    “好了,蝶儿不怕,我们等下就会见到姐姐了。”

    果然,花无情也当是女儿思念成疾了。

    这边,慕容夜思绪万千,闷头直走,一不留神,便撞上了一行人。

    “额、抱歉”慕容夜低声道歉。

    然而对方,显然没打算轻易放过慕容夜。

    “急死忙活地要投胎吗?要是撞坏了我们家小姐,你是有几条命来赔?”

    一道尖锐的娇音自耳边聒噪响起,慕容夜原本阴郁的神色更加变烦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