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叔恐是误会了、我花无情从嫁入慕容家那天起,生死都只是慕容清愁的人。”

    里面传来花无情淡漠无情的声音。

    “花花……那个混蛋根本就配不上你、况且、他都死那么多年了……你……”

    闻言,慕容狄心火有些难平。

    少年初见,他便爱上了花无情。

    无奈她最终成为了自己大嫂。

    他以为自己会心死、谁料哥哥横死,自己只能借蒋氏掌控大权。

    如今、慕容夜从内到外成了自己,他昨夜一兴奋,喝大了绕去了梨苑,多年的情感欲之倾诉,谁料却吓得花无情差点咬舌自尽。

    左右没辙,他只能试着说服她。

    毕竟、像这样夫君去世,再改嫁给小叔的,沧源国内比比皆是。

    可、谁又能料到,这么多年来,花无情的倔强一点没变。

    ……

    “背后论断人、可不像是叔父坦荡无疆的脾性啊。”

    慕容狄话音未落,慕容夜推门而入,娇唇轻莞,清澈的眸底一抹讽刺悄然而逝。

    “夜儿、夜儿你回来了。”

    “蝶儿怎么样了?”

    见是慕容夜,原本宛若行尸的花无情美眸一亮,腰肢一扭,来到了慕容夜身边,急切地拉着她。

    “娘亲、你放心,蝶儿没事儿。”

    慕容夜笑语嫣然,对着花无情,她可没有任何冷面色彩。

    “参见王爷、王妃、微臣有失远迎,还请王爷赎罪!”

    一旁的慕容狄先是一惊,看到慕容夜身后那傲然挺拔的身影,愣了半秒,这才拖摆弯腰,恭恭敬敬地行个礼。

    “民女见过王爷、王妃。”

    慕容狄这么一提醒,花无情这才惊觉。

    身形微退,忙不迭行着礼,却被眼疾手快地慕容夜扶住了,回头,还不忘幽怨地瞅了眼君莫邪。

    君莫邪无奈失笑,只能开口免了礼俗。

    “娘亲、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想你做的桃花羹了……不知道今天夜儿有没有口福呀”

    慕容夜轻咬嘴唇,略带委屈地神殇道。

    “咳咳……”

    君莫邪干咳两声,忍不住别开了眸子。

    又是这种绵软萌萌的声音。

    这个女人,肚子里指不定又憋着什么坏呢!

    “夜儿想吃桃花羹、快、你这个当娘的,还不快去。哈哈……”慕容狄尴尬笑着,自己与花无情的尴尬情事被王爷王妃当场撞破,他正需要转移视线呢。

    “好、好夜儿你等着、为娘这就去给你煮一碗香喷喷的桃羹。”

    女儿撒娇,花无情一改原本死寂冰寒的心,满面春光地走了。

    “谢谢娘亲、娘亲最好了。”

    轻踮脚尖儿,慕容夜笑颜乖巧地看着娘亲匆匆而去的背影,笑意盈盈的晶眸在花无情消失的瞬间被一片冰寒深深覆盖。

    “你走开……”

    嘴角微动,眸彩闪烁,慕容夜对着君莫邪使了个眼色。

    她和慕容狄需要一个了结。

    “嗯……叔父、蝶儿病情尚未痊愈,夜儿心眷妹妹,怕是要留蝶儿尚居几日,不知叔父意下如何?”

    君莫邪怎会看不懂慕容夜的意思,当下便随意扯了个谎。

    那淡然如风的感觉就像、他是特地来为此事前来报备的一样。

    “可以、当然可以……只要王爷方便,蝶儿她愿意住多久都没问,我这个做叔父,自然没什么问题。”

    慕容狄嘿嘿一乐,慕容蝶留在邪王府,正和他意,他刚好可以趁这段时间手段尽施将花花收入囊中。

    况且、君莫邪随慕容夜叫自己叔父、看来,邪王对夜儿倒是真的上心。

    不然,也没有了昨日的冲冠一怒为红颜。

    “那本王先行告退了。”

    君莫邪拱了拱手,身形后退,转身时,如渊冷眸却在慕容夜身上依依不舍地饶了个来回。

    那感觉、像是在说、放手去做,出了事儿有本王担着……

    慕容夜顿时觉得好笑,这个家伙,怎么无论何时都能猜到自己的心思?

    ……

    “夜儿、你、王爷怎么突然来我慕容府了?”

    与慕容夜对坐品饮,慕容狄只觉心下有些难安。

    从慕容夜淡漠的神色间,他能感觉到由衷的心悸。

    “夜儿出嫁第三日、叔父莫不是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慕容夜嘲讽笑道。

    “话说、若是夜儿今天不来,还不知道……”

    “原来……叔父也是一代情种呢?”

    “甚至……还不惜愿意退居后爹,啧啧、这份气魄,夜儿倾心佩服!”

    一边说着,慕容夜还不忘冲着慕容狄拱了拱手。

    “慕容夜!”

    听着慕容夜话里话外的冷嘲热讽,慕容狄终于黑了面,收起了客套,卷起一片波涛愠怒。

    “这是我与你娘亲的事儿、你懂什么?”

    “夜儿才疏学浅、人轻言微,自然不如叔父知识渊博。只是……不知道叔父所读的礼仪朝法中是否有提到一脉同气、长嫂为母之句呢?”

    慕容夜冷言回讥,澄澈的眸子愈发阴冷地扫向慕容狄。

    “你闭嘴!”

    慕容狄自然听出了慕容夜在指责他乱了伦常。

    “我慕容家的事儿,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头顶青筋暴起,慕容狄当即朝着慕容夜怒吼而去。

    蓦而一震,话锋另转道。

    “慕容清愁那个败家子、有什么资格继承慕容家,又有什么资格娶花花!”

    慕容狄咬牙切齿地黑着面道。

    外人?

    饶是慕容狄反应很快,慕容夜却也听得很分明。

    刚才、慕容狄竟怒斥自己是外人?

    还有……

    慕容夜的爹爹,分明是跟着沧源皇南征北战的开国元勋、一代英雄豪杰,怎么可能是败家子?

    慕容夜顿时有些迷惘了。

    “看来……叔父不仅是不认兄弟宗长,现在……是打算连夜儿也排除在外了吗?”

    慕容夜半眯着眸眼,看了过去。

    慕容狄登时哑然。

    “总之、你不要插手我和你娘的事儿!”

    慕容狄解释不清,怒火难平地冲着慕容夜吼道。

    “哦?”

    慕容夜淡淡点头。

    “好、那咱们就来算算你趁我不在,欺负我娘亲的事儿。”

    说着……不等慕容狄反应,慕容夜玉指轻弹,一枚玉**闪电般朝着慕容狄袭去。

    “呯!”

    慕容狄下意识阻挡。

    谁料,一个不甚。玉**尽碎,面前顿时被漫天覆盖的浓郁奇香所充斥。

    糟糕!

    慕容狄暗道不好、立即捂住鼻息。

    这一刻、他看到了慕容夜如星似钻眸底里闪烁的无限冷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