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

    慕容夜原本的焦虑烦躁,也在君莫邪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

    与其闲着乱想非非,慕容夜索幸找上了大海,验收他这几天的训练成果。

    大海登时面如死灰。

    不是说好了验收雷霆那小子吗?

    怎么他一出去,轮到自己被虐了?

    若是不清慕容夜的底细,或许他会十分乐意。

    可现实是、慕容夜啊

    那个强悍不老圣灵的牛人,他去不就是找虐吗?

    何况她的背后、更是一尊神的存在,圣芒普照、差点亮瞎了他,他哪里还有士气应战呢?

    结果不出所料、不肖三两招,慕容夜一个巨龙嗜喉,抵住大海,算是结束。

    慕容夜摇头、一一指出大海现存在的问题。

    说还不够、慕容夜索幸上了笔砚、为大海制作出一套属于他的训练体系。

    输的难看、大海原本颓废的眼光在看到慕容夜笔下龙飞凤舞时,铜铃般的眸子顿时狂喜,对慕容夜又是高山仰止般地瞻仰了一番。

    没有厚此薄彼,慕容夜顺势也给在外的雷霆设计了一套顶尖杀手的杀戮体系,一番作罢,刚巧遇上亲若姐妹的牡丹红与玫瑰灵。

    谁能想象,曾经水火不容的两个人现在竟处的和闺蜜一般。

    在她们的请求下,慕容夜也对其进行了简单的指导。

    一番观察,她发现玫瑰灵的塑造性要比牡丹红好得多,当即来了兴趣,给她教授了一套游走的身法,再配合上高强度的刺杀训练,相信不多日,便有一位新的暗夜精灵降临了。

    一切完毕、凤姑也派人传话。

    潋眸勾唇、慕容夜一边嘱咐着众人勤加练习,一边挥手告别,转身拉着久立呆愣的君莫邪便走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一个时辰后。

    慕容夜收起十几樽玉制舂器,将里面众多药材纷纷装起来,又让凤姑取来许多未装东西的香囊,经她手一一装点缝合。

    “喏、这些你们分一分、香囊里面我放了有助安眠、促成代谢的药材,女子佩戴,可起到排毒养颜、延年益寿的作用。”

    在凤姑感激震惊的眼神中,慕容夜将香囊一众推给了凤姑。

    收敛所有药材,这才心满意足地拉着君莫邪赶向慕容夜府,以至于丝毫没有注意到仍处于呆愣之中的凤姑。

    凤姑无疑是震惊的,先前慕容夜交代了众多稀有药材,她虽全权照办、内心还是有些小失落的。

    可当看到慕容夜毫不避让地制药过程,她又一次震惊地目瞪口呆。

    最后、慕容夜要她找来香囊,又将所有东西给了自己,她怎能不惊喜?

    排毒养颜、延年益寿,这可是生为女子的毕生所求啊。

    就算是她,也甚为动心,更不用说她琉璃阁的姑娘们了。

    对于慕容夜说的功效,凤姑可一点也不怀疑。

    依她多年对香料的造诣,慕容夜这种药香合一的奇异手段简直远超她的想象,这才是凤姑震惊的根本原因。

    “既然那么好、你为何不留一个?”

    御马奔腾。

    与慕容夜并驾齐驱的君莫邪挑了挑眉,眸底似渊般打量着慕容夜。

    他这个王妃、怎么这般神奇。

    可策马奔腾、可莺歌墨舞

    擅凛刺杀伐,晓练兵锻法。

    甚至于在香料上也有着非一般的造诣。

    这、该是一介大家闺秀具备的能力吗?

    她的王妃、究竟是谁?

    这一刻、君莫邪看向慕容夜的眼神突然有些迷惘了。

    “什么?”

    带着点点风声,君莫邪的话,慕容夜听得不是太多清楚,余音过耳,反应了片刻,她才知道君莫邪在说香囊的事儿。

    不由得明眸一动,嘴角一勾,娇艳的小脸尽是狡黠。

    “本姑娘天生丽质、何须俗物装点?”

    “你这么问、难道是嫌弃本姑娘不好看?”

    柳眉一竖,慕容夜故意蛮不讲理地指责道,轻灵脆耳的娇音也给原本枯燥的赶路生涯增添了几分生机。

    君莫邪冷唇微抽、半扬一抹笑意,着实被这个自恋的小疯子逗乐了。

    说实话,慕容夜也不是成心制作香囊的,她只做了她目前迫切需要的,本着不能浪费原则,这才顺手加工成了香囊,她自然想不到凤姑会那么惊喜。

    在她看来,一切都不值一提。凤姑几经帮过她,她对琉璃阁做的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至于她为什么不留一个

    嗯她慕容夜的身上向来只藏毒,不留药

    半个小时后。

    皇城慕容府。

    “我娘亲在哪?”

    慕容夜一个帅气翻转,旋身下马。玉手一挥,拉着门口的守门便一介冷喝询问。

    “应该、在、在”

    守卫一见慕容夜这汹汹气势,牙龈一疼,一脸惊慌,吓得小腿打颤,差点就给跪了。

    怎么又是这尊杀神?

    果然不在梨苑!

    慕容夜心下一顿、松开了面前的门卫,疾步便朝着记忆中书房的位置走去。

    身后君莫邪贴心护航,他明明走的很慢,却始终保持跟在慕容夜身后,由此可见其身手。

    清晨、慕容府稍显清静。

    但这份清静却因慕容夜与君莫邪的到来彻底沸腾起来。

    “哇邪王诶、好帅”

    “嗯嗯、你看他在寸步不离地保护着王妃诶。”

    “是啊是啊、好羡慕。”

    碍于慕容夜上次的犀利手段,也就直接导致了慕容府的一众丫鬟侍卫直接选择绕道而行。

    可某人的颜值与威名又放在那里,情窦初开的年纪,她们不舍得放弃,只能面红耳赤地远远观望羡慕着。

    “花花你看夜儿已经出嫁、蝶儿也快到了婚嫁的年龄、蒋氏无德,我已经决定将她扫地出门了不知你可否愿意做这慕容府的女主人?”

    慕容夜闻声止步,眸底微寒。静静听着慕容狄继续在里面作死。

    “你放心!”

    里面,似乎是怕花无情不愿意,慕容狄语气一急,连忙表着忠心。

    “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将蝶儿看作自己的亲生骨肉、日后给她找一个好的婆家。我们一家三口,以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门口、君莫邪冷眸微挑、他怎么不知道那个叱咤朝堂的慕容狄,还能有如此“深情”的一面?

    一家三口?

    他这个“后爹”做的还真失职、索幸直接把自己都给忽略了。

    慕容夜心中冷笑,对慕容狄这个无情无义地老狐狸鄙弃万分。

    不管蒋氏如何,她们毕竟十几年夫妻,现在他都能转手休之,将其女儿化作富贵之梯。这样的人,说渣男都是对渣男的亵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