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哇……真幸福。”

    慕容夜啧吧啧吧着嘴角,放下筷子,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肚皮儿,余光瞥到一直盯着自己的君莫邪,嘴角翘起道。

    “你就这点追求?”

    君莫邪溺中含笑地扫了眼慕容夜,眸底亦荡起一抹满足。

    “就你追求高?”

    闻言、慕容夜佯装不满地白了眼前者,直起腰杆,双手轻轻抬起,气指颐然道。

    “来、我要去睡觉!”

    说起来、还是君莫邪将她从床上平抱而起,在不牵动她伤口的情况下,把她放到了餐桌边。

    现在酒足饭饱,自然也该由他把自己抱回去。

    虽然,这点疼痛根本不被慕容夜放在眼中。

    但,有人能这么关系自己,倒是真的不错。

    看着这般自觉的人,君莫邪面色不改,眸中的笑意却是越来越大。

    ……

    “喂……冰块、你干什么?”

    慕容夜面角抽搐地看着君莫邪带着自己以一个极为玄妙的姿势躺在床上,饶是她这般脸皮儿也是红了面颊。

    这个人、竟然自己率先躺下,并将她拉在了他身上。

    全程力道恰到好处,既没有给自己伤口造成任何负担,还没给自己任何的反应。

    “冰块?”

    君莫邪不悦地挑了眉宇。

    “本王很不近乎人情吗?”

    “很不近乎人情……吗?”慕容夜黠眸微挑,重复反问。

    “麻烦把“吗”去掉……”

    变态会近人情吗?

    慕容夜心中暗自鄙视道。

    “哈哈……”

    君莫邪爽朗一笑,一手轻轻地搂着她,一手自然的揉了揉她一头柔软的乌发。

    “不许调皮、早点睡吧。”

    相对于君莫邪浓情淡意,慕容夜却是彻底黑了线。

    拜托、身体之下躺着一个人,任谁睡得着?

    再者、她刚吃饱,饭气儿还没下去,怎么睡?

    本以为了无睡意,不料没多久便来沉了睡意。

    满足地凝望着她那淡淡绯红的妙颜,君莫邪不经意再次弯了弯嘴角。这才收住了内力的传输。

    慕容夜本就重伤,再加上食了夜宵,又许本就太累,这才在君莫邪给她温养经脉的时候睡意袭来睡了过去。

    君莫邪心满意足地盯着那张绝彩俏颜。

    若她、注定了是直上九天的凤凰。

    那这般乖巧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时间又会有多少呢?

    蓦而、君莫邪冷眸一深,肃然一冷,唇角微启,喃喃坚定道。

    “不管未来如何、本王定护你一生。”

    淡然如风、轻轻浅浅的沉音消失在深夜中……

    ……

    沧源北际、沧源星宇的交界树林。

    “如风大哥、我觉得……我不能走!”

    暗沉幽深的树林,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妙音。

    “你说什么?”

    闻言、领先的黑衣人身形一顿,扭头厉声错愕道。

    “难道你连公子的命令也不听了?”

    “公子之命、玲珑焉能不从。”

    一个身着宽大黑纱的人扭头,映着苍凉月光,露出了那俏丽容颜。

    正是玲珑醉。

    此刻,那绝色俏颜之上闪烁的尽是忧心与不舍。

    “只是……我等一走了之,留公子一人身陷沧源,玲珑……于心不忍。”

    玲珑醉几经思索。

    终于在自己一行人即将迈出沧源的时候,她紧咬牙关,心中的不舍倾巢而来。

    “公子智谋无双,我等还是应该按照公子所言行事,以免坏了公子大事儿。”

    如风神色几经变幻,终究还是沉了面色。

    他自然知道玲珑姑娘对于公子的心意,只是、现在整个沧源明里暗里都在对自己一行进行围堵。

    这样下去,他们在,反而会连累了公子。

    “谁在那里?!”

    就在他们犹豫拉扯之时,林外,火光闪烁,有人寻觅着他们声音而来。

    “我引开他们。”

    “你们快走!”

    如风等人一惊。玲珑醉娇躯一震,立刻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所过之处枯枝乱颤,激起群群夜鸟。

    远处那串火光很快便朝着她所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玲珑姑娘……”

    如风一急、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玲珑醉离去的身体,猛然挥手,带着众人反身消失了。

    也罢、依玲珑姑娘的才情武功,兴许还能和公子有个照应。如风心中暗想。

    此时、玲珑醉轻功尽展,早已欢欣雀跃地跑出了几公里。

    妙眸极望、她如痴如醉地望着那遥远的沧源皇城。

    公子、玲珑来了。

    今生今世、玲珑再也不愿离开公子。

    ……

    “阁主、你怎么样了。”

    沧源之北、美人馨。

    一名侍女一手忙给吴馨服下护心丸,一手忙不断地替其梳理着气息。

    “没事儿、放心、还死不了……噗!”

    吴馨一言未罢,一口鲜血率先喷了出来。苍白的俏颜再添一份病态。

    “阁主!”

    侍女大惊。

    低眸颔首、素掌微竖,止住了侍女的惊呼,吴馨一双清眸再次涌出一抹震撼。

    慕容夜、你究竟是什么人?

    吴馨心中大骇。

    中毒而归的第一时间,她便服下了不老山的解毒神药。

    然而、不过片刻,她震撼地发现,慕容夜的毒,根本不是她能解的,纵然不老圣药也无济于事。

    甚至于、她越服用解药,体内的那种毒便愈发肆无忌惮。

    因此、她只能暂时用护心丸,护住心脉。

    慕容夜的毒、当真神秘诡异。

    此毒不急,却胜在霸道。

    中毒之后,便以蚕食内力而存在。

    任之发展,怕是自己这身修为算是废了。

    吴馨颓然暗想。

    “阁主坚持住!”

    “我听说……圣女出关了。”

    “圣女绝代无双,一定会替阁主解了那毒女的毒。”

    见吴馨失意低眸,侍女立马解释道。

    在她心里,慕容夜以残酷手法杀了她众姐妹,简直是阴毒至极。

    “绝代无双吗?”

    吴馨轻轻呢喃、嘴角一涩。

    一双清澈的眸底顿时染上一层疑惑。

    ……

    与此同时、浩瀚星海深处的不老仙山。

    “是不是、只要我通过七星阵、你就允许我下山找莫邪哥哥?”

    玉水青山间。

    碧霞落阳田。

    有一少女。

    身着一袭桃粉。

    一弯水潋星眸。

    粉黛不施却已艳过百花。

    朱唇未染却明媚动人。

    明眉微蹙、少女微微勾了勾灵润的嘴角,带着一丝隐约的不满,看着面前一副怡然自若的美妇人。

    “月儿……你天资聪颖,绝代无双,怎么死心眼儿地喜欢一介凡夫俗子呢?”

    一身白纱的不老山宗主星挽黎无奈摇头看着自己宝贝女儿。

    “这么说、你就是同意喽?”

    闻言、星挽月一喜,敛唇一悦。

    而后娇躯一动,闪身朝着面前的万丈千仞山飞奔而去。

    七星阵吗?

    闭关之后的星挽月唇瓣微勾,心中暗讽。

    不过区区一个古老阵法,看她分分钟破了它,堂堂正正地去见她的莫邪哥哥。

    他们、该是有三年没见了。

    不知道莫邪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好期待啊……

    星挽月满心愉快地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