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

    许是趴了太久、又或者是口干舌燥,慕容夜砸吧砸吧了唇角,醒了过来。

    “喂、你怎么在这儿。”

    慕容夜瞪大了眼珠、嘴角暗抽、一脸黑线地看着面前的巨幅帅脸。

    男人单手微蜷、撑着颀长的身体、一头亮银色的瀑布顺流而下,衬托着那如峰似山的面廓,冷眸微合、狭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融汇成一派刚毅不失柔和的梦幻风景。

    微微上翘的唇角,似乎显示了男人的心情很好。

    更令慕容夜无语的是。

    这个家伙、堂而皇之睡在自己身边也就算了、一只大手还好死不死地搭在自己腰间。

    夜色如魅、秀色可餐。

    慕容夜登时色心大发,奈何身体抱恙、只得忍住了化身为狼的想法。

    “醒了?”

    听到动静、君莫邪眸眼惺忪、冷戾如渊的眸底在见到慕容夜的瞬间明清正阳、带着浓浓宠溺,君莫邪有些错愕地看向慕容夜面色红涨的俏颜,表情略微怪异道。

    “怎么了、还疼吗?”

    要是他知道此刻慕容夜小脑袋里的不良想法、那张绝代俊逸的面庞,不知道该会是怎样的表情。

    “你、你让开!”

    慕容夜一手撑开君莫邪越来越近的胸口,俏脸绯红地转开眸子,心中暗自诽谤。

    这个人、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再来引诱她、她可不保证不占便宜哦。

    “你是在害羞吗?”

    君莫邪原本担忧的神情在见到慕容夜那躲闪的绯红之色之后,表情便有些变幻、故而挪移调笑道。

    她霸道、鬼灵、狡猾多端,很难想象,这样的她竟也有闺家少女的羞涩懵懂。

    那绝彩风华之上红霞,像是秋日山水的朝阳、绚烂繁华。

    “喂、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谁害羞了?我这是热的!你、离我远点!”

    慕容夜义正言辞道,手上还不断推着君莫邪。

    真是的、一个大男人,一举一动还这么魅惑。

    尤其是他淡含笑意的时候,简直变态啊……

    慕容夜只得迫不及待地将他推开。

    君莫邪也不恼、悠闲半笑的站了起来,口中还不忘兀自调侃道。

    “没关系、你迟早是本王的。”

    君莫邪邪邪淡笑、带着一股浑然天成地霸道。

    那感觉就像是在宣布着归属感。

    君莫邪淡淡地看向慕容夜,愈看愈火、冰寒的眼神逐渐被染上一片暗红。

    说起来、除了初见和她有过些许的肌肤之亲,现在、他们徒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

    君莫邪呼吸一促、扫了眼慕容夜笨拙爬起的样子,终是神色一戾,将心中的邪火强压而下。

    现在的她、还不是时候。

    “咕噜噜……”

    慕容夜艰难爬起、臀部上过药之后,有点凉丝丝的,已经不怎么疼的、就在慕容夜打算起来,喝口茶水,肚子、突然叫嚣了起来。

    慕容夜顿时尴尬。

    是啊、昨晚上照顾了蝶儿一晚上,今天又被折磨成这样,到现在还粒米未进,不饿才算奇怪。

    君莫邪抿唇淡笑。转身,朝着外面道。

    “把东西都端上来吧。”

    他一声令下,门应声而开,一排排白衣仙体的小丫鬟手持菜肴,盈盈而来。

    嗅着芬芳菜香,慕容夜登时弯了眉眼。

    这都半夜了,还有这么香喷喷的饭菜,想来也知道是君莫邪一直交代膳房做的。

    慕容夜顿时心中一暖。

    可、下一刻。

    她犯了难。

    香是香、虽然她也很饿。

    只是……现在自己这具身体。

    她试过了,不动还好,一动就会拉扯住伤口。

    但是看到了吃的,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挣扎起来。

    饿、被来来回回这么一折腾,她真的是要饿死了。

    “别动!”

    慕容夜不老实地扭动,很快便牵扯到了伤口、渗出丝丝血迹。君莫邪终于是按捺不住,一手端起碗莲子羹,一手连忙抵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别闹、一天没吃东西了,先吃点莲羹,温温胃。”

    一边说着,君莫邪一边搅动着银勺。

    慕容夜的饮食、他是详细咨询了太医院的众人,一切都按最好的布置的。

    被人按着,慕容夜只能乖巧地放松了下来。

    此际为了吃,君莫邪那撩人的魅惑之色也被她一众忽略了而去。

    只是、一分钟后。

    “喂、你行不行啊……”

    慕容夜擦了擦嘴角,嫌弃万分地看着君莫邪。

    这家伙应该就是那种生来就没伺候过别人的人。

    你见过喂饭差点喂到鼻孔里的吗?

    你又见过汤勺差点插到人喉咙里的吗?

    这哪里是在喂饭,简直是在谋杀啊。

    半晌……

    “诶、不是我说、你真的不行。”

    “还是我来吧。”

    慕容夜黯然叹息,虽然双肘撑着床榻会稍微牵扯伤口,但这点痛、和白日那被折磨的痛苦相必,简直就是天堂。

    再者、她实在受不了君莫邪这笨手笨脚的样子。

    然而、她刚一夺过君莫邪手中的莲羹。

    下一刻、只觉得唇边一凉,一股极其霸道的侵略性袭来。

    却是君莫邪反手扣住她灵俏的小脑袋,张口便含住那嘤嘤埋怨的朱唇。

    辗转吮吸、蹂波着那水润温软的唇瓣。

    原本只是想惩罚一下这喋喋不休的小丫头,不料一吻倾覆,竟是他率先迷了心神。

    在慕容夜那双诧异的瞬间,他银舌一挑,撬开她一众贝齿,疯狂地索取着属于她的芬芳。

    慕容夜一滞、她先是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整个胸腔,肺腔、瞬间被君莫邪身上独有的霸道气息所笼罩。

    搞什么啊。

    一言不合就尬吻?

    慕容夜登时无语。

    下一刻、她诧异万分的俏丽瞬间黑了。

    因为……她发现,一双大手正顺着她略微倾露的衣衫,轻轻巧巧探了进来。

    鼻息之间、他的呼吸愈发变得粗喘和魅惑。

    不好、慕容夜暗道不好,正当她准备一手强行制止君莫邪的时候,脑袋一轻,他率先松开了她。

    清冷绝傲的面颊之上,带着点点**之后的潮红。

    “以后、不许说本王不行!”

    君莫邪扭头,慎重万分地威胁道。

    “下次再说本王不行、本王就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说完、君莫邪兀自拂袖,坐到一旁的桌子,再也不看那绯红绝色的她。

    他动情了、她又何尝不是呢?

    要不是她身体不便、哼、他今夜就会让她见识一下说他不行的下场。

    慕容夜登时愕然、一脸哭笑不得。

    人帅就是不一样,黄段子都说的这么魅惑霸道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