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君莫邪抿唇、原本清润冰寒的眸子像是蕴含着一颗晶莹璀璨的琉璃糖,幸福、甜美。

    他是想说、他心里从来没打算过反了这天下。

    纵然、父皇真的有那么一天因权杀了他。

    他亦会坚守为人臣子的底线。

    可、看着她为自己担心、比自己还要煞白的俏脸。

    他的心、瞬间变得很满足。

    看着她那故作赌气瞥开眸子的侧颜、君莫邪的心,不禁再次温柔了几分。

    娇嗔也好、佯怒也罢,亦或是纵横千里,杀伐天下。

    无论怎样的她,他都喜欢。

    ……

    “到了、到了。”

    王府路途遥远,君莫邪自然是不舍得让她徒受颠累,皇宫里有内设的太医院,他只能就近选择医治。

    索幸路途不远、很快到了。

    君莫邪又亲自动手,将她小心翼翼地安置在病榻之上,一众花甲太医闻讯这才匆匆而来。

    得知邪王妃病重、他们纷纷上前,心忧急耐地便要为之诊断。

    见此、君莫邪却是立即黑了面色。

    大手一挥,纷纷叫停众人。

    “所有的御医、都在这里了吗?”

    君莫邪嘴角暗抽、抱着万分有一的侥幸看向七八个太医。

    “回禀王爷、除了金院长外出会诊,其他……皇宫中的御医都在这里了。”

    为首白发苍苍的老者闻言,疑惑万分地捋着胡须,一边还不忘回头张望着,生怕遗漏了谁。

    他不明白、只是看一个简单的外科、需要将他们全部一把骨头召唤出来吗。

    蓦而、扫了眼病榻之上的慕容夜,苍老不失明睿的眸子顿时了然。

    “王爷放心、据微臣观测,王妃应是受了一些很严重的外伤、待微臣驱火消毒、敷上药、应当是无碍的。”

    依他多年的经验,这不过就是后宫争斗的花彩,算不上严重。

    闻言、君莫邪面色却是彻底黑了下来。

    心中那最后的希望也被人掐断了。

    金正阳不在皇宫、这个他自然知道,此刻、那个小老头应该是在他府中照顾蝶儿与邪九。

    但是、让君莫邪无语的是、堂堂整个太医院,连一个女官都没有?

    驱火消毒、敷上药!

    这个他自然知道。

    只是、慕容夜受伤的位置在臀部、这个……着实有点尴尬。

    “愣着干什么?快点给我来点麻药吧……这个是真疼……”

    见人半天没动,慕容夜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先前打的时候有些麻木倒也没太多知觉,现在反应过来,还真是有点疼啊。

    谢莞盈、李盈淑、东方明馨。

    这笔账,我慕容夜记下了。

    慕容夜暗自心道,丝毫没有注意到一边君莫邪复杂闪烁的面庞。

    闻言、为首的那名花甲御医连忙上前,做势就欲去掀开围在慕容夜身上的衣袍。

    却在这时。

    “啪”。

    君莫邪扬手制止了他。

    “本王的女人、本王自己来。”

    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闻言、众太医一愣。

    为首的老头这才哭笑不得地拍了自己脑门。

    光顾着考虑王妃伤势,反而忘记王妃伤的位置了。

    那个位置……他们着实不好插手。

    “那、那微臣就将一切准备好,再给王爷一些简单的指导?”

    老头抬头询问,慈祥的眸子笑意盈盈道。

    见状、君莫邪这才面色略微缓和地点头。

    这点简单的包扎对于叱咤军营的君莫邪本不算什么。

    但事情涉及到她、他生怕自己会忽略了什么,这才应了下来。

    而一旁趴着的慕容夜,目瞪口呆地看着君莫邪和一众小老头走了出来,任凭自己怎么叫唤也无用。

    无语……

    君莫邪这个老封建!

    不过就是被一个可以做她祖爷爷的老头看一眼吗,有什么关系。

    现代不是还有一些妇产科男医生呢,照这样,他们不是可以去喝西北风了吗?

    真是的、纵然男的不行,给她找个女的不就行了吗?

    慕容夜心中无力吐槽着。

    只是、慕容夜怎么也想不到、沧源民风淳朴,崇尚武力。

    大家闺秀些许还有识文断字、一般民众,则是早早结婚生子,辛勤地培育着下一代,哪里有功夫学医啊,至于那些大家闺秀,纵然稍会医术,也绝不会如此抛头露面、外出为官的。

    因此、沧源还真的找不出一个女医生。

    ……

    对于慕容夜来说,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

    可对于谢凰殿的谢莞盈来说、今夜却是注定了了无睡梦的凄然长夜。

    君莫邪走后、君尚威龙威大怒。

    君莫邪虽拂了他面子,奈何他又不能真的舍弃这个儿子。

    于是、此事的始作俑者谢莞盈便成了君尚威的出气口。

    好在有君莫笑与君莫玺二人的求情,最后,君尚威只是怒然叹息,将皇后禁足一月,收至谢凰殿、后宫一切事宜,暂时由淑贵妃全权代理。

    至于皇后、还待看后续的悔过态度。

    处理完这一切,君尚威暗抚脑仁,头脑气的有些发昏,懒得再看皇后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当场甩袖走人。

    这一切、对皇后来说简直如同灭顶之灾,她唯有拉着自己的宝贝笑儿泣涕连连。

    君莫笑忙安慰着母妃。

    心中、却是将母亲遭此折辱的之事完完全全算到了君莫邪身上。

    ……

    “嘶……”

    这边、慕容夜娇唇冷抽、颤抖万分地吸了一口气。

    柳眉一挑、清澈的眸子立刻卷起些许风暴,烈焰纷纷袭向身侧那笨手笨脚之人。

    “你是要救我、还是杀我啊!”

    慕容夜不满道。

    “本王、本王不小心……这下一定没问题!”

    君莫邪深呼一口气,看着慕容夜臀角纵横捭阖地血痕,手一抖、滚烫的消毒烈酒、倒多了……

    ……

    “我”

    “君莫邪、你大爷的……”

    “我说……你丫到底行不行!”

    慕容夜顿时欲哭无泪,君莫邪这个大男人,笨手笨脚的,先是剪血布的时候差点伤及自己,然后是消毒不当,致使自己饱受二次摧残。

    慕容夜又急又气,要是自己能背过手,她说什么也要自己来。

    这一刻、她甚至怀疑,君莫邪这丫就是故意整她的!

    ……

    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将近一个半时辰、君莫邪这才大汗淋漓地收了工。

    突然发现耳边没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不知何时、她已经睡着了。

    精致的小脸上,秀眉微蹙,俏鼻微耸,像是带着极大的不满似的。

    看来、她对自己的技术很是不满意呢。

    君莫邪心下暗想,嘴角却是悄无声息地牵起了一抹温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