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君尚威看向君莫邪的神愈发迷惘。

    他这个儿子,自小被自己疏远。

    自己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他可以很冰锐冷血、火攻匈奴,千里追凶、致使外敌闻风丧胆。

    他也可以很柔情、狭义天下,得至天下拥戴。

    他待沧源衷心不二、刀剑铁血,向来如此。

    可此刻、他竟不惜用天下苍生威胁红果果的威胁着自己。

    看着他面部之上深深凝刻的坚毅,君尚威丝毫不怀疑他话语中的权威。

    他、君莫邪、做得到!

    慕容夜心中一个激凛。

    他、在发火。

    向那至高无上的皇权发起了挑衅。

    这一切、难道都是因为自己?

    突然、一瞬间,慕容夜明白了。

    或许、这才是李盈淑借此利用自己的原因所在。

    只是、连她都不确定君莫邪是否真的会来救她、还是以这种狂暴霸气的出现方式而来。

    那么李盈淑又怎么敢确信呢?

    当然、慕容夜自然也想不到这本就是李盈淑孤掷一注的一举。

    慕容夜原本清澈的晶眸盈盈闪过,蓦然多了些连她自己都看不清的东西。

    抬颚、仰眸,她温软的目光宛如阳光般笼罩至君莫邪。

    此时的君莫邪就像是一把宁折不弯的巨形弓箭。

    坚毅、执着。

    像极了一个执拗的孩子。

    可反观那皇帝、不怒自威的龙眸中除了忌惮便是深深的阴寒。

    看来、沧源邪王不受皇帝喜爱之事,并非空穴来风。

    不受宠吗?

    慕容夜心中冷笑、对这个有眼无珠的沧源皇帝顿时没了好感。

    放着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不理,抱着一个草包当宝贝。

    这种人,不是神经就是疯。

    再者说、不就区区一个沧源皇帝吗?

    若是君莫邪喜欢,她可以让他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慕容夜暗自思考。

    却见那草包太子明眸怒叱、开口便责骂道。

    “三弟、你是在威胁父皇吗?”

    他的相貌、与君莫邪有着三分想象、只是更为粗犷与情绪化。这一点,倒是差了君莫邪很远。

    慕容夜几番打量,心中立马有了比较。

    “嘶王爷、臣妾好疼”

    蓦而,慕容夜一声娇嗔,眸眼氤氲。

    清澈的眸底瞬间染上一片晶莹,嘴角紧抿,她惊慌的眸子有些小心翼翼地看向众人,期期艾艾道。

    那模样、活像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媳妇儿。

    慕容夜疼吗?

    嗯、疼自然是真的,但也没夸张到她娇屈翼翼的时候。

    她刻意插言进来,为了便是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君莫笑的问话,显然有意将君莫邪往反叛的路上逼。

    她也真怕这个变态二愣子一个怒火上涌,顶撞了起来,到时候他们可算插翅难逃了。

    就算是造反、也得养精蓄锐吧。

    事实正如她所预料的那般。

    她话音未落,众人的目光便齐刷刷地看向自己。

    而她、半真半假地含着眼泪,委屈点点地看向君莫邪。

    这一幕、看呆了众人。

    君尚威也是第一次正视了这个儿媳妇。

    同时他在心里对这个儿媳妇也是极为感激的、至少,她的介入,也算是阻止了他们父子二人险些剑拔弩张的气势。

    沧源、可以没有他君尚威,但却不能没有他君莫邪。

    皇帝苍凉暗叹,垂下了眼帘。

    君莫笑亦是一震。

    被人勘破计谋,他本应是恼火万分的。

    可此际、看着她那苍白近乎透明的俏颜、看着她含情脉脉地向着君莫邪委屈娇嗔,他的心,宛如被千万只蚂蚁啃食一般,寂痒难耐。

    至于李盈淑,则是从君莫邪暗自威胁皇帝的时候,她就彻底傻了。

    从前、她一度觉得,君莫邪为人不求上前,没有一颗天下之心。

    或者出身卑微,不够自信,方才屡屡规避自己的拉拢。

    可现在、她发现。

    她错了、

    错得很离谱。

    君莫邪不是没有王者之心。

    他就是王者!

    东宫之主、根本就未如其法眼。

    而她们、乃至沧源所有的皇室,时至今日,也都有一个极为错误的不知。

    那便是、只要君莫邪愿意、他便是沧源的皇!

    他在军中的威望无可替代。

    他在沧源的民心亦是水涨船高。

    就是这么一个傲然霸气的人,自己竟然自作聪明地以为可以算计他。

    依他的谋略,难道还看不出自己的把戏吗?

    这一刻、聪明一世的李盈淑不由得万分后悔。

    若是先前她为了慕容夜极力与皇后抗衡,或许、还能荣获君莫邪两眼青睐。

    可、现在

    她深知自己在此事中起的作用。

    此刻、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君莫邪再次化身为那个温水柔情的王爷,一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的王妃,一边有条不紊地指挥着众人。

    内心之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慕容夜、好厉害的女人啊。

    李盈淑不由得心下暗凛。

    明明以一枚棋子的身份进入王府,却能在短时间内得到邪王青睐,甚至为其不惜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份能力与智慧,怕是也不能小觑了去。

    相比于李盈淑的震惊。

    云落溪则是深深的艳羡。

    她曾为云家嫡出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及雨。现在却输给慕容夜这个庶出的小贱婢,这让她怎么安心?

    东方明馨一双妙眸更是随着君莫邪的背影一路而去。

    与云落溪的高贵出生不同,她也是庶出。卑微的出身让她从小学会了隐忍算计。

    可、她终究还是一介女子,对于爱情有着近乎苛责的愿望。

    而霸气归来的君莫邪,几乎是在瞬间俘获了她全部身心。

    爱情就是这么奇妙。

    前一刻、她还连同表姑算计着他。

    这一分,她却连同着所有的意愿倾心于他。

    “其实你不用担心的。”

    慕容夜一路挺直了腰杆,瞪大着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周边。

    虽然她是由君莫邪保护着的,但、帝王无真情,她也真的怕那皇帝老儿杀回来个回马枪。

    许是自己太过紧张了,竟引起了君莫邪的注意。

    她的角度,她恰好能看到他轻轻卷起的弧度。

    看上去、似乎,心情很好。

    慕容夜登时一囧。

    合着这家伙在笑自己啊。

    真是的、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担心是为了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