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谢莞盈战战兢兢地想。

    就在她以为君莫邪几乎要一掌拍死自己的时候。

    索幸、君莫邪无心搭理自己,不过是渊眸冷瞥了眼自己,便神色紧张地照顾起了残肢病体的慕容夜,这让她不由得暗自松气、人也宛如泥潭般就地瘫坐下去。

    君莫邪一张冷若寒霜地面庞在触及慕容夜的时候,陡然一软,似化作无限暖阳,双手轻轻撩起她鬓角的润发。

    眸眼闪动,嘴角几连颤动,看着她那几乎失去了清澈润彩的眸子,终是万分沉痛地转开眸子。

    目光撤移、掀起衣袍、看到慕容夜几乎糜烂的臀部之时,君莫邪只觉眼睛一刺,那抹艳红看得自己有些眩晕。

    这少说也有近百杖责造成的吧。

    君莫邪心中一窒。

    自己终究还是没保护好她。

    冷唇颤动、看着这般恍惚间完全丧失生机的她,君莫邪的形神动容,嘴角抽动,良久、方才悠悠挤出一句。

    “疼、疼吗?”

    “君莫邪、你大爷的!你说呢?”

    “你怎么才来、再晚一步,我就可以被直接加上炭火烤了!”

    看着近在咫尺间的俊逸容颜、感受着他毫无掩饰地心痛与怜惜,慕容夜心中悄然被一股甜丝丝的异样情愫包裹得满满。

    秋风拂过,一捋苍茫银发轻轻飘荡,带着属于他身上的淡淡男儿烈阳。

    轻轻点点顺着那丝丝缕缕的秀发,像极了一个及近黏缠的小孩、乖乖巧巧地缠绕在她耳鬓之间,融化在她原本冰寒如寂的心田。

    见他嘴角几番辗动,慕容夜原本沉寂的眸子也逐渐有了期待。

    以前、她看不懂现代那些浓情惬意说着情话的小情侣,明明是虚幻无知的小伎俩,却是将一众懵懵懂懂的小丫头哄得美滋滋的。

    但此刻、她却突然有些懂了。

    就如此刻、她很期待,从眼前这个千年冰块的口中,会出现怎样甜腻的妙珠。

    然而、她失望了。

    她看着他面上的神色由愤怒到心痛、再到怜惜几番辗转迂回,最后竟是一句不咸不淡地问了句“疼吗?”

    慕容夜登时气急,妙眸一白,仰头吼了过去。

    这个家伙、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关怀备注地嘘寒问暖、情意绵绵吗?

    怎么到他这里就是一句风凉万分的“疼吗”。

    慕容夜只感觉心间一堵,差点被背过去。

    她这一吼,君莫邪原本忧心痛惜的眸子悄然划过一抹安心。

    还好、她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开玩笑,骂自己。说明她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你们几个还不快去寻几株轿扁!”

    君莫邪抬头,朝着先前几个尚未被波及的太监冷然喝道。

    慕容夜血肉几近模糊,若是不慎抬置,恐怕再牵伤痛。

    因此,心细的君莫邪便要人找来几株抬轿子的木扁,直接连着凳子一起抬走。

    别看慕容夜尚能开口怒吼,其实也是殚精竭力、力气全无了。

    此际看着君莫邪有条不紊地指挥着众人,她突然有种感觉。

    他、或是只是看上去冷面寒霜。

    实则内心却是一个极为温暖、心思细腻之人。

    那么、究竟又是什么?

    让他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母妃、母妃你怎么样了?”

    不消片刻、君莫笑与君莫玺双双赶来,君莫笑几乎是一个箭步,一把搀起瘫坐在地上,神色有些恍惚的谢莞盈。

    “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君尚威龙威赫赫地出现。

    君莫邪先他们一步,他们武功不及前者,再加上,又需要时刻保护他们的皇者形象,因此便稍微耽搁了点时间。

    君尚威先是一眼看到残破不堪的谢凰殿,下一刻,便看见他的皇后萎靡不振,神色凄然地瘫坐在地上,那模样,活活跟丢了魂一样。

    再转眸,他便看到一手指挥着众人的君莫邪。

    至于他身边的慕容夜,不知是因为趴着的原因,还是因为不够显眼,则是彻底被他忽视了去。

    龙眸睽转,以君尚威对谢莞盈那个女人的了解,自然不难猜出事出何因。

    但、他震怒就在于。

    纵然她谢婉盈私刑施礼,难当母仪之尊,你拂了她面子便好,给她点小惩即可。

    用得着这般堂而皇之地残毁谢凰殿吗?

    这哪里是在折辱谢莞盈,分明在给自己难堪啊

    “皇儿、皇儿”

    及至众人大行皇礼,谢莞盈这才有些神不附体地反应过来。

    看到自己的笑儿,她只感心中一暖,眸圈之中,一丝丝温润悄然溢了出来。

    “皇上、皇上!”

    蓦而瞥见一抹明皇色,谢婉盈连忙站起,踉踉跄跄地朝着九五之尊的君尚威扑了过去,拉住他的衣角,娇颜泪下,痛哭抽泣道。

    “皇上救命、您救救臣妾啊。”

    谢莞盈连忙娇躯匍匐,心有余悸地战战兢兢道。

    “臣妾不过见邪王妃不知礼教,小惩大诫了一番谁知邪王、谁知邪王不仅毁了臣妾这谢凰殿、似乎、似乎还要杀了”

    谢莞盈越说越小声,及至后来,感受到一抹及不陌生的冷厉视线,不由得心头一滞,止了话语。

    “莫邪、可有此事?”

    君尚威略微有些嫌弃地移了移步子,扬手,示意下人拉过皇后,好生照料。

    一双戾眸却是威冷赫赫地看向一旁气场惊人的君莫邪。

    语气不似责备,却胜似责备。

    此刻后者、冷峻、内敛。

    分明静静站至秋风之中,却给人一种深深的压迫感。

    “三弟、怎么难道、你要再次弑杀母妃、行天下之大不为吗?”

    君莫笑起身、神色阴骘地紧紧盯着君莫邪。

    显然、母妃是因为君莫邪受了很大惊吓。

    再次?

    闻言,慕容夜却是心中一震。

    皇后只能算是君莫邪名义上母妃、那么再次?

    难道说此前已经发生过君莫邪妄图宰了谢莞盈的事情吗?

    转眸,神色疑惑地看向君莫邪。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总觉得,在君莫笑话音出口的瞬间,她敏感地感觉到从君莫邪挺拔如松的身体中流露而出悲伤。

    那悲伤宛如流水般,仿佛瞬间掏空了他全部心神。

    难道君莫邪曾弑杀过他的亲生母妃?

    慕容夜猛地一惊,被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测吓了一跳。

    时间恍惚过了一个世纪那般长久。

    就在慕容夜考虑着要不要由她打破僵局的时候。

    君莫邪动了。

    轻转身躯,敛去周身气势,一双冷眸淡然无波地对上君尚威的赫赫龙威。

    薄唇微抿、幽幽倾吐。

    “管好你的女人。”

    “下一次、本王要毁灭的、可不止是这一介宫殿!”

    平淡无波的语言、风轻寡意的神情。

    君莫邪眸宇睥睨、极具压迫的一眼自君尚威移至君莫笑、神采变幻,带着些许的释然,再次回转至君尚威身上。

    冰寒凛动的深眸,第一次,闪着不退不让的王者风采。

    君尚威龙体一震。

    五官瞬间扭曲在一起。

    看着猛然间睥睨天下,威然赫赫的君莫邪,君尚威心中陡然泛起一抹忌惮。

    此话何意?

    下一次、他莫不是想要亲手覆灭了由他一手守卫万里沧源?

    一念至此,君尚威陡然心生恶寒,一时间看向君莫邪的眼神有些扑朔迷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