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间稍稍回到半个时辰前。

    李盈淑眼睁睁看着慕容夜被皇后带走、本欲救援,却因东方明馨的一番话打消了念头。

    明馨那个丫头说的对。

    君莫邪无心权术,冷傲不羁。

    若不让他体会一下被全力压迫,险些失去挚爱的滋味,他怕是永远成不了帝王之才。

    反观慕容夜。

    她一路任由皇后带去了谢凰殿。

    暗自啧舌地打量着谢凰殿。

    相比与淑晴宫的清素雅致、谢凰殿便是极致奢华了。

    入门之处,十几合抱之鎏金大柱之上,龙飞凤舞。

    至于内室、锦绣浮雕,穹藏壁画,更是给人一种难以直视的凤威。

    “慕容夜、你目无礼法,不服管教。不仅没有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温雅,甚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刺自己夫君、行迹鲁莽、败坏皇威,你可知错!”

    一路而来,谢莞盈故作冷漠,实际心里却是心急难耐。

    终于、冥思苦想下,终于被她抓住了慕容夜的小辫子。

    纵然你是巧舌如簧、众目睽睽之下,你伤了名震沧源的邪王,这个、可是不争的事实。

    你总不能说是他君莫邪刻意凑上身来,诬陷你吧。

    谢婉盈内心暗忖、一时间不免为自己机智得意。

    慕容夜顿时欲哭无泪。

    她伤了君莫邪?

    拜托

    分明是这货要死不活地贴上来好吧。

    而且、而且,众目睽睽之下,还说出那般感动的话,乱了她心境。

    不然、那个擅自伤了蝶儿的死妮子,怎么可能逃得开她的手掌心?

    “刀剑无眼、错伤亦是难免。”

    慕容夜抬头、神淡然道。

    “放肆!到了现在,你还不肯俯首认错?”

    闻言、谢婉盈心下冷笑,艳唇微翘,凤掌一挥,娇音爆喝道。

    “来人啊给我皇规伺候。”

    “好让她知道一下、败坏皇家威严、残伤皇亲国戚的下场!”

    她一声令下、慕容夜便见谢凰殿中顷刻间窜出十几个手持杖棍、凶神恶煞地盯着自己的太监。

    显然、皇后这般作为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手底下的奴才摸得门清。

    杖责吗?

    慕容夜冷淡的神清漠地瞥了眼那宽厚凛寒的竹杖,清眸不变,似乎即将要被上刑的人根本不是她。

    “姐姐、不可!”

    被东方明馨一路搀扶而来的李盈淑恰好赶到,闻声娇颜失,连忙道。

    “夜儿已为邪王妃、刚逢大婚,身娇体弱,怕是难以承受棍杖之责啊”

    李盈淑秀眉紧蹙道、眸底悄然划过的算计却未能逃过慕容夜的法眼。

    看来、这个李盈淑亦是来之不善啊。

    这个人、话里话外看似尽是在为自己着想,实际却有着自己的算盘。

    凛眸一闪,慕容夜周身一戾,心中警铃大作。

    怕是连精明睿智的君莫邪恐怕也忽视了这个一直在刻意拉拢他的女人吧。

    她的算计、她的城府。

    不免让慕容夜心中微凛。

    “妹妹、可曾记得这是在哪里?”

    见李盈淑又来捣乱,皇后登时不悦。

    “本宫难道连惩治一个不知礼教的皇室家眷的权力都没有吗?”

    李盈淑的刻意阻扰,更是激起了谢莞盈那颗不甘收敛的心。

    娇然冷哼,她狠狠刮了慕容夜一眼,“动手吧!”

    蠢货!

    慕容夜登时心中讽笑。

    这个皇后,看起来凤睨天下,威严赫赫,其实、无论心智或是气质,均是差了李盈淑太多。

    李盈淑

    慕容夜心中暗忖。

    不过些许时间,李盈淑对自己原本维护有佳的态度顿时变得有些暧昧,似乎还有意促成皇后鞭笞自己之事。

    这究竟是为何?

    这一点,她想不通。

    “呯!”

    一声闷棍响起,慕容夜只感觉趴在虎凳之上的身体骤然一冷,猛然一麻。

    然后、便是急促喷涌的一股股热浪。

    “呯呯呯!”

    没有丝毫的停顿,四肢百骸上的疼痛铺天盖地而来,刺得慕容夜眼前一花,差点失去了意识。

    诶

    慕容夜心中哀叹。

    这具身体,终究还是太弱了。

    不过这点初等的疼痛触感,竟险些让自己丧失知觉。

    想以前、她也有过落入过敌对势力的时候。

    被钳断手指、生搓指甲、甚至差点抽筋剥骨,她亦然是不改神,哪如现在,不过十几杖责,她的呼吸便变得有些薄弱了。

    当然、这些只是慕容夜的想法。

    谢莞盈与李盈淑二人却是娇颜一滞,齐齐失了神。

    就连负责杖责的太监们神间也不由得有了诧异斐然。

    这、这还是人吗?

    这是谢莞盈的心声。

    入宫几十载,经她手中处罚的贵人嫔妃少说也有数百。

    可从未有过一人,如此刻慕容夜这般如风淡然,俏颜如水,神眸不改,若不是听到了“啪嗒啪嗒”般皮开肉绽的声音,她几乎都要怀疑是底下的人作手脚了。

    果然不简单!

    李盈淑蓦然倒吸一口冷气,温眸亦是震撼地望向慕容夜,倾城绝代的面庞,傲然清冷的淡然。唇角微蜷,苍白的小脸上隐隐带着一抹讽刺不羁的笑意。

    几十杖下去。

    慕容夜原本一身清纯素雅的白纱裙顷刻被染上无数艳丽红花

    血、顺着丝质的绢裙微微渗了出来。

    很快、慕容夜原本丰盈美满的臀部变得有些面目全非。

    慕容夜衣衫虽素雅,但质量也着属上佳,云罗梦纱,有着超强的粘合性和延展性。

    可饶是如此。

    不过多久,纱裙开始点点溃烂、露出里面那化作肉泥般的一团团污秽。

    喂、这个有点过分了吧

    慕容夜心中暗自翻着白眼。

    这些人,你们要打就打。但能不能尊重一下本人的身体权益啊。

    她可没有裸着的爱好啊。

    慕容夜无奈,但转念一想,反正此刻自己早已是血肉斑斓,也没有什么光可走了。

    相对于慕容夜的苦中作乐,那手持棍杖的一群太监却是叫苦不迭。

    十几公斤的巨木竹杖啊、纵然他们可以来回更换人,此刻也早已大汗淋漓了,奈何主子一直没叫停,他们也无法擅自做主。

    只是、这样下去,这人、怕是真的要打死了。

    谢莞盈自然不想慕容夜的命,笑儿对她赞赏有佳,君莫邪对她有意维护。她不过是想简单的教训一下她,好让君莫邪知道,这沧源、并不是他君莫邪独具一擎。

    可、面前的慕容夜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及至现在、慕容夜几乎完全血肉残飞,可她依旧抿唇不语,除了面愈发苍白外,甚至连一声闷哼都没有

    这、还是人类吗?

    没来由的,谢婉盈陡然知觉心尖一惊,看着慕容夜那双坚定冷凛的眸宇,陡然间、一抹前所未有的恶寒顺着四肢陡然攀爬而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