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儿臣见过父皇、大哥、二哥……”

    君莫邪到达御书房的时候,君尚威父子三人早已等待已久。

    君尚威一身明艳龙袍,一副不怒自威的寡淡神色,君莫笑与君莫玺分别坐至两边,君莫玺仍是一袭白衫,一把羽扇,一副世外高人袖袖清风之模样。

    反观君莫笑,眼睛绯红,有点轻微浮肿,**苦短,也不知这位绝世风华的太子爷昨夜奋战到了几点。

    当然、君莫笑若是知道此刻君莫邪的想法,绝对会气的一口怒血喷出来,气急败坏地指着他。

    **苦短、鬼扯!

    他昨日纠结慕容雅的去留至子时,哪里还有那等闲情功夫。

    再者说……慕容雅这种面心不一的女人,又怎会入了他君莫笑的眼。

    “莫邪、你来了。”

    君尚威眸眼微抬,眯着眼看向那虎步琼倨,行举之间早已有了王者气息的君莫邪,不禁深深一叹,余光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瞥了眼另一边神色颓靡的君莫笑。

    明明都是他的儿子,为何差距这么大。

    笑儿生为嫡出,一直跟着他,他也一直将其当做未来的接班人教导。

    君莫笑也着实没令他失望。

    可谁知出了一个庶出的君莫邪。

    四岁习武、六岁带兵,八岁便打的北方匈奴闻风丧胆。

    这份胆识与气魄。使得任何的珠玉在其面前也芳华尽褪。

    “昨日之事、莫邪你怎么看?”

    邪王大婚、本是举国欢庆的大喜事儿,奈何异变频生、天下震动。

    眯眼淡笑,君莫邪生性冷傲、君尚威虽不太喜君莫邪这个儿子,但念其功劳,总算还有几分笑颜。

    再加、虎毒不食子,君莫邪毕竟是他的儿子。

    “启禀父皇、昨日之事,儿臣已经查明真相。”

    君莫邪抬头看向君尚威。

    “可是不老圣灵再次出世了?”

    君尚威正襟危坐,紧张地探了探身子。

    不老圣灵、王朝覆灭的无神灵。若他们盯沧源……那……后果不堪设想。

    君尚威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父皇放心。”

    君莫邪沉眸摇头。

    “昨日不过是一些江湖人士,假借不老圣灵威名,企图破坏儿臣大婚、幸得夜儿阻止。”

    王爷大婚、若是被一些闲散的江湖势力搅和了去,岂不尽失皇家颜面。

    “哦、那就好、那就好。”

    君尚威喃喃、悄然放下心中那块石头。

    不老圣灵名震天下,有人假借噱头也属稀松平常。

    只要不遇真正的不老圣灵,沧源便没有什么令人值得担忧的。

    “哦?是吗?”

    君莫笑闻言轻笑,抬眸望了过来。棱角俊朗的面部之,带着几许严重的睡眠不足。

    “二弟、我兄怎么听说、此事背后似乎有美人馨的介入呢?”

    “据我所知、她可是与不老山那神秘莫测的圣女有着密切关系。”

    闻言、君莫邪神色不动、渊眸淡挑,寒意凛凛地扫向君莫笑。

    “大哥倒是消息灵通。”

    “对于此事、臣弟也有所耳闻、早已派人前往美人馨探查真相,大哥既已先臣弟察觉,相必、此时应该有了答案才是。”

    三言两语,君莫邪不着痕迹地将这个山芋踢了回去。

    “哼!”

    君莫笑抿唇不语,胸腔之中抖落一声闷哼。

    只要能证实昨日君莫邪残杀了不老圣灵,抓住这个辫子,一定会彻底扳倒他,稳固自己东宫之主的位置。

    奈何、他手段尽施。美人馨下一口,咬定昨日行刺之事与其无关,这无疑于让他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

    这一点、他至今想不明白。

    难道……昨日之事儿,真的与不老圣灵无关。

    无关吗?

    君莫邪心下冷笑。

    他宁可重伤也要救下吴馨,为了自然不仅仅是还情、更是为了稳定局势与保护慕容夜。

    吴馨和不老山的关系,他最清楚。

    夜儿若是真的杀了她,后果着实有些严峻。

    “昨日、本是你们兄弟二人的喜事儿,为何朕还听闻、你们差点有点剑拔弩张?”

    了却心头大事,君尚威自然将目光移到了大婚闹剧之。

    君莫笑心头一暗。

    昨日、他一时气愤,扬言杀了君莫邪。难免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听了过去。

    此际、父皇提及、显然是有些要给君莫邪交代的意思。

    “父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是那三尺肌力的体劳轿夫,分了心、错了神,抬错了喜轿,弄得大哥与二弟心中稍有芥蒂、何来剑拔弩张之说呢。”

    君莫玺适时站起,百无聊赖地摇了摇羽扇,打着圆场道。

    “嗯、玺儿此言有理。”

    君尚威点头,算是赞同。

    低眸颔首,君莫邪原本凛寒的眸底再次染一层冷霜。

    父皇显然是有意袒护君莫笑。

    即便、是他声高正明地要自己的命。

    他依然不予责罚。

    君莫邪心下苦笑,泛起一抹苦涩。

    “话说回来。”

    “莫邪、你那名声大噪的邪王妃,朕还未曾见过、难得今日有空,不如、陪朕一起,一睹那绝世芳华之彩可好?”

    君尚威似若无意地转移着话题。

    她啊……

    一想起她,君莫邪原本阴郁的心头陡然一震,像是万里冰原升起了一抹暖阳。

    温煦、柔软。

    “是啊、是啊……我对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弟妹,也是极感兴趣啊。”

    皇发话,君莫玺立马就驴下坡道。

    一旁的君莫笑也因皇帝的建议,平缓了几分眉眸。

    慕容夜吗?

    君莫笑心中不免哀叹。

    那次百花宴、若自己不避身份,强行带走她,那现在与她浓情蜜意的人,岂不就是他了?

    这个想法,在昨日见识了她王者威凛的绝艳一幕之后,便深深地扎在他心间,挥之不去。

    ……

    “不好了、不好了……”

    正在这时、一个宫廷花袄着装的小宫女匆匆而来、跪至御书房门口,娇涕连连道。

    “皇……淑妃娘娘派奴婢传话,恳请皇前往谢凰殿救人,再晚……怕是要出人命啊……”

    “救人?救什么人!”

    君莫邪身躯一震,率先反应过来,心道不好。

    莫不是她、被皇后责难了?

    冷眸凛动、周身的气息瞬间一片冰寒,令原本跪落的宫女更加的胆战心惊了几分。

    渊眸幽动、一句话未落,君莫邪便彻底没了踪影,只留君尚威等人面面相觑。

    谢凰殿?

    那不是母妃的寝宫吗?

    君莫笑亦是一震,看向那宫女的面色不由得沉了沉,这个人,似乎不是母妃宫中之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