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我……儿媳该死,儿媳知错。儿媳……儿媳也不知怎么混了脑子。”

    瞬间、慕容雅神色瞬间一清,看了看自己略微发烫的手心,委身而跪,娇躯宛如抖作筛子、苦苦哀求道。

    慕容夜!

    回眸,慕容雅娇眸宛如死灰般死死盯着慕容夜。

    一定是她!

    这个女人,当真是要把自己送至地狱才算安心!

    及至此刻,慕容雅也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只知道。先前,她刚一坐下,只感脑袋一沉,面颊温热,再之后发生的事情,她便有些晕晕乎乎了。

    只感觉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在咆哮,在喧嚣。

    话音出口的瞬间,她心头一清,浑身下像是被顷刻间浇灌一盆冷水,冰寒通透。

    刹那间,她只觉脑袋一大。

    脑海之中,铺面而来的便是自己一巴掌打向皇后时的爽快,以及破口大骂她泼妇时的得意。

    这……

    慕容雅眼前一黑,险些彻底昏了过去。

    慕容夜!

    慕容雅知道,除了慕容夜,其他人根本没有如此诡异神奇的手段。

    慕容雅突然响起昨日被太子殿下一掌拍死的那两位恍然疯癫的老嬷嬷。

    这一刻、慕容雅心中似乎衍生出对她们的一种怜悯。

    慕容雅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地,余光还不忘一个劲儿朝着慕容夜看去。

    淡若烟波的眸宇,绝代风华的笑颜,一副淡然风轻,一派高贵典雅。

    慕容夜的大气、由内而外。

    无论何时何地,她立在那里,便如一尊女王。

    高贵,凛然。

    浑身散发着不可一世的灿烂金芒。

    就如同现在,慕容夜分明没有看她,慕容雅内心却由衷地发寒。

    似乎、惹慕容夜,比惹怒面前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还要来的危险。

    是了……

    慕容雅心下了然,自己擅自李代桃僵,差点害死了慕容蝶,慕容夜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以前,慕容夜便对这个妹妹宠爱有佳。

    更何况,现在的慕容夜,早已不再是曾经那只任她揉捏的小绵羊。

    不知何时,她早已长出了獠牙,伸出了魔爪。有了将所有一切彻底粉碎的凛戾实力。

    “慕容雅!”

    皇后几乎是瞬间捂住了面颊,娇嫩的肌肤立刻印着火辣辣的五指印。

    被人这般折辱、殴打,让她险些丧了心智。

    转眸,她咬牙切齿地盯着慕容雅,不待她解释,猛然挥手。

    “来人,讲这个贱婢带回太子府,好生管教!”

    一句话,彻底了断了慕容雅所有牵挂。

    慕容雅眼前一黑,心中直道。

    完了……

    李代桃僵失败后,她本想靠着在皇后娘娘面前好好表现,好让自己今后在太子府的生活相对太平些。

    可、这一切,生生被慕容夜搅和了。

    慕容夜……

    慕容雅心中泄气,她不是没想过站出来点指慕容夜。

    只可惜,她一没证据,二没后盾。人微言轻,谁会在意她的所言?

    淑贵妃的话里话外显然有意维护慕容夜,若她鲁莽行事,结局只会被反咬一口。

    兴许,还会扯出更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一念之间,慕容雅的心,从那个衣食无忧的任性大小姐,骤然蜕变成了现在步履薄冰的小心翼翼。

    看着慕容雅面如死灰般被人拖拽下去。

    慕容夜浩渺烟波的眸子悄然荡起一抹笑氲。

    这丫头,不吵不闹,倒是学了几分乖巧。

    慕容夜心下暗道。

    皇后依旧美眸愠怒地看着慕容雅离去。

    这个贱婢,倾心君莫邪在前,致使笑儿沦为沧源笑柄在后。

    现在,竟敢胆大包天地欺负到自己头。

    要不是当着外人的面,她早就给她教训了。

    可是,此刻……

    她抬眼看向下面一身素锦,一世淡然的慕容夜,面颊一辣,恍然被众人齐乎乎打了一个耳光。

    她先前还叫嚣着掌打慕容夜。

    自己却被慕容雅那个疯女人率先折辱其下。

    “回宫!”

    怒然挥袖,皇后自顾自道。

    原本精致的容颜却在走近慕容夜的时候悄然暗了几分。

    “久闻邪王妃古文观止、才情一绝,本宫对此也略有兴趣,不知王妃可否移步本宫寝宫,畅饮一番?”

    轻轻莞尔,虽有尴尬与耻辱在先,但皇后依旧是皇后,此时,她面色一震,早已恢复了原本雍容面色。

    只是,话里语外,却是句句对准了慕容夜,没有给她丝毫的选择机会。

    李盈淑妄图拉拢邪王妃,她又岂能随她心愿?

    在这淑晴宫,人多口杂,她不好动手。

    但、到了她谢凰殿,她就不信李盈淑还能翻了这天。

    这个女人是打定主意不放过自己了?

    慕容夜心下狂翻白眼,无语心想。

    “姐姐不可……”

    见慕容夜陷入两难,李盈淑清眸略紧。连忙道。

    “姐姐,我与夜儿还有……”

    然而,还不待她说完,便见皇后扭头,讽音暗笑,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若我没记错,那位该是妹妹远房的侄女吧……这可是难的相聚的机会,妹妹可要好好把握。”

    皇后悄然淡笑,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

    蓦而,俏颜一凛,神色不善地盯着李盈淑。

    “还是……依妹妹看来,本宫日后在行万事之前,需先同妹妹商量?”

    一句话,堵的李盈淑哑口无言。

    “谢皇后娘娘美意,夜儿却之不恭了。”

    两厢僵持下,慕容夜素唇淡开,一定程度算是解了淑贵妃的尴尬。

    闻言、皇后娇眸微眯,神采飞扬地盯着慕容夜。

    银牙紧咬,心中却是对眼前的女子恨之入骨。

    原本,她只是来搅事的。但慕容夜浑身下散发而出的高贵,冷艳,让她心悸,让她嫉狂,让她有种想要活生生撕毁她的莫名想法。

    ……

    “遭了!”

    李盈淑看着皇后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而去,俏脸剧白,神色略显慌张。

    君莫邪把人交给了她,她却让人被皇后带走,这……万一人要是出了什么乱子,她和君莫邪原本纤薄的关系可如何是好?

    “表姑莫急。”

    这时,东方明馨轻轻凑了过来,附耳喃喃道。

    “表姑不是一直想帮邪王重塑夺嫡之心吗?”

    “依我看来……与其说教,倒不如让他自己看清权利之间的差距,方才能激发他那那颗狂傲不羁的王者之心。”

    东方明馨巧言欢笑道。

    心下却暗道。

    “顺便,也让我们见证一下,我们王爷王妃的感情。”

    清唇淡抿,东方明馨在李盈淑看不到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弯了弯唇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