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淡淡抬头,慕容夜云淡风轻地瞥向高台之上的雍容贵妇,心中盘算着。

    然而,还不待她开口。

    一边,一道清润温煦的妙音响起。

    “皇后姐姐,不知夜儿可是犯了什么罪过,冲撞了姐姐?”

    李盈淑扭头,温柔的眸宇尽是疑惑。

    “冲撞倒也谈不上。”

    “只是,这皇宫礼仪,此女尚还需要着重学习。”

    学习两字,皇后咬音很重,显然不满她们避开了自己,先行停滞淑晴宫之事。

    淡眸微瞥了眼淑贵妃,回眸,皇后神色骤戾地扫向慕容夜。

    “慕容夜、你莫不是还不知错?”

    尖锐不失威赫的女音响起,皇后神色阴鸷地看向慕容夜。

    “请皇后娘娘明示。”

    慕容夜上前一步,不卑不亢道。

    心里虽大抵知道缘由何处,但她还是想听听,这自诩不凡的皇后娘娘,究竟想要以何罪,论处她。

    “不知礼教在先,丢尽皇家颜面在后,现在又多了一个目无尊长,如此,还不礼跪谢罪?!”

    皇后冷眸骤喝道。

    闻言、慕容夜心下冷嗤,这皇后娘娘哪里是在处罚她,分明就是打定了主意刻意刁难她。

    “敢问尊敬的皇后娘娘,何为礼教?”

    “莫不是打了左脸,笑脸送上右颊?”

    “何又为丢尽皇家颜面?”

    “绝地反击,扬我沧源雄威,逆击匪徒,展我皇室勇赫,夜儿不知何错之有?”

    “至于目无尊长,夜儿从小谨遵礼教,自是不知何时冲撞了皇后娘娘。”

    抬头,慕容夜毫不退让地回望着那高高在上的凤冠锦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既然别人诚心诚意地要她为难,纵然让步,结局恐也注定。

    况且、她的字典里,向来没有“退”这个字。

    皇后登时一愣,她没想到慕容夜一身素锦,看上去轻柔可依的绝色模样之下,竟是这般伶牙俐齿。

    不仅敢当众与自己顶撞,还敢摆出一副振振有词的傲然模样。

    “放肆!”

    皇后登时站了起来,爆然挥手,“来人啊,给我掌嘴!”

    随着她一声令下,一行随行的嬷嬷立即上前,拿着厚厚竹板,作势就要挥打上去。

    “慢着!”

    李盈淑柔音一喝,也站了起来。

    “姐姐莫不是忘了,这里是淑晴宫,怕是还轮不到姐姐在这里行凶吧。”

    此刻的李盈淑,清眸微敛,眸底的威严也逐渐暗自涌了出来。

    这可是一个难得与君莫邪交好的机会,她可不允许这么平白被皇后搅和了去。

    几十年姐妹,皇后又焉能不知淑贵妃的心思。

    从得知慕容夜进入淑晴宫的那一刻,她便猜到,这一切定是李盈淑刻意安排好的。所以,她这才紧忙放下对慕容雅的训斥,匆匆赶来。

    果然,李盈淑这个小贱人,竟真敢为了一个小小的邪王妃,当真驳了自己面子。

    只是,皇后无论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并非是李盈淑的刻意安排,她要是知道君莫邪待这个新过门的邪王妃如此上心,怕是一定不敢有后来的举动。

    “妹妹这是在威胁姐姐吗?”

    看着僵持不下的众人,皇后扭头神色不善地盯着李盈淑。

    “后宫之事,尚威早已交于本宫全权代理,还请妹妹勿须干涉。”

    柳眉微翘,皇后说的那叫一个得意洋洋。

    “姐姐说的自是,只是姐姐莫不是忘了,尚威早些年便已允臣妾自行处理宫中事宜”

    这句话,潜在的意思就是。

    你皇后大可掌管三宫六院,但我这淑晴宫,还轮不到你管。

    慕容夜一惊,看向高台之上争锋相对的二人,心下顿悟,怪不得,君莫邪先行安置她来此地。

    为的,竟是保护自己。

    这个念知,不由得让她心中微暖。

    虽然她知道,即便没有他,她也不会让人平白欺负了。

    但,被人宠着,护着的感觉,也着实不错。

    勾了勾唇角,慕容夜余光瞥见慕容雅那愈发红涨的俏颜,不由得加深了嘴角的弧度。

    “李盈淑!你莫不是忘了,谁才是这六宫之首?”

    娇躯一震,皇后率先动了怒火。

    “六宫之最,当属姐姐,这一点,妹妹与众姐妹,自是心知肚明,只是、姐妹们敬重姐姐,姐姐莫可要以此为所欲为”

    李盈淑话音未落,原本清淡的眸宇却是诧异万分地瞥向那径直而来,身形晃荡的慕容雅。

    眸宇低敛,手臂微垂,三步一晃,九步一摇,看上去,宛如一介醉酒之人。

    她的样子,有些奇怪啊

    李淑盈心下诧异。

    高台之下,慕容夜冷眼旁观地望着这一幕,淡唇微抿,肆意地勾起一抹笑颜。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们不是喜欢用毒吗?

    满足你们。

    慕容雅、蒋柳月,不过一介跳梁小丑。

    她从未将她们放在眼里。

    但,这些人好死不死地硬要冲上来,算计她的蝶儿,如此,不让她们身败名裂,怕是有点对不起她“阎罗爷”的称号。

    慕容夜知道,蒋氏母女花轿之事的李代桃僵,她们虽难遭怀疑,但、慕容雅只要一口咬死此事与自己无关。

    那么,纵无论太子怎么待她,她终究还是有那么些许的翻身几会。

    这些,从她对皇后一言一行间的恭敬便可以看出。

    只可惜

    你伤我蝶儿在前,我又岂能顺遂你心意?

    慕容夜清眸敛寒,悄无声息地勾起了一抹笑意。

    “谁让你上来的?!”

    皇后原本一腔怒火便已对准了淑贵妃,谁料,见李盈淑愣神,她回神望去。一眼便看到不请自来,毫无恭敬之态的慕容雅。

    皇后阴郁的怒火顿时再次爆裂开来。

    刚欲训斥,却见慕容雅,抬起了头。

    一双平淡无神的眸子,一抹淡渺讽刺的唇笑。

    “啪!”

    下一刻,清脆可人的巴掌音响起。

    皇后,愣住了。

    淑贵妃,震撼了。

    在场的一众宫女震撼万分地望向那二话不说便给了皇后娘娘一巴掌的女子。

    这其中,自然不包括始作俑者的慕容夜。

    俏眸微扬,唇角轻动。

    “该死的泼妇!”

    淡然清泠地声音自慕容夜口中缓缓流出。

    高台之上。

    慕容雅亦俏眸淡抿,勾起一抹潋滟绝色。

    幽幽开口,尖锐的讽刺之声陡然划破全场。

    “该死的泼妇!”

    带着一抹由心底散发而来的满足,慕容雅娇音爆喝,几乎咆哮着喊出那个来自脑海的蛊惑魅音。

    顷刻间、她的俏颜,也因出口的瞬间,变得一片铁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