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连打呵欠,百无聊赖地玩弄着手中玉杯,盯着一盘相貌品佳的桃花酥,大眼瞪小眼。

    那边、东方明馨正与那传说中的淑贵妃热聊家常。另一位侧妃云落溪,则是四处打量,期间,还不忘投来一记记凛冽的刀子。

    要是眼神可以杀死人,慕容夜怕是早已死上千万遍了。

    期间,慕容夜也将淑贵妃上下打量了几番,此女原名李盈淑,气质雍容,面相平和。一副温声细语的笑颜,似乎无论何事、都无法动其行色的样子。

    就连她所在的淑晴宫,也尽是素雅大方,并无任何奢华之彩。

    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个清新寡欲的淡雅妇人,竟也是杀害别人子女的凶手。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慕容夜的探查。

    李盈淑回眸,温暖慈爱的笑容刚巧落定至她身上。

    “这位,想必就是昨日名震沧源的邪王妃了。”

    俏笑点头,李盈淑眸眼温动,一闪不瞬地打量着慕容夜。

    淡雅倾城,绝代芳华。

    那双晶锐如波的眸子,看似平静如水,实则暗涛澎湃,似乎一个不小心,便会被那倾覆而来的洪波所摧毁。

    李盈淑心下一震,不由得对慕容夜多了几分重视。

    君莫邪,多么高傲的一个人。

    现在,竟为了一个女子,有意与自己交好,单凭这一点,便足矣说明此女子在他心中的分量。

    他,怕是担心她受到皇后那边的刻意刁难吧。

    李盈淑心底暗笑,她一向自觉君莫邪无欲无求,首次见他这般对一女子上心。

    兴许这个女子,能唤起他的夺嫡之心也尚未不可呢。

    “贵妃娘娘说笑了,儿媳行事鲁莽,丢了皇家的颜面,还请贵妃娘娘谅解。”

    慕容夜抬头展颜道。

    淑贵妃名义上也算是君莫邪娘亲,自称儿媳,倒也不妥。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

    李盈淑原本清淡的眸宇却因慕容夜的一番话陡然焕发了神采。

    儿媳?这小丫头倒也算是精灵聪慧,李盈淑不由得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至于另外同行的一位侧妃,她只是以礼相待,并未其他言语。

    云启书之女云落溪,云启书是太子君莫笑的人,云落溪,自然也不得李盈淑喜爱了。

    虽说,慕容夜的叔父也是太子的人,但,只要君莫邪喜欢,她李盈淑便也喜欢。

    毕竟,她的后半辈子,也只能就此一搏了。

    “王妃哪里的话,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何谈原不原谅呢。来,让为娘好生看看。”

    李盈淑乐呵莞尔,精致的脸上泛着些许的红光。说着,便欲挥手请慕容夜上前。

    乖巧点头,清眸含笑,慕容夜正准备回声谢言,突然,一道盛气凌人的女音划破空气,带着一抹极为刺耳的横波。

    “好一个为娘,好一个丢了皇家颜面啊。”

    尖锐的女音响起,随即,响起一道“皇后娘娘驾到”公鸭嗓音。

    之后,众人起身,纷纷行礼。

    “儿媳参见皇后娘娘。”

    “臣妾参见姐姐。”

    李盈淑也不得不起身,淡淡躬身,行了个礼。

    身形微侧,慕容夜半蹲着身子,余光只能瞥见来人那拖拽了十几米的灿金裙摆。

    来人在自己面前停滞了片刻,慕容夜能感受到她那阴戾的眼光。

    来者不善啊。

    慕容夜心中暗道。

    “都平身吧。”

    行至高台,皇后这才转身,雍容万分地摆了摆手。

    而后,俏颜含笑,装模作样地瞥了眼近在咫尺的李盈淑。

    “诶呦,瞧我这记性,妹妹快些起来,咱们姐妹一场,何须这些繁文缛节。”

    说着,还不忘上前搀扶着。李盈淑巧笑回眸,模样宛如多年不见的姐妹。

    慕容夜收身站至一旁,打量着那雍容华贵的女子。

    皇后本名谢莞盈,出生高贵,礼教甚齐,颇有一副母仪天下的气势,当然,要是潋去她眸底的阴愠,或许会更好。

    “参见贵妃娘娘。”

    正在这时,一道妙音响起,却是慕容雅一身锦绣风袄,倾身恭敬道。

    “快快请起。”

    李盈淑淡然勾笑,平波的眸宇间,看不出她过多的神情。

    慕容夜侧眸,一眼便瞥见慕容蝶那苍白颓然的俏颜。

    纵然点缀了许多胭脂水粉,也依旧无法掩盖她无力疲惫的面色。

    她现在的处境,慕容府恨不得与其脱离关系,太子与皇后怕是恨之入骨,她那一脸阴郁,怕是先前没少受些教化。

    “谢贵妃娘娘。”慕容雅谢恩,起身,朝着慕容夜一侧地空位而去。

    及近慕容夜的时候,她心中一惊,脊背陡然一凉。

    她看到慕容夜,动了。

    朝着她的方向而来。

    慕容雅顿觉喉咙一窒,她自然不会忘记昨日的慕容夜何等的威风凛然,也忘不掉自己李代桃僵,差点害死慕容蝶的事实。

    这一刻,纵然高台上皇后与贵妃平起而坐,热络聊天。但在她的角度,却恍然被一片无边无际的死亡气息包围着。

    “姐姐一路舟车劳顿,怕是辛苦了,快歇歇脚吧。”

    就在她以为慕容夜怕是要一巴掌拍死自己的时候,慕容夜却是温柔万千地搀扶着她坐到一边。

    及至坐下,慕容夜方才淡淡抽回玉手,清眸淡笑,期间没有多余的表情。

    那份恬淡与自然,好像她们姐妹的关系原本便是这般融洽。

    慕容雅登时愣在了原地。

    她料到慕容夜会对她出手,或是大肆喧闹,指责她与母亲狸猫换太子的事实,而她,也确实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谣言毕竟只是谣言,只要将一切祸事推至那轿夫身上,一切,她也落得干净。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慕容夜竟是这般平淡无奇,似乎,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没来由的,这样的慕容夜却着实让她心惊。

    “慕容夜、是吧。”

    皇后淡眸瞥笑,看了眼一身素纱,倾城绝代的慕容夜,高音一戾,陡然喝道。

    “还不快给我跪下!”

    慕容夜一愣。

    合着,刚一见面,这皇后娘娘便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跪下?

    慕容夜心中暗嗤。

    她慕容夜这双膝盖,上跪天地,下行父母。

    上辈子没有父母,她连天地都不放在眼里。

    现在,一个莫名世界的小小皇后,竟然以此想来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这笑话,莫不是太有趣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