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老头,我妹妹她”

    床榻边,慕容夜欲言又止地望着蝶儿苍白的憔,不由得看向那神愁苦的老人。

    闻言,金正阳捋了捋胡须,哀叹良久道。

    “心脉受损,虽暂无生命之忧,但三个月内若没有传说中的寸丹心阳花补气养亏,恐怕,凶多吉少。”

    金正阳点头喃喃。

    寸丹心阳花,温热养气,滋补养身,重铸心神。用来补足慕容蝶受损的心脉算是绰绰有余。

    “寸丹心阳花?”

    慕容夜面一愣。

    “那是什么?哪里有?”

    论制毒,慕容夜在行。

    但关于救人,她便显得外行了。当时,她心焦气乱,以为蝶儿去了。

    此际,蝶儿能死里逃生。奈何竟是一个死缓!

    寸丹心阳花,不管它是什么,她都要替蝶儿寻到。

    她的蝶儿不过才十四五岁的花季年龄

    “这”

    金正阳叹息,“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这种传说中的东西,那地方应该有。”

    “什么地方?”慕容夜急切询问。

    “不老仙山。”

    金正阳踌躇道,看了眼慕容夜一眼,慕容蝶的伤正是不老山所为。

    “不老仙山?”

    清眸微潋,慕容夜喃喃勾唇。

    正好、她也需要找那个传说中的圣灵复仇,如此,倒是让事情变得简单多了。

    “可恶!真是欺负人!”

    慕容夜刚一出去,就见小丫俏脸晕红地踱着步子。

    “怎么了?”慕容夜疑惑询问。

    昨日,邪王大婚。

    虽说中途被搅了局,但另外两位侧妃也是与她一同入住了王府。

    今日,各房分配丫鬟小厮,慕容夜忧心蝶儿,也就托小丫去领人了,不料,此际却见小丫气鼓鼓地回来了。

    “王妃姐姐,她们太过分了。”

    小丫一边说着,一边闪身露出身后的五六人。

    “她们自诩出生高贵,要去了众多侍女,等我到的时候,就就只剩下这些了”

    慕容夜抬眼望去,小丫的身后,跟着几位淡青服饰的侍女。

    两名身材粗鄙矮两名面相丑陋奇异。

    更有甚者,三尺魁梧之体,虎步熊腰,乍一看,与男人没有丝毫不同。

    这体型,着实让慕容夜心撼。

    “你叫什么名字?”

    慕容夜侧身,看向那形貌彪悍的女子。

    “回禀王妃,奴婢唤名小千。”

    小千?

    慕容夜嘴角直抽,这体型,这姿态。

    哪里和“小”沾边了

    “你们呢?”

    慕容夜转头,看向另外四人。

    “奴婢翠屏”。

    “奴婢丁咛”。

    “红花。”

    “玉柳。”

    翠屏与丁咛体形残似有些营养不良,至于红花和玉柳,虽长相丑陋,人看起来却是忠厚实诚。

    再说了,她又没打算在这王府久住,丫鬟的多少,何须介意呢?

    一边安排着众人,慕容夜一边安慰着兀自气愤不已的小丫。

    这时,一道淡黄衣衫的小厮匆匆而来。

    “启禀王妃,王爷特允奴婢请王妃移驾。”

    “嗯。”

    慕容夜轻声应喝,想起那道冷凛深蓝之人,她原本淡漠无波的心,陡然一颤,荡起无限涟漪。

    君莫邪,还真难以揣测啊。

    慕容夜到的时候,君莫邪早已一身官服等待已久了。

    一身暗黄锦袍。

    一檐官帽敛去了他原本冷凛,独身而立,倒是平添了几分书生意气。

    似是听到脚步声,君莫邪回头,刚巧对上她那双复杂疑惑的眸子。

    一身白纱,一世繁华。

    简单素婉的青翠耳坠,琉璃舒展的三千青丝,为她那绝容颜再添一份冷艳。

    “王,王妃、您这穿戴,是不是,太素了点?”

    一旁的李管家开口。

    他这么一说,慕容夜顿时恍然,她一直忙着照顾蝶儿,倒是忘记了。

    按照礼俗,女子出嫁的第二天,需要面见公婆。

    公婆?

    那不就意味着、要进宫面圣!

    “怎么,不好看吗?”

    慕容夜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素白如水的裙纱,疑惑道。

    “那、我去换一身。”

    慕容夜喃喃自语,扭头,就要转身。

    不料,君莫邪却是一手拉住了她。

    寒眸微润,唇角一勾。

    浅浅笑道。

    “不用。”

    “本王的王妃倾城绝艳,何须再有世俗的装点?”

    他的笑,温情浓意。

    俊俏的面庞,带着些许点点的苍白,慕容夜知道,那是他中了自己毒,重伤之后的残留。

    接着,不由分说。君莫邪一手拉着她,昂首阔步而去。

    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温热,慕容夜低头,在没人寻见的地方,悄然飞上几片红云。

    “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

    她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他那深情糯语的坚定语气。

    慕容夜抬头,看着那巍峨冷傲的背影,感受着他传来的温热与安全,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暖流。

    这个男人。

    她伤了他。

    彻底搅乱了他大婚。

    可他竟转了性,任由自己胡闹,替自己摆平一切尾巴。

    这个名义上属于自己的男人。

    其实,倒也不错

    莞尔轻笑,慕容夜清眸脉脉地望着那道背影,心中暗道。

    君莫邪回神,看到她轻灵的笑意,顿时便是一呆。

    她笑起来,真的很美。

    “咳咳。”

    偷窥被发现,慕容夜丝毫没有一点自知,佯装着咳嗽,装模作样地抬脚便上车辇。

    “王妃姐姐,早啊。”

    正在此时,一道尖锐的女音响起,慕容夜原本神丝就不在脚上,加上连夜守护慕容蝶,这一嗓子,要不是君莫邪眼疾手快地扶着她腰肢,指不定她就一头栽了下来呢。

    慕容夜回头,看到的便是一众莺歌燕舞,暖旎之。

    为首的,一身锦绣红袍,上面绣着几只灿灿的金牡丹,云鬓高挽,露出发髻下那俏丽的小脸。

    在她身旁,一身钴蓝素纱的女子悄然淡立,一头黑发,束在一只百鸟朝凤的轻灵发簪中,显得既婉约,又高雅。

    她们身后,还跟着一众丫鬟侍女,气势盛世庞大。

    反观自己,除了小丫,身边也再没其他了。

    这应该是另外两名侧妃了吧。

    慕容夜暗自思忖。

    只是、诶

    能不要再姐姐妹妹地虚情假意了?她真的受不了这种啊。

    况且,她只是名义上的邪王妃,出生低贱,又不会给她们造成威胁,她迟早要走的,难道就不能愉快地相处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