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进击被阻,慕容夜屈指一弹。

    匕首顺势而飞,朝着身后的娇柔少女凛动而去。

    想救人吗?

    那要看看能不能过她这一关了。

    双腿一勾,借着身体超强的柔韧性。

    慕容夜猛地一跃,佯装跃起,实则却是一个完美华丽的假动作,顺势弯腰,避开了君莫邪。

    妙肢一跃,慕容夜潋了潋满眸腥红,悄无声息地扭转右腕。

    “呯!”

    她猛地蹙眉,看着再次被君莫邪改变了轨迹的攻击、瞳孔不着痕迹地深了深。

    君莫邪、果然很难缠。

    心下微凛。

    慕容夜暗自咬牙,只可惜……无论他多么强大。

    那个女人,必须死!

    右腕猛翻,一道银色明线速飞而去。

    “噗……”

    风静云止、天朗气清。

    吴馨瞪大了明眸,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如墙壁般宽阔雄厚的臂膀。

    岿然不动,漠然回头。

    君莫邪深眸卷动,冰寒地望了眼颤抖不已的吴馨,幽幽开口。

    “馨儿姑娘当年的救命之恩,本王就算还了。”

    清寒的声音,听不出他半点的清晰。

    吴馨苦笑。

    君莫笑一众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如此血腥的一幕。

    两尊高手,两袭红袍。

    交互不止、你来我往。

    君莫笑愣住了。

    原本的羞愤都因场中那风华绝美的女子彻底呆了神色。

    一身红纱,点染着数不清的鲜血。

    一步一寸,宛如炼狱女王,止不住地是杀戮与死亡。

    此刻、她俏颜微滞。

    冰寒孤寂的眸子温了温,露出一抹难以置信。

    她的面前,君莫邪轻抿唇角,苍茫的银发逆着风,狂散缭乱、扑打着那苍白坚毅的面角。

    峰眉轻耸、了然勾唇,冰寒如渊的眸子温情酝荡地凝望着不远处的慕容夜。

    ……

    “她、她竟然伤了我们的邪王?”

    “该死的女人!难道她是谁的人吗?”

    见慕容夜对君莫邪出手,原本对慕容夜钦佩的众人瞬间转移了炮火。

    ……

    “为什么?”

    看着他胸前瞬间开出的火花,慕容夜终是沉了面,嗓音变得有些喑哑。

    为什么、不怕死?

    为什么、不还手?

    为什么……你的眼神充满一片哀伤……

    闻言、君莫邪笑意泛滥,一步一步,托着残躯,顺着牵连着两人之间的银线,满含深情地走向慕容夜。

    鲜血,顺着胸膛滑落,沿路开出一朵朵血花。

    他要干什么?

    慕容夜下意识一步就要后退。

    不料、却被他大步前。

    猛地一挥,用力地拥在怀中,宛如要将她嵌进身体一般。

    她身体一僵,一股淡淡的青草芳香传来,瞬间萦绕在心头。

    这一刻,她才发现,君莫邪比她想的还要高大。

    他拥着她,她刚好到他下巴。

    咫尺之间,她可以清晰地听闻他沉重的呼吸声。

    ……

    “对不起,我来晚了。”

    君莫邪低头,猝不及防地吻她额尖。

    轻音糯语,惭愧道。

    眸底的失落与后悔尽数落在慕容夜的眼底。

    他深深地凝望着慕容夜。

    他不知道她曾经经历过什么。

    也不知道她曾经失去过什么。

    但……这双空明澄澈的眸子。

    他不愿她因仇恨失了光彩,褪了明睿。

    “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

    慕容夜抬头,冷漠疏离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正在她考虑一把推开他之际。

    他开口了。

    一句话,让她彻底失了心神。

    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

    这句话,像是魔咒,似是誓言。

    瞬间镌刻在她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蝶儿会永远陪着姐姐,嘻嘻……”

    脑海中,传来那张嬉笑纯美的稚嫩声音。

    那个不惜搬起小板凳,也要为自己煮面的小女孩儿,曾也是这般坚定地宣告着。

    娇躯一颤、慕容夜愣住了。

    心海之中,原本沸腾的狂澜再次疯狂沸腾,难以平息。

    “为什么。”

    慕容夜张了张嘴,木然喃喃道。

    紧紧拥抱着她,猛地吸着她身传来的方向,君莫邪轻笑不语,只是不顾安危地加重了紧抱她的双臂。

    他要怎么说。

    他不想看到她那孤寂凌落的眸子。

    他不想看她那玉石俱焚地绝望。

    那种血腥与狂乱,让他心疼。

    让他有种紧紧拥她入怀,永不放开。

    ……

    邪王大婚、本是举国欢庆的喜事,却因不老圣灵的出现,彻底搅乱。

    但邪王妃却是瞬间火遍沧源。

    有人说,她以一敌百,顷刻间,覆灭了不老圣灵。

    有人说,她赤手空拳,神迹召唤,屠灭了乱臣逆党。

    也有人说,她三头六臂,威力超群。

    就这样、三人成虎。

    真相在口口相传中愈演愈烈,最后慕容夜都成了天女下凡了。

    当然,在这场举国震惊的大事情中,一场闹剧,也成了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太子侧妃婚礼落跑,闺情意愿邪王,却因这场闹剧大白天下,除了不耻她陷害自己族妹之外,更多的,则是对太子君莫笑深深怜悯与嘲讽。

    至于君莫笑,听着越来越离谱的谣言,彻底陷入两难境界。

    有了这等丑事,他自然不愿意娶慕容雅。

    可外面的流言却似有意无意地在指责他不如君莫邪,这才导致遗失了美人。

    如此、为了辟谣。

    他不得不趁着月黑风高,将慕容雅接了回来。

    当然、接回来,不代表他接受了。

    这个女人,让他出丑,他自然需要好好折磨一番。

    ……

    消息传回慕容府。

    花无情大哭不已。

    反观蒋氏,却是妥妥地昏死了过去。

    完了……

    出了这么大的丑事,慕容狄是不会放过她的。

    她几乎可以预见她之后那惨淡凄然的人生。

    ……

    东方家、听了东方明启的叙述,他们这才知道,让他们吃了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大婚之那狂霸绝彩的邪王妃。

    原来,那小丫头是邪王妃啊。

    东方明启陡然心颤,响起今天她手起刀落间的犀利,他不禁暗自庆幸,幸好先前只是被扒光了裸奔。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管怎样,婚礼的突变也使得百姓对原本这有着风尘之言的邪王妃有了敬畏。

    毕竟、沧源擅武,在他们看来,武力是衡量现实的基础,他们的王妃可以顷刻间杀人于无形,哼,换做哪个国家皇宫贵族的小姐,可以吗?

    众妃入府,一众丫鬟与小厮更是不可缺少。

    一个隐晦的角落,一介身形魁梧的少女,跟着盘缠的队伍,一步步前,逐渐接近着那诺大奢华的王府,唇角轻抿,悄然潋起一抹笑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