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寸一步、慕容夜走的很慢。

    朱唇轻莞、她在笑、朗声大笑。

    任凭眼眶再一次氤氲起淡淡的薄雾。

    吴馨俏颜呆呆愣愣地看着那一片蓝焰之中的绝彩女子。

    素手轻动、悄无声息地收割着性命。

    似乎……所有的生命在她手里,贱不过草芥。

    吴馨颤抖着身体,唇角近乎发黑地哆嗦着。

    她错了、她不该自作主张惹这尊杀神。

    能被君莫邪看的女人,又岂是简单的胭脂俗粉?

    ……

    君莫邪赶到的时候,恍然看到了漫天沸腾的海浪。

    冷冽、湛蓝。

    而在那一片梦幻般的死亡之海中。

    她孑然而立,孤寂凄凉的背影让他的心、猛然一颤。

    在她身后,同样一身华锦喜袍的女子安详如梦地躺在地。

    “救人!”

    撂下这句话,君莫邪一个箭步跟至慕容蝶身前。

    冷眼骤缩,心中微凛。

    伸手,搭了后者手腕。

    内脏受创、进入了短暂的昏厥。

    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进入假死状态。

    还好、还好……

    至少还算有救。

    尽管希望不大。

    屏气凝神,他毫不犹豫地输送着内力,替慕容蝶化去先前那狂暴的力量。

    与此同时,眼神示意慕流川。

    金老头年岁过大、不适合纵马驰骋、君莫邪率先带着一众邪卫与慕流川这个江湖狭医赶到。

    索幸、慕流川这个浪世祖的医术,还数乘。

    看着及近崩溃的慕容夜、慕流川不由得神色一呆,得到君莫邪的眼神,他也迅速去。

    慕容夜将这个妹妹看得很重。

    他的武功不行,去帮忙也不过送死的份儿,此时,他只能尽好他的职责。

    她、又变强了。

    慕流川心中暗叹,比起初见那个只会花言巧语的轻灵少女,此刻的她,更像是一尊女王。

    压下心底的思绪,慕流川桃眼一凛,一边对伤势过重的慕容蝶进行施展。

    一边言辞冷厉地呵斥着君莫邪。

    “切勿动用内力,难道你忘记了次嗜情蛊的反噬吗?”

    君莫邪轻皱眉头,幽明似渊的眸子变得愈发深邃。

    手底下的内力却是不要钱地输入慕容蝶纤瘦的身体。

    ……

    “啊!”

    “哑……”

    “噗……啊!”

    一声声凄凛到令人心颤的娇音响起。

    慕容夜轻眸淡动,脚步微动,来回踱步。

    俶尔、猛地用力,脚边散落的匕首便被她一脚踢飞。

    带着雷霆之速,在吴馨那惶恐的美眸中,生生刺入她身体。

    轻眉微展,慕容夜淡漠莞尔。

    你怎么待我蝶儿的。

    我便千倍万倍还给你!

    “吸”

    围观的众人再次冷吸一口气。

    那个在他们眼中宛如天神般的不老圣灵,在这个女子手中,脆弱地宛如爆米花一般,生生被揉碎。

    以一敌百。

    她竟坦然如风。

    以最凌厉、残的手法进行屠戮。

    那深蓝的火焰,更是如仙似魅般,灼烧着那些颤抖呻吟的人群。

    而她的眼眸,自始至终,淡漠如风。

    只在偶尔听到那凄凛的呻吟声,绝彩的面庞悄然勾起一丝丝笑意。

    这一切、看呆了世人。

    亦震慑了一旁粉衣雕饰的慕容雅。

    看着地一动不动的慕容蝶,她的娇躯颤抖不已。

    差一点,躺在地的就是她。

    当然这些都不足以慕容夜给她带来的震撼。

    只是一招。

    她的角度,刚好看到了慕容夜翻身倒立,千凤冢触发的全过程。

    不过顷刻之间,哀嚎不断,化为灰烬。

    慕容夜、绝对是恶魔!

    慕容雅唇角颤抖,甚至不敢看场中那凌决天下的女子。

    若是她知道是自己设计的慕容蝶、结果会怎么样?

    看着地哀嚎无解化为灰烬的众人,慕容雅喉咙一紧,只感脊背发凉。

    “咻……噗!”

    又是一脚,长剑嗖嗖穿过凛冽秋风,插入那清美女子的身体。

    “下面……该是说再见了。”

    “蝶儿、姐姐给你报仇!”

    明眸灵动,巧笑嫣然。

    慕容夜冲着吴馨轻轻咧嘴,露出一排排银牙。

    “嗖!”

    展颜的瞬间,脚边散落的长剑便迅然出及,在空气中带起一抹明亮的火花,映吴馨近乎绝望的眸子,飞逝而去。

    “呯!”

    俏眉微蹙,慕容夜淡漠点了点下巴,看着反手握住剑柄的俊逸男人。

    风撩起他那苍茫银发,肆意地打在他苍白俊逸的面角之,冰眸微凛,带着一副不容置疑的气场,纤唇微启,道。

    “可以了、停手吧。”

    他没有转头,但他能感受到身后吴馨狼狈不堪。

    “哦?看来……中途换人了呢。”

    俏眉微挑,看着替吴馨挡下致命一击的君莫邪。

    慕容夜红唇微勾,纤足一勾,五指猛地握紧一枚匕首。

    桀骜冷笑。

    了她慕容夜死亡通知单的人,至今、可没有一个例外。

    ……

    一世红尘、一幔红纱。

    青丝微凌。

    风,吹动着她羸弱倔强的身体,带着穿越发簪间的“叮咛”声,流进了君莫邪的心中。

    纤指葱茏、她眸底带着执拗与凄然,坚定地捏着匕首,冷冷地盯着自己,抿唇淡笑。

    此时的她、眼底神采没有初见的猖獗霸道。

    亦没有百花之的较笑魅惑。

    有的、只是一汪冰寒嗜骨的杀意。

    拒人千里之外。

    寒凛万世之首。

    可这样的她、却再次让他心颤。

    让他禁不住要不顾一切地拥她入怀。

    ……

    蹙眉、慕容夜不解地看着君莫邪。

    两人分站在不过十几米的地方。

    同样的喜庆红袍。

    同样的了冷凛霸道。

    却注定了兵刃相向。

    这一幕,格外刺眼。

    “我来了!”

    语气一顿,慕容夜微微蹙眉,身形一晃,动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下一刻,那抹俏丽绝艳再次消失,淡在微凉的空气中。

    冷瞳一缩,君莫邪侧身一步,双掌平铺。

    右手猛地一挥,虚空猛地抓向一个方向。

    空气氤氲,顷刻间现出那绝代风华的身姿。

    腥红淡漠的眸底,波彩连连。

    慕容夜的刺杀,显然又被挡了下来。

    挑眉、慕容夜凉凉地看向他,桀冷漠然的眸底是一闪而过的诧异。

    “看来……你也有份。”

    潋唇微勾,划过一道绚丽的风采,慕容夜有些讽刺地看向他。

    他是谁?

    沧源邪王……

    那些伪装在送亲队伍里的那些人,又是受何人指使?

    他知道!

    至少、他脱不了干系。

    苦苦一笑,慕容夜自嘲地摇头。

    看来、她真是越活越倒退了。

    无论何时,世界都是弱肉强食的。

    没有资本,她连与人谈判的资本都没有。

    慕容狄如此。

    君莫邪亦如此。

    她能靠的,除了她自己,别无所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