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真命好……竟然可以嫁给我的如意郎君。”

    围观之中,有人低声泣语道。

    “是啊、是啊……”

    一女红妆,底下立马纷纷被感染,于是、原本喜庆的一门好事儿,顿时有些丧了。

    “哭哭哭、哭个什么。王爷大婚是好事儿,你这个臭娘们哭个什么?你也看看自己样子,不是我说,就算王妃现在被人杀了,王爷也绝对看不你!”

    未婚的女子哭哭啼啼也就罢了。

    一些早已出阁的妇人竟然受到感染,烟雨丝丝。

    最终,其身边的男人再也无法忍受,暴声咆哮道。

    许是他乌鸦嘴应验了。

    天空“咻”得一声黑了下来。

    众人疑惑抬头。

    只见天空之,密密麻麻飘着数百道人影,轻身漫舞、袍羽展动而来。

    “有刺客、保护好王妃!”

    喜庆的送亲队伍稍作混乱、先头队伍中不知谁率先吼了一句。

    原本敲锣打鼓的众人手中一止,纷纷抽出长剑。

    有从袖子里的,有从鼓面中的,有的甚至从喜轿边缘……

    这一幕,看得众人心头微喜,原来、邪王早就有了这般应对。

    可、当他们看清楚空中的来人之时,他们的心,再一次、沸腾不已……

    长发绝然、素锦飘逸、后背之后,金灿灿地飘着“圣灵”二字。

    “这是……不老圣灵?”

    “天呐……老头我不是老花眼了吧,原来……传说是真的存在!”

    在场不乏许多古稀之年老人,见到如此装束的众人、不由得倒了口凉气,喃喃道。

    据传、沧源东部的浩瀚星海之中,有一座灵山,名唤不老,生长在那里的人,天赋异禀、体质优良。因不染世俗而被世人尊称圣灵之明。

    只是、圣洁无瑕的圣灵,为何来到了他们沧源?

    甚至、大有一副大打出手的模样。

    几乎在落下的瞬间、血花四溅、喊杀动天。

    面对这群突如其来的异域使者,邪一一手扯开头的喜巾、抽剑横冲,带人悍不畏死地迎了去。

    不老圣灵吗?

    别人怕他们、他们可不怕。

    “冲!”邪一了、邪六自然不甘示弱,带着人迎着另一边而去。

    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顿时一片血光红芒。

    ……

    “小六子、你过来!”嘈杂纷乱的剑柄声中,慕容雅娇音轻动,颤颤道。

    尔后、又很快湮灭在刀光血色间。

    ……

    “怎么会这样?”

    楼阁之、吴馨看着僵持不下的局势,俏眸俱震,那可是她千里迢迢从不老圣灵请来的长老啊,为何没有她预想的摧枯拉朽?

    吴馨惊了、看着与两位地煞长老分庭抗礼的两人、他们、最多也不多二十五六、竟有了这般实力!

    君莫邪、他终是成功豢养了一群怪物。

    银牙碎咬、最后、吴馨猛地扣斗笠,娇音一戾。

    素手轻挥,虚空率先跃了出去。

    宛如天女散花般……纷纷散开。

    清一色的轻纱白裙、不一样曼妙轻灵。

    众人又一惊、下一刻……这些女子手动翻飞,花香铺面。

    好一派盛世空美之景。

    她们所到之处,邪王卫纷纷萎靡下来。

    “是毒!”

    邪一猛然怪叫,伸手捂紧鼻息,大喝一声,提醒众人。

    饶是他这般雷霆反应,依旧有人不慎中计,瘫软下去。

    “掩护我。”

    淡语轻音、吴馨轻轻开口,仙足轻点,朝着喜轿跃去。

    “保护王妃!”

    邪六登时大急、一掌震退面前的不老圣灵,拼命向前而去。

    却在下一刻,被巨大的力量震飞了出去。

    无论邪一、亦是邪六,目眦欲裂地望着那大红喜轿。

    “呯!”

    喜轿在吴馨一掌之间彻底四散爆裂。

    露出里面凤朝霞披的娇俏女子。

    嗯?

    一手劈开喜轿、看着两张精致的俏脸、吴馨亦是一愣。

    喜轿中为何会有两人?

    妙眸一瞥、怎么还有一个男人?

    而且……那名男子正与一名粉衣女子撕扯着新娘子的衣衫。

    那名正主儿的王妃竟还是泪眼婆娑,妙目震惊地看向自己,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模样。

    “对不起……下一辈子,投胎找个好人家吧。”

    淡漠清冷的声音,吴馨轻轻扬起了玉手。

    然后……在众人骇然的眼神中,飘然出掌。

    “噗……”

    红纱漫天、喜帕飞捻,慕容蝶宛如秋风中的残蝶,轻延飘转地回归尘土。

    妙然清眸淡淡划过面前呆若木鸡的二人,吴馨足莲微跃,翻身下了喜轿。

    她的目标只是未来的邪王妃。

    其他人的命运、她不关心。

    “姐……姐……”

    嘴角溢出一抹鲜血、慕容蝶怎么也想不到……坐在喜轿之中的竟然是慕容雅。

    敌袭之时,慕容雅竟果断强迫与自己换了衣裳。

    就在自己挣扎惊诧之际。

    那双葱茏白净的手瞬间出现。

    她看到了一个与姐姐般貌美、清澈的女孩。

    可下一刻、她出手了……

    只是一掌、她只觉得心口翻腾,血液涌,躺在厚重的地面,她只觉眼前一花。

    好疼……真的好疼。

    整个身体几乎在瞬间麻木一片。

    现在……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抹白色一步一步靠近,那双轻灵素美的双手,如同白无常手中的镰刀,泛着阴冷死寂的悸动。

    耳边、是一众撕心裂的倒吸声,与那些赶来救援的嘶吼声。

    可是慕容蝶却清楚地知道,这一次、她或许是真的要死了。

    “不可以死!”

    脑海深处,一个念头激得自己猛地一震。

    “你死了……姐姐会很难过。”

    慕容蝶心中一涩。

    为什么想到姐姐会为她的死难过,她的心痛几乎瞬间盖过了对死亡的恐惧。

    “姐姐……”

    轻声喃喃、一行清泪悄然划过慕容雅凄美的面庞。

    泪眼婆娑、清眸款款。

    就在慕容蝶痛的即将失去意识之中,远处……传来“哒哒”马蹄声。

    红衣娇喝、迎着猎猎秋风、悄然跃入视线。

    姐姐、是你吗?

    ……

    踏马即鞭、慕容夜如狂风般呼啸而来。

    红唇紧抿、按捺着她不安的情绪。

    纤手握缰、傲躯前倾、一双澄澈的眸子瞬间被一层层黑色的浓雾所覆盖。

    心神微恍、看着那瞬间支离粉碎的大红喜轿,慕容夜心头一紧。

    看着那如断线风筝而去的娇弱玉人,似乎在那一瞬间,她的心,也彻底被人狠狠捏住。

    蝶儿、你万不可有事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