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红帘幔动、锣鼓喧天。

    翠儿不自觉挺直了腰杆、原本怯懦的眼神光彩闪烁。

    俏唇勾起,扫了眼身后奢华无比的喜轿。

    精致幔布盖顶,奢华靡丽朦胧。

    哼、倒是便宜这个贱蹄了!

    翠儿心想,在她看来,纵然邪王名声在外,也比不过那东宫之主来的实际,真不知自家小姐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然、一切都和她无关了。

    只要将这小贱蹄送至太子府,她便可以拿着一大笔前离开这里,过她的美丽人生。

    翠儿淡淡勾唇,心中暗想。

    突然、她眼前一亮,看着远处好好荡荡红海,笑容灿烂地回头,趾高气昂地挥手大喊道,“快都打起精神、敲起来!”

    于是乎、锣鼓声有节有节奏地响天动地。

    不一会儿。

    君莫笑乌发红缎、身披朱绣、胸戴红花,一人一骑、昂首而来。

    但他似乎并没有新郎官的自觉,俊逸轮廓似水淡然、仿佛根本就不是他娶妻。

    不过是娶一介小妾、何须如此阵仗?

    若不是看在慕容狄的面子,他恐怕连人都不想娶。

    这些天,为了揪住刺杀太子妃的人,他早已劳心费神,哪里还有闲工夫管这些。

    车马止停、在慕容狄笑容可掬的目光中,他徐然漫步,朝着那顶还算奢华的喜轿而去。

    沧源民风淳朴,骁勇善战。

    对于婚礼也有着别具一格的礼数。

    他需要将新娘子唤出,然后……抱她马,拜堂成亲,方能得到天地神明的祝福。

    这下、终于算是彻彻底底和太子是一条船的人了。

    看着这一幕,慕容狄心下暗喜着。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君莫笑微欠着身子,半伸着手,轻声唤了几声,却未曾有人应答。

    今日大婚,大部分民众均前去参观君莫邪。本已经让他恨得牙疼,此际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竟敢和自己摆谱?

    君莫笑心头一怒,阴冷地目光扫过一脸懵逼的慕容狄,挥手、一把撩起喜帘。

    然后、在成千百双眼眸中……

    “太子殿下……我美吗?”

    “爱你呦”

    两个粉面油头的嬷嬷,露着粗壮的香肩,染着厚厚的脂粉,一人半跪,一人似晕似火地半扯着胸衣,两双迷离的眸子好死不死地盯着君莫笑,看到他,宛如饿狼扑食般,口中娇音不断。

    君莫笑猛然一愣、死一般的寂静划过空气。

    下一刻、两声惨叫迭起、君莫笑黑着脸收手,回头、铁青地死死盯着慕容狄。

    这个人、自作主张将他婚礼与君莫邪同一天,让他成为笑柄不算,现在还故意弄出这一出,这一刻、他活活有种劈死慕容狄的冲动。

    怎么会这样?

    慕容狄亦是悚然大惊。

    喜轿里面不是应该是端庄典雅的慕容雅吗?

    “怎么回事儿?”

    一个箭步,慕容狄一把揪住早已吓得花容失色的翠儿,厉声询问道,心头不由得泛起一抹不安。

    “奴、奴婢不知道……”

    翠儿一介丫鬟,何曾真正见过死亡,先前太子一掌拍死那俩嬷嬷,给她留下的印象太刻骨了,以至于她现在唯有哆哆嗦嗦,惶恐万分地跪倒在地,哀声求饶道。

    “太子饶命啊、饶命啊……奴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是小姐、小姐一心寻思要嫁给邪王,妇人这才用慕容夜那个贱婢代替的,我……那个贱婢明明该在车里。奴婢也……”

    “呯!”

    生死面前,方能彰显人之劣性。

    翠儿一慌,立即和盘托出,手指愤恨地指着喜轿,然后,还不待她有更多的辱骂之词,只觉头顶一热,一股温热悉然流淌。

    死死地盯着喜轿,带着满眸的惊恐不安无力躺在血泊之中,她至死都不明白,她竟会因那个被她日欺夜凌的贱婢而死……

    慕容狄一手拍死翠儿、此时,别说是君莫笑,就连他都有一种要冲回府中,咆哮一番了……

    ……

    相比于这边低沉阴郁的气氛。

    另一边,民声嬉笑,锣鼓齐开,倒是喜庆万分。

    一人一骑,慕容夜单手执鞭,绝尘而来。

    珠彩粉黛、青丝飘转,一汪绝傲寰宇的自信,一态魅惑倾城之姿。

    秋风轻拂,卷起她奢华绝美的外袍,带着一股平生姿染的王者之风。

    蓦而回首,扬眉勾唇,带起一抹超然绝代的狡黠。

    这一幕、惊艳四野、震撼八方。

    直到很多年后,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人犹惊叹不已,直叫旷世罕见。

    “慕容狄、我给你的小礼物,但愿你喜欢啊。”

    慕容夜心底暗自道。

    悄然瞥了眼右手的黑色宝戒、勾唇淡笑、这里面,可是大有名堂呢。

    但愿太子喜欢她送的两位小美人呢。

    心底暗笑,慕容夜轻轻仰头。

    蒋氏想要算计她,那不妨就来玩个大的。

    ……

    “吼!”

    “君莫邪!我要宰了你!”

    死一般的沉寂中,周围蚊子般的议论声与嘲笑还是清晰地飞到了他耳中。

    君莫邪,又是他!

    朝臣拥戴他!

    民众支持他!

    现在、连自己名义的女人也要和他跑了!

    他恼火万分地一把扯下身红光艳艳的喜袍,一把摔在地,面色一红一黑,现在、他头顶绿帽,成了沧源最大的笑话。

    蓦然咆哮,这一刻,已经忘记了这个名存实亡的东宫之主,内心深海,一个声音正在循序善诱他。

    杀了他……杀了他……

    再一次,他无法压制自己的心魔,怫然大怒,策马而去。

    慕容狄一惊、连忙挥手众人跟。

    “快、快点!拦住太子殿下。”

    若太子此时与君莫邪发生冲突,那结果、极为不妙啊。

    ……

    另一边。

    “阁主、我……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暗处的一座楼阁,有人耐不住性子开口道。

    “两位长老到了吗?”

    娇音清动,吴馨悄然掀开头的斗笠,美眸略微复杂地看着下面喜庆和美的一派繁华,露出她那纯美无瑕的面庞。

    黯然叹息、眸底深深凝在那靡丽的喜轿之。

    对不起、在你大喜的日子、送你路。

    轻轻闭眸,吴馨心中暗自叹息道。

    身后、传来两道轻盈的脚步,显然、她等的人、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