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清晨、秋晴风止、明媚的阳光透过枯败的梨枝浩浩荡荡洒下大地,染在那些过往匆忙的丫鬟小厮身,给这幽静的梨园平添了几分闹意。

    “诶呀、臭丫头、快点起来、今天姐姐大婚、你这个做妹妹的可是得随轿送行的啊。”

    花无情没好气地进来扯起呼呼大睡的慕容蝶,无奈摇头。

    这丫头、昨夜玩到子时、自是起不来了。

    可今天是个大日子、她不能再由着她性子。花无情一边想着,一边将慕容蝶从榻拽起,之后便是一番匆忙的洗漱打扮。

    闺女出嫁、夜儿那边、她其实很想亲自操手的、只可惜今时不同往日,自己身份低微、如今这等隆重的节礼,一贯都是蒋氏统统操办的。

    这样想着、花无情不禁有些伤感、但随即,她摇了摇头,真是的,女儿大喜的日子,她在悲凄个什么啊。

    ……

    昨夜、慕容夜头未沾眠、便被人请到了红苑。

    这不、一觉醒来、看着笑意盈盈的蒋氏,慕容夜眼底划过一抹疑惑。

    “你来做什么?”

    淡漠起身,替自己倒了杯水,慕容夜一边面无表情地兀自道。

    素手轻捻、突然想起自己身处红苑,慕容夜轻轻揉捏了几下精盏玉杯,最后、悄然放下。

    抿了抿干涩的嘴角,她轻轻莞尔。看向许久不言的蒋氏、继续道。

    按照礼节、她大婚之日,需要嫡母梳妆。

    只可惜、在她眼里、她的母亲只有花无情一个。

    “既然无事、夜儿先行告退了。”

    这一句,倒是有了点晚辈对长辈的尊敬。

    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虽然她未曾当作一回事儿。

    “慢着……”

    蒋氏突然侧身拦住了她,慈眉善目,笑语嫣然地望向自己。

    不满抖眉、慕容夜抬头,神色不善地看向蒋氏。

    如果这个女人要找事、那不妨就在自己大喜的日子,让她见点血。

    “夜儿你误会了……”慕容夜点点晕染的冷意,看得蒋氏有些发怵,但她还是硬着头皮、目色慈爱地看向慕容夜,神情近乎有些讨好道。

    “为娘知道这些年你有诸多怨念,你气我恨我也罢、我知道。”蒋氏微微掩面,揉了揉瞬间微红的眸子、故作了落泪状。

    这、妥妥的奥斯卡影后啊。

    慕容夜心下讶叹。

    可惜、这副娇柔泪颜,或许会糊弄下原本的慕容夜。

    糊弄她?

    简直就是笑话了。

    “夜妹妹。”

    就在慕容夜考虑要不要直接走人的时候、突然一道妙语淡音响起。

    抬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如火如歌的大喜红袍。

    婀娜的腰肢、纤华的喜服、衬得来人肌肤愈发盛雪凝脂。

    慕容夜一愣。

    对啊,说起来,今日刚巧也是慕容雅出嫁之日。

    仔细看看、慕容雅着实不失为一位美人胚子呢。

    灵动不失狭长的眸宇,带着几分淡然的清新与难以名状的妩媚。

    慕容雅的鼻子很小、像是被精致雕琢而成的瓷器般玲珑可爱、放在那巴掌大的脸,整个人显得灵动盈美。

    慕容雅本身便极为秀美,此刻精妆点点,带起几分少女的羞涩,看去,倒也不是那么令人可恶了。

    此时、她一身红妆,发髻半梳、一只凤凰玉珠带着光辉灿烂的耀眼光芒,映着朝阳,晃得慕容夜不禁眯起了眸子。

    慕容雅、她来干什么?

    虽说她们同时出嫁,但慕容府还未穷到要让她们挤在一起吧。

    当然、她也没打算留下看蒋氏的嘴脸。

    想着、慕容夜头也未回地迈步前去。

    “夜妹妹、事临妹妹大婚,姐姐心念曾今过往,愧感万千、羞懑难耐、唯有一颗真诚企盼妹妹幸福的心、还望妹妹莫要嫌弃。”

    慕容雅突然柔情款款地看着慕容夜,说着说着、竟不自觉红了眼眶,急急忙忙朝着慕容夜而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眸眼淡眯,看着这对演技如火纯青的母女,慕容夜心下警铃大作。

    只是、任凭她想破脑袋,她也想不明白,这对母女意欲何为。

    阻止她大婚吗?

    虽然她本人是极为乐意的、可此乃圣赐婚。岂是她一介妇人能干涉的、再者说,若蒋氏敢干涉了自己,慕容狄绝对第一个不放过她。

    慕容夜顿时思绪凌散,理不清头绪。

    “啊!”

    慕容雅春风笑语而来,托着几米长的衣袍兴兴地、一个不留神,踩到绣摆,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

    无巧不巧,刚好朝着慕容夜的方向而来。

    慕容雅顿时一惊,纯美的眸子宛如受惊的小兔,哀凉万分。

    慕容夜本可以随身闪开的、但看她之前一番推心置腹的言语,纵然水分极多,但、江湖救急,扶她一把,总归还是顺手的。

    毕竟、对于她来说、今日,也是人生中的头等大事。

    心念如此、慕容夜双手微展,向前弯曲、电光火石间搀扶住了她。

    可……

    刚一触及到慕容雅、慕容夜心中一凉、胸腔之中,充斥的浓郁香料气息使得她眼角狂跳,下一刻,如遭雷击般推开了慕容雅。

    清眸微眯、檀口紧抿,杀意凛动地看面前这一对母女。

    中计了!

    感受着身体瞬间充斥的酥麻,慕容夜的眼神变得愈发冷凛了几分。

    她想不明白、她已经很小心了,为何还会中计?

    依她高超的毒艺、纵然是无色无味的嗜魂散她都毫不惧怕,又是何时被人下的手呢?

    难道是……混合毒素?!

    刚才那阵花香……是玉蓝!

    慕容夜猛然大惊。

    玉蓝性本燥热,奇香无比、本身无毒,本是一种去湿补阳的良药。

    只是……一旦它遇天香……

    起到的昏厥效果,超越了一切良药。

    天香、据传,是一株古来天樟树的嫩叶所制、无色无味、却能起到安神的作用。

    怪不得、蒋氏突然那么好心邀她小住红苑。

    原来、是为了让自己体内率先郁结天香之毒啊。

    少数天香自然有助睡眠,可一旦过量,这些多余的气息便会充斥四肢百骸,若是再遇烈焰浓烈的玉蓝,中毒者一开始只觉得犹如雷击般的触电之感、随即……意识随身体一点点彻底涣散下来。

    慕容夜就是这样。

    大意了。

    闭眸子的刹那,慕容夜心中苦涩念叨着。

    ……

    “呼……”

    “这贱婢还真难搞!”

    见慕容夜彻底瘫软下来,蒋氏这才心惊胆颤地拍了拍胸脯。

    挥挥手、翠儿便带着两位嬷嬷一般的人进来了。

    素手指着昏厥而去的慕容夜,蒋氏舔了舔唇角,压下心头的惶恐,快速道。

    “你们俩、快给小姐收拾好。”

    “至于你、翠儿。”蒋氏突然转头,面色冷峻地看你向一旁同样惶恐不安的翠儿。素手一戳,指了指地昏厥萎靡的慕容夜,郑重万分道。

    “从现在开始、你要寸步不离地守着小姐……她就是慕容府的嫡出大小姐,慕容雅。明白吗?!”

    蒋氏回头,言辞冷厉道。

    虽有惶恐不安,可翠儿还是如小鸡啄米般认真点头。

    蒋氏这才轻轻舒了口气,精眸闪动,思索道。

    慕容雅、慕容夜、同一天出嫁的姑娘,谁敢保证轿夫不会出岔呢?

    待拜堂、行礼之后、错与对、可就无从更改了。

    到时候、责任尽在轿夫,自己刚好可以撇地一干二净。

    柳眉暗挑,蒋氏如是打算着。

    既然自己这宝贝女儿是铁了心要跟君莫邪、那她这个做娘的,自然不能平白让女儿受了委屈,嫁给自己不爱的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