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哇、姐姐、快看这凤朝霞披、做工好精致啊。”

    慕容府、梨塘苑。

    经慕容夜次一番大闹,花无情母女便被安置在了这清静恬淡的梨塘、顾名思义,这里满院梨树,每逢早春、莹光似雪,繁华多彩,绝对算是慕容府别具一格的美景。

    只可惜、秋风萧瑟,只剩下一棵棵光秃秃的干枯树木。

    这里、虽比不蒋氏红花亭那般奢华、靡丽。

    但环境清幽,娘亲生性恬淡,不喜人多,索幸也就减少了这别苑的丫鬟,只留下个别手脚伶俐的几人。

    此刻、明烛摇曳,慕容夜半撑脑袋,目光一刻也舍不得从那娇俏身影移开。

    面前、慕容蝶宛如一只惊喜万分小兔子,灵眸锐闪,贪恋羡慕地看着那金丝红绣的大红喜袍,欣喜万分地朝着自己身套去。

    “姐姐、好看吗?”

    慕容蝶将喜服一手贴在身,一边绕着铜镜转了一圈,喜滋滋地看向慕容夜眉开眼笑道。

    “要是我将来成亲、也能像姐姐这么隆重就好了。”

    蓦然、慕容蝶笑颜一顿、唇角嘟起喃喃道。

    “你这丫头、还没过及笄礼呢,怎么这般没羞没臊?”

    花无情端着夜宵进来,刚巧听到慕容蝶喃喃自语,不由得插言进来,愠言笑道。

    “哪有啊……我就比姐姐小了一岁啊。”被娘亲说羞臊,慕容蝶扭头,撇嘴道。

    “小一岁也是妹妹!”

    放下夜宵,花无情好笑地拍了拍慕容蝶的小脑袋瓜。

    “快点放下姐姐的喜服,你这毛手毛脚的样子,别给弄坏了。”

    见慕容蝶一个劲儿比来划去,花无情不由得前,收过衣服,将一脸兴奋的慕容蝶推了过去。

    “秋夜风凉,晚喝点热羹、暖暖身子。”细心地收过喜服、花无情摇头暗笑,冲着慕容夜贴心道。

    蝶儿这个丫头,在她姐姐面前还是这般没大没小。

    “略小气鬼。”朝着花无情办了个鬼脸。

    “你看、姐姐都不介意。”嘟起唇角,慕容蝶有些不满被扫了兴致。

    “姐姐、你说呢。”似乎生怕被姐姐嫌弃,慕容蝶回头、明眸翼翼地看向慕容夜。

    这么一看,她不禁面色一红。

    姐姐半撑着脑袋,空明澄澈的眸子正柔情溢溢地看着自己,谷盈俏美的唇角微微扬起,勾起一抹温润笑意。

    “姐……姐、你不会生气了吧。”

    姐姐温情笑意的样子,看得慕容蝶有些心虚,她连忙起身挥手解释道。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姐姐你明天就要成亲了,我好开心、我真的好……”

    慕容蝶的解释还未说完,娇躯陡然愣在了原地。

    姐姐突然笑容起身、万分郑重地拥抱着自己。

    以前、姐姐虽然也很心疼自己,可……一向还是与慕容雅走的比较近。更不要说给自己拥抱了。

    当然、她自然也不知道,那是弱小姐姐对她的保护。

    此刻、感受到姐姐身体传来的温热,嗅着那淡淡清香,感受着姐姐的心跳,慕容蝶只觉得眼眶一热,娇音哽塞地反抱着姐姐,委委屈屈地喊了句“姐姐”。

    这个拥抱……她等了有多久?

    “蝶儿……”

    一手将她猛地拥入怀中、轻轻闭眸,嗅着那熟悉而陌生的奶糖芬芳,慕容夜原本那颗奔波、寂寥的心逐渐变得安宁了下来。

    前一世、蝶儿愧爱大白兔牛奶糖,所以这个小馋鬼身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奶糖香味。

    慕容夜怎么也没想到、这种早已拭去的味道,会再次出现在一个同样性格、同样面貌的人身。

    一切、真的是巧合吗?

    “蝶儿、你放心、这一辈子、姐姐凭了这条命,也一定护你一生周全。”

    “我向你保证、姐姐一定会给你这世最好最珍贵的一切。”

    柔声轻喃、抱着那柔弱无骨的腰身,慕容夜言语晦涩,及至此刻、她都觉得恍然如梦。

    她很怕,一夜醒来,又回来那刀锋铁血,毫无温暖的世界。

    “姐、姐姐……你在胡说什么啊。什么拼不拼命啊……”

    一通激动开心之后,慕容蝶又恢复了那副活泼好动的模样。

    “姐姐、拼命就不用了……嗯,他们送来的那些首饰……我能不能看一看吖……”

    慕容蝶轻咬唇角,那些珠宝首饰她可是生平首见呢,好想都试试啊……可是、那些都是姐姐明天成亲用的。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傻丫头、喜欢什么都拿去玩吧。”

    慕容夜焉能不知道这丫头心思,不由得伸手,像以前那待她蝶儿一般,揉了揉了她那灵俏的脑袋瓜,宠溺笑道。

    “真的吗?”

    “姐姐你真好!”

    闻言、慕容蝶猛地一跳了起来,快速抱了慕容夜一下,便火急火燎地赶到三大箱首饰盒面前,美眸放光地瞧了过去。

    “你啊……就是太宠她了。”

    花无情刚巧整理完衣服,看着欢天喜地地慕容蝶,不由得笑着埋怨起了慕容夜。

    虽然埋怨,可那眸底深处的柔情,却是无法掩饰的欣慰。

    女儿大了、终于要嫁人了。

    还是沧源赫赫有名的王爷。

    花无情心底别提有多开心了。

    “没关系、蝶儿喜欢就好。”慕容夜莞尔勾笑。

    贪财好色、是她慕容夜的性子。

    但、这些与她的亲人比起来,尽数不值一提。

    “娘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蓦而回首,慕容夜一双盈眸映着火光、莹光烁烁地看向花无情、由衷道。

    这些年来、花无情一直饱受蒋氏的欺凌,忍辱负重将她们俩姐妹带大,单是这份恩情,她就偿还不起,更何况……面前俏颜沧桑的绝彩女人,还是自己的母亲。

    娘亲……

    前一世、她没爹没娘,亦不知姓甚名谁。

    这一生、家人在侧、妹妹如初。

    这一刻、慕容夜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与安定。

    若是可以,她宁愿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傻孩子、瞧、又在胡说、快点趁热将羹汤吃了。”

    花无情一脸慈爱地看着慕容夜,悄然转身、轻轻拭去眼角那激动而涌的泪水。

    乖巧点头、慕容夜伸手接过花无情递来的热羹汤。

    一口下肚,只觉得满腹盈暖、原本消失已久的温暖,正在随着这碗热汤,悄然而来……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