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浑浊、秋风肆意。

    卷动风云,撕扯着屋暧、给清冷的夜平添一份阴冷。

    墨袍翻飞,君莫邪孑然站立在正轩阁的凉亭处,遥遥远望。

    “母妃、明日便是儿臣大婚。”

    “相必、母妃亦在天堂为儿臣高兴吧。”

    遥遥眺望,看着远处朦胧晦涩的月光,君莫邪沉静的面角悄然一苦。

    母妃离开的哪一夜、月也如这般凄然凌乱。

    “母妃放心、我会幸福的。”

    柔声轻喃,君莫邪淡淡抿唇。

    他娶了母妃为他钦点的女人。

    对于慕容夜、他谈不上爱,也算不上讨厌。

    她、算是一个聪敏灵慧的合作对象吧。

    蓦而、他冷眸凛动,挑起一抹决然的杀意。

    薄唇轻抿,勾起一泓若有所思的笑意。

    冷眸一清,似笑非笑地瞥向一方。

    朗声漫道。

    “秋夜风凉、阁下莫不如共饮一杯烈酒、暖暖身子?”

    悄然淡笑,杯盏轻捻,君莫邪兀自轻盈地斟了一杯温酒。

    秋风清落,回答他的是一片猎猎风声。

    “天下事、美人馨。馨儿姑娘是特地来为本王庆贺的吗?”

    见无人应答,君莫邪也不急躁。轻车熟路地替自己续了酒,单手轻捻,指尖微转,一双冰寒彻骨的眸宇明媚艳艳地盯着一处阴影。

    清然淡笑,仰头一饮而尽,带着一副无所畏惧的霸道凛然。

    “果然不愧是邪王。”

    清淡的月光下,枝影扭曲、一抹婀娜俏影悄然显现出来、灵音妙语,不咸不淡地称赞道。

    “多年不见。馨儿姑娘今夜前来,可是特地与本王叙旧吗?”

    眉角微挑,君莫邪沉静的面没有半分起伏、淡淡道。那模样,似乎在会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邪王客气了。”

    吴馨莞尔淡笑,泉水般的妙音令人难以猜测她面上的表情。

    “你该知道、我是来阻止你的。”

    淡音轻动、吴馨清脆悦耳的声音透过呼啸秋风点点飘入君莫邪耳中。

    “哦?”

    “那你也该知道、本王的决定、纵然是你主子也难以干涉。”

    闻言、君莫邪素手一顿,抬眸,冰寒冷酷的眸子陡然爆射出一抹凛然,那瞬间凛然的气势,让不远处吴馨再次震撼。

    几年不见、他又变强了!

    “这次不一样!”

    见状、吴馨心下一急,连忙道,“这次你是要娶别的女人,你觉得她会同意吗?”

    “你难道忘记了两年前她闭关临走前的所言吗?”

    吴馨无力劝阻道。

    蓦而、似是想起什么旧事,君莫邪蹙眉,俊逸的眉宇深深皱起,顿时牵起千山万壑。

    “愿邪王三思”

    “不老山、圣灵神!天地之初的九州主宰。邪王还需要看清立场。”

    见君莫邪紧秀蹙眉,吴馨一顿,连声继续,意图说服君莫邪。

    “不老山吗?”

    闻言、君莫邪冷面寒角毫不隐晦地嗤笑。

    “不过一群退居深海、故弄玄虚的鼠辈、何惧之有?”

    在沧源东部的浩瀚星海,那里有个古老的部落,擅长天绎之术,定居不老山,自称是天地之初,神族之裔。

    但就是这些自诩高人一等的世外神仙、却习惯了以搅动天下局势为乐。

    一百年一次大洗牌,据说是他们口中所谓的天道。

    当然、嘲讽归嘲讽,他们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否则何谈顷刻间翻云覆雨?

    “君莫邪、你疯了?”

    吴馨妙眸俱惊,她四处环视、怒火急躁地娇喝道。

    “惹上他们、你是要有多少条命去赔?”吴馨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她不是不老山的人,主子喜欢他、她自然有保护他的义务,可她没想到君莫邪这般不识抬举。

    “感谢馨儿姑娘提醒。”

    君莫邪不冷不热道,如霜冷面没有丝毫情绪。

    俶尔转身,衣袍猎猎。

    君莫邪头也不回地信步而去。

    “明日本王大婚,需且先行休息。馨儿姑娘请自便。”

    “邪一、替本王照顾好馨儿姑娘。”

    轻声淡语而下、一抹黑影飒然而来,悄然出现在君莫邪先前出现的地方。

    “你、”

    “你一定会后悔的!”

    看着云淡风轻而去的君莫邪,吴馨俏脸一黑,莲足猛跺。

    她想追上去,却发现邪一正全身戒备地盯着自己,顿时泄气。

    心中不由得惆怅万分。

    枉她一直以为君莫邪是个目光长远、胸怀天下之人,没想到竟也是因儿女私情蒙蔽双眸的莽夫。

    不行、无论如何。

    她都必须要阻止他铸成大错。

    另一边、君莫邪面沉静而去,每一走一步,脚步就愈发沉重。

    不老山

    根据这么多年他收集的密信。

    折磨他数十几年的嗜情蛊正是来自那神秘圣然的不老山。

    只是、究竟是谁要害自己?

    又是通过什么渠道使自己悄无声息地中计呢?

    与此同时、沧源南荒,一见破旧的草房子里。

    “公子公子乃万金之躯,这可万万使不得啊”

    如风神情具慌、目光忧心地看着面前一身白衣的纤尘古世子。

    “对、对不起玲珑对不起公子、是玲珑无用”

    另一边,玲珑醉淡衣素纱,半纱掩面,举手无措难安道。

    都是她、若不是她无用。何以坏了公子的计划。

    若不是他心急,又何尝使得公子为了救自己再次暴露了自己。

    君莫邪、当真是一介卑鄙小人。

    竟然利用自己未过门的女人吸引仇敌,以此来引诱自己。

    她真傻、王府守卫重重,若不是公子极限救援,揭露了君莫邪的鬼计谋,恐怕,她还天真的以为邪王府是她来去自如的地方。

    可、不管怎么说,都是她使得公子的计划频频失败。

    玲珑醉一时心痛难耐,素手轻挽,下意识抚上自己左面脸颊。

    尽管有浓厚的纱布遮羞,她依然清楚地知道,那里、是那个女人在她脸上留下的狰狞伤疤。

    慕容夜!

    咱们山水有相逢,今日我所承受的,来日,我定要你加倍偿还!

    玲珑醉心中暗道。

    “事已至此、无须自责。一切无碍,你们大可放心、我自有打算。”

    白衣男子轻轻转身,银面遮掩下露出那双睿智盈盈的眸子,带着一股绝对的自信与坚毅,算是给此次商议划上了句号。

    “邪王大婚、明日,守卫应该相对松懈。如风、你带着玲珑,明日启程、返回星宇。”

    “至尊石与邪王玉,一切就交给我了!”

    白衣男子猛然握拳,原本清秀无波的眸子悄然闪出一抹冷凛。

    君莫邪要是此刻在此,一定会戾眸轻挑,淡然莞唇,兴趣浓厚地打量面前人。

    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旗鼓相当的星宇神算子、龙千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